安徽:父亲瘫痪哥哥溺亡母亲自杀 7岁女孩撑起家

来源:凤凰网 2016-01-14 12:55:00

原标题:父亲瘫痪哥哥溺亡母亲服毒自杀无为7岁小女孩撑起家

摘要7岁的孩子,原本应是父母疼爱的小宝贝。可无为县牛埠镇枫林村的小雅,不只要自己做饭、上学,还得照顾瘫痪在床的父亲,撑起一个家。

7岁的孩子,原本应是父母疼爱的小宝贝。可无为县牛埠镇枫林村的小雅,不只要自己做饭、上学,还得照顾瘫痪在床的父亲,撑起一个家。

4年前,父亲蔡保国在陕西工作时不幸从高处坠落,瘫痪在床;同年,哥哥又坠入长江殒命。两个月前,不堪命运折磨的母亲,服毒自杀,仅留下7岁的小雅一人照顾瘫痪的父亲。

家庭的悲剧

46岁的蔡保国是无为县人,多年前,经人介绍在陕西西安做大理石生意。蔡保国忙着四处挣钱养家,妻子则在家中照顾一双儿女。“那时儿子上初中,女儿读幼儿园。”蔡保国回忆说。

“大理石买卖,只有打开了销路,才有生意,所以头两年亏了钱,到了第三年才渐渐有了生意上门。”蔡保国说,可就在此时,不幸发生了。

2012年2月29日,搬运货物上楼的蔡保国,准备下去再搬一趟,谁料脚底一打滑,他摔到了天井下。“当时脖子、颈椎受伤了,全身都不能动。在西安看了半年花了16万元,医生说如果再做6个月的康复治疗,就能站起来。一个月要3万多元。”蔡保国无奈地说,家中已经负债累累,不得已,他让哥哥将自己接回了老家无为。

蔡保国的老家就在长江大堤旁,那里的孩子偶尔会去江边玩水。“9月1日那天是周末,儿子和其他孩子一起去玩水,结果坠入长江。”蔡保国难过地说,至今都没有打捞到儿子的尸体。

妈妈的压力

丈夫瘫痪、儿子殒命,小雅妈妈很长时间都无法走出悲伤。小雅妈妈想外出打工,改变家中困境,可躺在床上的丈夫又是一刻也离不开她。

为了方便小雅上学,小雅一家租住在牛埠镇大东关附近。“两间瓦房,每月租金50元,是亲戚帮我们找的。”蔡保国说。记者看到,蔡保国只有颈部和双臂能动,手连水杯都拿不动。

“大小便失禁,人就这么躺在床上,哪儿能离得开人呢?”蔡保国71岁的姐夫说,自己平时过来帮他翻一翻身体。喂水、喂饭、按摩、换尿布……小雅妈妈放弃打工,留在家中一直照顾丈夫到2015年11月13日。

当天,妈妈把小雅从学校接回家后,做好饭,让小雅好好吃,自己又折返到街上买了一瓶除草剂,喝了下去。“晚上,小雅的妈妈被送到芜湖的医院前,一直在说,自己走了,让家里人把小雅照顾好。”邻居金大姐流着泪说,小雅妈妈估计是熬不下去,才走上了这条路。事后,亲戚们发现,小雅妈妈存折上一分钱都没有。

幼女的担当

母亲走了后,家里的重担就落在小雅身上了。记者看到,小雅家的饭桌上摆放着两瓶咸菜,除了亲戚和邻居们送菜外,小雅和父亲就吃咸菜打发。

早晨六点,闹钟一响,小雅就立刻起身,先淘米放到炉子上,然后开始洗漱。“稀饭好了,先喂爸爸吃,然后我再吃。”小雅说,喂爸爸吃饭要一勺一勺地喂,慢一点,要不然会呛到。

从租住的房屋到学校,有两公里,妈妈走了后,小雅就独自一人上学。“这孩子特别懂事,我家里烧了肉或是鱼,端过来给她吃,她都会先给爸爸吃。爸爸吃剩下来,她才吃。”金大姐说,小雅也把邻居们当亲人,一有事就喊“叔叔”“阿姨”大家帮忙。

中午11点多,放学回来的小雅,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爸爸床前,给爸爸喂药和喝水。由于长时间卧床,蔡保国的四肢发胀,每每此时,小雅都会帮他按摩、捏手指。

“给爸爸按摩累吗?”听到记者的问题,小雅说,自己最开心的事就是帮爸爸按摩,按不动就用小拳头推一推或捶一捶。

蔡保国的床头有一本打开的《十万个为什么》,这是小雅特地放的。“我上学了,没人跟爸爸说话,他无聊就可以看书。我每天给他翻一页,用被子压着,他能看得到。”小雅上学时,心中也牵挂着爸爸。

家长的爱心

小雅是牛埠镇初级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因为乖巧懂事,老师们格外喜欢她。小雅的姑妈说,前不久,班主任周丽和语文老师张小红给小雅买了棉袄、保暖内衣和鞋子。

周丽告诉记者,当地人都知道小雅家里出了事,所以她引导学生们不要正面问小雅有关妈妈的问题,“孩子们对小雅都挺关心的,希望她开心,能多笑一笑。前几天,我上课,提了一个问题,小雅回答出来,同学们都主动为她鼓掌。”

让人欣慰的是,一位三年级学生的家长在得知小雅家庭情况后,联系同学成立爱心基金会。“这位家长不愿意接受采访,说自己做的就是一点小事。这位家长组织同学建了一个微信群,为小雅筹款,目前筹了约4000元。后期会成立一个爱心基金会,由专人保管资金,当孩子需要钱时,就会从中支取。”周丽介绍,元旦时,这位家长给小雅买了学习文具和营养品,在春节前还会支取一笔钱,帮小雅家过年。

父女的心愿

由于经常淘米煮饭、清洗衣服,小雅的脸蛋和手都有了冻疮。“爸爸是我最亲的人,我希望有一天,爸爸能站起来!”说起心愿,小雅说,自己长大后,要当医生,让病人不再痛苦。小雅才7岁,她也有自己的担心事。“我担心以后上不了学,这样就不能考大学了。”小雅认为,没有知识就没有工作,也就挣不到钱。

“走的人不应该是孩子妈,应该是我。她留下来能照顾孩子,我活着反而连累孩子。”躺在床上的蔡保国说,“医生说我如果做半年的康复训练,就能站起来,我很想站起来。”

蔡保国说,自己和小雅目前的生活来源是两人每月360元的低保,再加上偶尔亲戚们的一些接济。蔡保国希望,有爱心医疗机构向他伸出援手,帮助他渡过难关,成功站起来,为女儿做一顿饭,让女儿安心上学。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