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时来运转,踏上飞黄腾达之路,是运气还是实力?

来源:阿尔观历史 2018-12-03 15:15:21

百家原创作者:阿尔观历史

欢迎来到百家号阿尔观历史。说到麦克阿瑟,相信大家不是很熟悉,毕竟外国人的名字又长又拗口。麦克阿瑟是美国著名的军事家,他出生于军事世家,父亲也是身居高位的将军,所以说,麦克阿瑟踏上了飞黄腾达之路,是否跟他的父亲有关呢?一起来揭开秘密吧!

1909年夏季,《军事爆破》一书的出版和传播终于帮助麦克阿瑟扭转了局面。他很快接到了陆军部的新任命,再次前往利文沃斯堡报到。这一次,他主要负责工兵学校的转移问题。当时,全军工兵学校课程正逐渐向利文沃斯堡转移。麦克阿瑟的任务就是保证移交顺利进行,不出岔子。麦克阿瑟干得很成功,很快就获得司令官的推荐,前往纽约参加晋升上尉的考试。麦克阿瑟除了努力工作,准备晋升考试之外只剩下谈恋爱了。风流倜傥的麦克阿瑟在情场上从来不甘寂寞。在遭到斯图尔特小姐的拒绝后,他又追求过一位姑娘—珍妮·克拉克。珍妮·克拉克是一名上尉军官的女儿,年龄和麦克阿瑟应该有不小的差距。但年龄从来就不是爱情的障碍,两个人似乎相处得很好,克拉克一家也很喜欢麦克阿瑟。

就这样,时间在平静中一天天过去了。1911年2月,麦克阿瑟晋升为上尉,并被任命为第三工兵营的副官兼陆军军事学校教官。随后,他获得了短期休假的机会,立即前往巴拿马,领略新运河的壮观景色。回国不久,麦克阿瑟即被派往得克萨斯萨姆堡,参加美国历史上第一支机动师的军事演习。当时,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因为在资源和商品市场方面矛盾重重,战争的风险正在日益迫近。英、法、德等国都以常备作战师为重点,组建各自的军队。

而美国由于远离欧亚大陆,并没有参与这一进程。该年夏季,美国和墨西哥在边界发生了冲突,陆军立即抓住这一机会,准备着手组建常备师。于是,陆军部下令从全国各地调集部队,开赴萨姆堡,组成了一支临时的机动师。在萨姆堡,麦克阿瑟差点命丧黄泉。当时,飞机刚刚问世,但是已经不少人相信这种会飞的“大鸟”在将来必定成为战场上最可怕的武器之一。麦克阿瑟在利文沃斯堡的棒球队友本杰明·福罗伊斯上尉(昵称本尼)便是一位飞行员先驱,他是美军中第二位陆军飞行员。

和很多先驱飞行员一样,本尼急于证明飞机很快将成为战场上的主宰。有一天,他和野炮部队的士兵发生了争执。野炮部队的士兵坚称野炮才是战场上的唯一主宰,但本尼却宣称,野炮的地位很快就会让位给飞机。为了证明这一点,本尼驾驶一架飞机升空,打开仿机枪声音的喇叭,驱赶马群。突然,飞机失控了,笔直地冲向第三工兵营的一排帐篷。麦克阿瑟就住在其中的一顶帐篷里。本尼猛拉操纵杆,想要调转方向。就在这时迎面驶来一辆马车。本尼想要再次调转方向,但已经晚了,他只能将飞机稍稍驶往别处,但却无法避免和马车相撞了。

骏马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坏了,前蹄腾空,带翻了马车,径直向炮队的马群中跑去。与此同时,飞机也坠毁了。本尼一头栽倒在地,过了半晌才爬起来。惊恐万状的马车夫从泥地上挣扎着站起来,气急败坏地咆哮道:“嘿,伙计,你想谋杀吗?”本尼也气急败坏地开口回骂。两人正嚷嚷着,麦克阿瑟从帐篷中走出来,高声道:“本尼,发生了什么事?”本尼转过头,看到麦克阿瑟正向他们走来,心有余悸地想:“天哪,如果刚才我没有避开的话,现在他已经成肉饼了。”

麦克阿瑟又问了一句:“怎么了?”本尼沮丧地回答说:“道格,我要么把你的帐篷铲平,要么与这位的马车相撞。事情就是这样。”麦克阿瑟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走过去,仔细看了看飞机残骸,转过身来对本尼说:“本尼,以一个没有利害关系的旁观者的身份,我想说你作出了正确的决定。”事后,麦克阿瑟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心脏也不免“扑通扑通”乱跳。如果本尼没有及时调转方向的话,他的躯体很可能已经和飞机的残骸搅在一起了。演习期结束后,麦克阿瑟回到了利文沃斯。这时,麦克阿瑟家族遭遇了一次惨重的变故。1909年6月,64岁的麦克阿瑟将军迎来了退休的日子。他发表了一份声明,骄傲地宣称:“我接受了我的祖国所能授予士兵的所有最高荣誉,只有冲锋陷阵,为国捐躯的荣誉例外。”

实际上,这份声明背后隐藏着的却是深深的失望。他曾试图登上总参谋长的宝座,但始终未能成功。这份声明的言下之意,乃是他既没能像最光荣的士兵那样战死疆场,也没能成为陆军第一人。退休后,亚瑟·麦克阿瑟将军彻底告别了军营。他发现密尔沃基狭小的天地和整日无所事事实在令人难以忍受。在孤独和寂寞中,他的健康状况日益恶化。到1912年初秋季节的时候,将军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9月5日晚上,将军抱病出席了在密尔沃基城里大学大楼举行的第二十四志愿步兵团建团50周年纪念会。虽然已经是初秋时节,但那天的天气依然非常酷热。将军感觉很不舒服,但为了不让老战友们失望,他还是颤巍巍地走上讲台,开始回顾他在亚特兰大战役中率部进行火力侦察的行动。

讲着,讲着,他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声音含混地说:“战友们,我很累,无法继续说下去了。”说完,将军瘫倒在一把椅子里。原第二十四志愿步兵团的老军医快步走上前去,查看将军的病情。他摸了摸将军心脏的部位,又翻开将军的眼睑,仔细查看了一番,摇摇头说:“他已经走了,心肌梗死!”老兵们把将军的遗体放在地上,跪在他周围祈祷。祈祷完毕,原副官取下讲台边的星条旗盖在将军的身上。就在这时,副官也突然倒了下去,同样死于心肌梗死。将军的去世对麦克阿瑟母子的打击非常大。父亲一直是麦克阿瑟的榜样,现在父亲去世了,他突然觉得自己有必要为母亲做些什么事情。父亲去世后,母亲就病倒了,卧床数月不起。

恰在此时,麦克阿瑟已经在利文沃斯堡待了年,该换岗了。他申请了贾德森少校以前的职位,指挥密尔沃基工兵管区,以便能留在母亲身边,照顾母亲。遗憾的是,他的军衔太低,又对挖河修港的工作不感兴趣,这次申请未能成功。不过,他依然设法调到了华盛顿,以便能常常到母亲住的巴尔的摩约翰斯·霍普金斯医院看望母亲。时任总参谋长伦纳德·伍德曾是亚瑟·麦克阿瑟的部下。他觉得将军为陆军奉献了一生,他的儿子理应受到照顾。于是,他很快就设法把麦克阿瑟调到了陆军部。不过,由于当时没有职位空缺,麦克阿瑟只能打打杂,负责处理总参谋部不管的一切事务。就这样,麦克阿瑟成了陆军部的“总管”。再加上有伍德的照顾,他工作起来得心应手。年末的时候,总参谋长在他的工作鉴定报告中写道:“上尉是一名极有才智和办事利落的军官。”就因为总参谋长的这句称赞,麦克阿瑟终于时来运转,踏上了飞黄腾达之路。

可以说,麦克阿瑟确实有卓越的军事才华,但是他升迁之路也离不开父母的关系,麦克阿瑟的军事之路可谓是一帆风顺呀!大家觉得小编说的对吗

以上图片素材来自网络,侵权立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