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川一声爆喝,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人已经来到了来福的身后!

来源:胡冰霜讲故事 2018-12-03 15:27:41

宁川一声爆喝,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人已经来到了来福的身后!“那敢情是因为他们看到我们的反差太过巨大,所以才来围观你的!你看,这些都是你的追求者,难道你就没有一丝的心动吗?”宁川笑意满面的看着上官怀梦,揶揄的说道。没有上官云飞在,他们的谈话也就轻松了许多!“傻瓜,不知道我心动的是你么?”上官怀梦在心中轻喃一声,却并没有说出来,只是脸带笑容的摇了摇头。而宁川,也知趣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哎哟,我的天啊!这不是上官家的大小姐吗?什么时候护花使者变得这么寒掺了?”本来拥挤的人群,再声音出现以后,都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人还没有到,声音再一次传来:“啧啧啧……瞧这打扮,瞧这实力,即便是天苍城的乞丐,恐怕都会比他好一万倍吧?”“哈哈哈……”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一群人出现在宁川的眼前,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手执一柄纸扇,轻轻的摆动着,看上去文质彬彬,但是从他刚才说的话便可以看得出,骂人不带脏字,不过是一个斯文败类而已。他身后,更是带着十几个身穿黑袍,面目狰狞的随从,每一个的脸上,都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表情甚是猥琐。看到他们出现,上官怀梦的眉头明显就皱了一下,美好的心情也在瞬间被打破了,说道:“孤空月,本小姐今天没有时间跟你废话,你最好闪开,否则后果自负!”“孤空月?”宁川面露不解之色,在这天苍城中,竟然还有人胆敢冒犯上官家族的人?很快,上官怀梦便轻声的说道:“孤家是一个极为独特的家族,他们家族做的是妖兽生意,实力可以比肩昆天域中的任何一个家族!这是他们家族中的公子哥,孤空月!”“又是一个纨绔子弟!”

宁川撇了撇嘴,心中对于这些富家子弟没有一丝的好感,仗着家族有权有势,四处欺凌。“哟哟哟,这上官家族的大小姐,脸色变得真快啊!看来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配不上上官小姐的审美观的!”孤空月阴阳怪气的说道,明显是在嘲讽宁川,说完以后,他身后的随从又是一阵哄堂大笑。一步踏前,宁川面带笑意,轻声的说道:“孤公子是吗?出门之前,你家里人有没有人说过,让你刷了牙再出门。你不知道,你的口好臭吗?”“哈哈哈……”笑的不是孤空月身后的随从,而是围观的众多修者,瞬间他们对于宁川的好感便提升了上来,那些嚷嚷着要找宁川搏杀的修者,也放下了手中的菜刀,向宁川竖起了大拇指。孤空月说话,不过十几二十人笑,而宁川说话,却引起了几百人,甚至上千人笑,在气势上,已经压倒了他。

你……”孤空月被气得涨红了脸,还没有说完,就再次被宁川打断了:“你什么你,你还是不要说话了,口这么臭,省的污染了天地之间的元力,感染到众多修者!”论实力,宁川不弱,论嘴皮子,在恶人谷中呆过的宁川,更是凌驾于众多人之上。“噗……”一连被宁川呛了两次,体内血气一阵翻滚,孤空月被气出内伤,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想必谈笑之间樯橹灰飞烟灭,说的就是眼下的情况了吧!“干了他!”孤空月一声令下,后面的人元力汹涌,瞬间便将宁川围在了中央,成了一个必杀之局。“孤空月,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过分!难道你就不怕上官家族追究下来吗!?”上官怀梦目光一冷,出言说道。作为这里的“地主”,她当然不会让宁川吃亏,论实力,上官家族并不惧怕孤家,只是没有什么冲突,两家都不会撕破脸皮而已。“哼,今天无论你说什么,这小子我都是要定的了!”

孤空月眼中怨恨的神色丝毫不掩盖,还没交手,他已经吃了一个大亏,如此丢脸的事情,他怎么会忍气吞声。“我打他们一顿,应该没事吧?”眨了眨眼,宁川脸上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轻声的问道。“也好,不要打死了就好!”上官怀梦摇了摇头,缓缓的走出了随从的包围。这些随从的实力不弱,全是天元境中期,但是上官怀梦却丝毫没有担心宁川吃亏,被宁川盯上,吃亏的,应该是他们!“杀!”一名修者高高的跃起,元力全数凝聚在双腿之上,直铲而下,势不可挡。面对一个天元境初期的修者,他要做到一击必杀,也好在自己的主人面前表现一下,寻求更好的发展。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其他随从也动了起来,他们口中不断的怒吼着,眨眼间元力便席卷了整片天地。可惜的是,他们遇到的人是宁川!

就在众多修者认为陈洛必死无疑的时候,宁川突然动了。他的手上凝聚着一股元力,虚空一指,元力直接射在了半空中那名修者的脚底之上,洞穿一个拇指大的血洞。“啊!”本来气势汹涌的修者,此时疼痛传遍了他的全身,直接在半空中倒了下来,落在战场之中,被无数同伴所践踏,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叫喊之音,宛如杀猪!“他……竟然一招破开了天元境中期强者的攻击!?”一名修者似乎不相信眼前的情景,不由得擦了擦眼睛,喃喃自语。可是让他更加不可置信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宁川的步伐极为飘渺,穿梭在人群之中。一双拳头化作血红之色,每一次出拳,都带着声声的破空之音,打在孤空月随从的身体之上。不过一两个呼吸的时间,本来气势汹涌的随从,此时已经有了七八个,被宁川打倒在地,完全没有了反抗之力。

虽然宁川仅仅是天元境初期的修者,但是他的肉体,还有功法,都是十分强横的存在,对于战斗的理解,在同境界的修者之中,更是近乎于变态的存在。此时,没有动用实力元力,即便是肉体的力量,便已经足够将他们打趴下了!“废物,站起来杀了他!否则我就杀了你们!”在不远处的孤空月暴跳如雷,大声的吼叫着,只是宁川一个眼神,便已经将他震慑,脚步连连倒退,再也没有丝毫的话语。“这……还是天元境初期吗?”眼前的情景已经完全超出了众多修者的理解,在他们的潜意识之中,境界的差距是难以跨域的。但是眼前的年轻人,不仅仅跨越了,还跨步了,看他面对如此多强者的围攻,轻松应对,便可以知道宁川的实力,远远的超于其他人了。“来啊!”宁川摆了摆手,示意剩余的随充一同上来,而那些随从,哪里还有刚刚的满脸匪气,想上,但是又不敢上。

脸上的表情极为丰富。“既然你们不上,那么我可就要上了!”轻笑一声,宁川的脚步漂浮之极,甚至没有动用罗烟步,速度依然快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在地上抡起一个随从,当做棍子,不断的横扫眼前的随从,而其余的随从,出手也不是,闪避也闪避不了,只能不断宁的被宁川扫飞,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仅仅一瞬间功夫,气势十足的随从,便躺下来接近二十人,场中不过剩下寥寥数人而已!“一群饭桶!来福,你上!”孤空月的声音传来,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站了出来,镶着一口大金牙,咬得咯咯直响。“轰轰轰!”再次踏出三步,整个地面都仿佛跟随者颤抖一般,还没有交手,宁川已经隐隐感受到了来福力量的强大,看来,他是专修力量的修者了。这种修者和紫晶玄龟差不多,只不过紫晶玄龟修炼的是防御,而他选择的,是力量而已。单修一方面,的确可以专精,但是同样,也会损失其他方面的东西,而眼前的来福,很明显就丧失了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宁川一声爆喝,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人已经来到了来福的身后。庞大的来福,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的机会,宁川的一双拳头,重重的落下去二三十拳!“嘭嘭嘭!”拳头砸落在来福的身体之上,而他却仿若未觉一般,缓缓的身体转了过来。“大家伙,看我怎么收拾你!”来福一巴掌向宁川拍来,刮起一片狂风,然而他的速度,在宁川看来,实在是太过缓慢了。一眨眼,宁川已经来到了来福的侧面,拳头再次汹涌而出!宁川犹如一个灵猴一般,旋转,跳跃,出拳,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而身形庞大的来福,根本就没有机会碰到宁川的衣衫!“嘭嘭嘭……”再一次,宁川的拳头落在来福的身上,只是这一次,来福再也承受不住,庞大的身形轰然倒下,口吐白沫。他的身体之上,已经全是宁川的拳痕,一片片血红映在上面,看上去极为骇人。打败他的,不仅仅是陈洛的力量,更有陈洛一丝丝渗入他身体之中的元力,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他根本就米有办法抵抗,直接倒了下去。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