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人生不要自我设限 帮助对手就是哄抬自己

来源:搜狐科技 2018-11-25 03:01:39

“点个外卖吧。”

“饿了吗还是美团?”

“随便,看哪个便宜。”

gif:来源网络

1

美团专注团购,饿了么专注外卖,原本没有交集的他们在2013年相遇,这主要因为美团横向扩张,入侵了饿了么的领地。

而自从美团外卖建立开始,美团和饿了么就长期处在“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状态。

2014和2015年是美团外卖的圈地期。美团不仅仅在一二线城市,连三四线城市也一起做。当饿了么反应过来的时候,美团已经做大了。

饿了么开始了补贴。

图:来源网络(饿了么)

图:来源网络(美团)

那些年吃瓜用户名也享受着因美团和饿了么抢占市场份额而烧钱带来的“免费午餐”。即使在现在,当打开美团和饿了么的商家页面时,用户依然能享受着满减的优惠。

那个夏天,满大街都是穿着黄色、蓝色、红色外套的外卖小哥……

图:来源网络

你来我往一段时间之后,到底还是美团扛住了压力。

这时,阿里巴巴看到了饿了么的颓势,2016年,饿了么与阿里和蚂蚁金服达成合作,获得12.5亿美元战略投资;2017年,阿里又领投饿了么4亿美元。虽然这笔注资支持了饿了么,但阿里巴巴也因此在饿了么持股高达32.94%。

32.94%的持股已经超过了饿了么管理团队。2018年4月,阿里巴巴与饿了么联合宣布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

外界在惋惜又一个企业被BAT收编的同时,也担忧美团外卖危机来临。不过,这桩买卖的达成似乎是美团当初最好的选择。

图:来源网络

2

饿了么最终以95亿美元的身价牵手阿里巴巴,姿态并不难看。而促成这笔好买卖的背后,还有美团的“小心机”。

美团网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近日在接受36氪专访时透露了阿里巴巴集团收购饿了么的一些细节。据王慧文描述,当初饿了么想卖的时候确实找过美团,“阿里当时给他们开70亿美金,饿了么来找我们,我们开价90亿美金,饿了么拿着我们的报价又去找阿里,最后阿里给他们的成交价95亿美金”。

图:来源网络(王慧文)

但90亿美元的报价并不能体现美团想拿下饿了么的决心,相反,只是一个策略。“其实不会成交的,阿里有否决权,怎么可能让我们把饿了么买下来呢。我们只是觉得最初报价70亿美金实在是太欺负饿了么团队了,我们看不过去。”王慧文说道。

在美团看来,饿了么还是值90亿美金的。但在阿里给了新的报价后,美团并没有继续加价,王慧文说:“怕真的成交了”。

至此,阿里与美团在外卖领域的竞争正式拉开序幕。对于这场大战爆发的时间,王慧文则向36氪表示:“我们跟阿里冲突的时间表,根本不是美团决定的,是阿里决定的。阿里买饿了么那一刻,就已经和美团正式冲突了。”

图:来源网络

另外,美团也很坦然地接受了饿了么想要打倒美团的挑战。王慧文说:“美团可以接受他们的存在,我们心态非常好。这样大的市场,这么刚需的需求,只有一家也不健康,我们还是要尊重自然规律。”

饿了么公关负责人郭力在朋友圈表示,“今天看了美团的心声:真害怕阿里收购饿了么。其实一起竞争,是最好的啊。别怕,一起来!”

图:来源网络

很多公司上市之前也觉得自己公司很值钱,因为没有面对最终结果。所以为什么大家上市的时候都暴跌,就是你觉得自己在资本市场该很值钱的东西,其实资本市场根本不买帐,只不过是你自己的妄念而已。”

这也可能是美团自今年9月20日上市以后,带给王慧文最深的体会。对“哄抬”饿了么身价的举动,也是对竞争对手的认可。

3

在很多美团人看来,王兴和王慧文这两位美团创始人都在有意识地训练自己的某些能力,例如对事物的专注和好奇。

图:来源网络

美团创始人王兴是一位典型的互联网连续创业者,做过输入法、短网址、社交、地图等业务,全部以失败告终。但王兴在创业初期就展现出极强的跟随风格。王兴过去的办公桌上,经常摆放好几块屏幕,只要看见国外创新产品或者网站,马上开始模仿。

就这样,饭否、校内网相继诞生。当然,在“九败一胜”的王兴辛苦操持下,饭否和校内网也最终以失败作为结局。

2010年,王兴仿照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创立了美团,当时许多的团购网站都扎堆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时,美团却投入更多的资源去抢占小城市的用户。这就是美团的“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因为连续不断的资本注入,美团开始对商家扶持、对客户补贴、对培训方的保证,美团在“千团大战”中存活下来。

图:来源网络

经历千团大战厮杀后,美团凭借团购业务在2012年首次盈利,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带领团队成立新产品部门,在半年内尝试了CRM、商家WIFI、ERP、智能收银POS机等业务。

到2013年,王慧文发现外卖是投入产出比相对较高的方式,由此有了建立外卖平台的想法。最开始,美团打算通过投资饿了么介入外卖市场,王慧文还特意去上海会见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讨论收购事宜,但被张旭豪拒绝。

图:来源网络(张旭豪)

后来,张旭豪回顾这件事时表示,“直到今天,外卖行业的空间仍然非常巨大,根本还没有发展到融合的阶段。之所以要靠合并实现垄断,一定是因为行业发展遇到了瓶颈,但外卖行业的渗透率还很低,还有很大的空间。”

被拒绝的王慧文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当年11月,美团旗下的网上订餐平台美团外卖迅速上线,才有了后来的外卖价格补贴战。

图:来源网络

可以说王兴和王慧文没有错过任何一个可能赚钱的风口,万一中了呢?但他们清楚且理智的明白有些风口只需要去试一试而已。

成立八年半的时间,美团相继进入团购、外卖、酒店、旅游、民宿、电影、到店综合、生鲜等领域,以及无数个你未必知道的业务。

“我们就试一试,做不好就砍掉。”

王慧文的看法是,好奇心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特质,“你不要去扼杀它就好了”。

每一年,王慧文研究一下、考虑要不要尝试一下的新业务,可能就有几十个。不过,“我们就试一试,你别想太多”,而非外界猜测的一开始就有一本正经的大计划。

而提出“试一下”的决策周期长只用了一个晚上。

“很多业务我们做决策都特别快,充电宝试一试就关了,松鼠便利也是试一试就关了。还有很多“试一试”,关了你们都不知道,因为做得很小也很低调,没啥关注度。不靠谱的就赶紧砍,充电宝我们试了三个月就砍掉了。”试不下去的临界点就是在算账算了半天,发现市场太小就没必要经营下去。

图:来源网络

众多的“试一试”,让美团逐渐成为一家无法被准确框定的公司。上市之前,对于它,人们讨论最多的是边界;而上市之后,这家公司又在通过各种方式补全自己商业帝国的生态。

“人生不要自我设限。我发现大部分人都没有看懂王兴的边界论。很多人看完了都觉得王兴要做一个无边界公司,他这句话的真实意思是,你不要自我设限,因为很多人都自我设限太严重了,导致最后没有达成原本能达成的成就。”王慧文说。

图:来源网络

就像美团也同样愿意“试一试”,替饿了么探探阿里巴巴的态度。当然,他们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外卖市场是一块值得坚持的大饼。

编辑:钱馨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