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求官路到底有多坎坷?年过花甲还去投靠一个县令

来源:蓝野 2018-11-23 23:55:00

李白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他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为了追求名誉,他毅然放弃了殷实的家庭,四处游历。原因很简单,中国古代商人虽然富有,但社会地位极低。唐代《唐六典》明确规定工商户不得从政。这也意味着李白的科举之路被体制封锁了。如果他想进入官场,他必须通过其他途径。

李白看起来很英俊,但他非常沮丧。在早期,他访问了四川所有重要的地方官员。为了实现“待吾尽节报明主,然后相携卧白云”的理想,他不断地拜访官员,希望得到他们的推荐,所以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流浪。然而事情并非那样一帆风顺,“十谒朱门九不开”,李白经常遭碰壁。

开元13年(725年),李白娶了宰相许圉师的孙女为妻(实际上是上门女婿)。李白认为许氏的家庭背景对他的仕途有很大帮助,所以他也可以不追求完美。但令他大失所望的是,这桩婚姻并没有给他多少帮助。“酒隐安陆,蹉跎十年”,他自己描述了这种受挫的生活。

天宝第一年(742年),李白终于迎来了人生转折点。在道士吴筠(有的说玉真公主)的推荐下,李白被召到长安供奉翰林。李白喜出望外,以为报国有门,就写下了“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他的喜悦溢于言表。

现实是极其残酷的。进入长安后不久,李白发现这份工作与他的期望有很大的差距。虽然唐玄宗李隆基很欣赏他的才华,但他只希望他写赞美功德的文章,或者为乐队写歌词,而不是让他参与国家事务。这使李白感到非常沮丧,整天喝酒消愁。此外,由于他的特立独行和狂傲品格,他被宦官排斥和诽谤。

李白只是个文人,他不懂宫廷游戏的规则,这从他的诗中可以看出:“君不能狸膏金距学斗鸡,坐令鼻息吹虹霓。”这种讽刺和启示其实就是当时的社会状况,事实上是给在位的官员下不了台面。同时,他大声呼喊着降级的官员:“君不见李北海,英风豪气今何在?君不见裴尚书,土坟三尺蒿棘居。”他试图独自面对整个体系,这使他更加孤立和无助。

长安不是他的永久居留地。天宝(744)三年后,李隆基对他失去了兴趣,李白“赐金还山”,这相当于让他辞职滚蛋。

鲜为人知的是,在长安的三年里,李白试图会见一些高级官员和显要人物,希望能够有所帮助,包括当时宰相张说的儿子张垍等。然而,张垍对李白漠不关心。“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下独酌》),那种孤独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安旗在《李太白别传》写道:“卿相实无荐贤之心……始终徘徊魏阙之下,不得其门而入。”

对李白来说,去长安的日子是非常不愉快的经历,所以他抱怨说“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在愤慨中,李白写了几千年的《蜀道难》《行路难》等名篇佳作。他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写道:“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这句话被解释为李白对生活的消极态度。其实,这句话也是李白一生的叹息,空虚地忠于君主为国服务,梦想难以实现,从而引发悲愤。

《行路难》是大约天宝三年写成的,“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是关于他当时沮丧的情绪。而文章“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从表面上看,李白有隐退的思想。事实上,他以退为进,连用两个典故,希望有人提拔重用他。“垂钓碧溪”说的是,传说姜太公在磻溪钓鱼,周文王打猎时遇见了他,请他帮助治理国家。“乘舟梦日边”是一种典故,据说,商代的伊尹曾经梦见乘舟经过日月旁,不久他就受到汤的聘请。

到了天宝的末年,李白觉得自己空有抱负无法实现,心情更加痛苦,发出了“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感慨。毕竟,李白毕竟是李白,不管他遇到多少挫折,他的信心从未动摇过。“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这就是李白,他从不怀疑自己的才能,甚至视金钱如粪土。每当遇到困难时,他总是不失时机地抓住机会,那句说:“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他不断地赶路,和各地的官员一起写诗和晚餐。直到进入暮年,他才放弃了仕途的梦想。在安史之乱之前,他还给戍边英雄哥舒翰上书,希望他“一呼三军皆披靡”,看来有讨好巴结之嫌。

安史之乱(755)爆发后的第二年,李白得知永王李璘率军经营长江流域,认为时机已到。于是,他去投奔李璘,试图建功立业,这次差点要了李白的命。永王与自己的哥哥唐肃宗(李亨)发生了争夺帝位的斗争。前者因“叛乱”而全军覆没。李白自首后入狱,幸亏御史中丞宋若思将他开脱,免于一死,流放夜郎。

从那以后,他功名心并没有死,他曾多次向向朝廷推荐自己,并两次向宰相张镐提交诗歌,与当地官员交朋友,希望再次踏上仕途。上元二年(761年),李白已经过了花甲的年龄。听说太尉李光弼出征东南,再次向朝廷“请缨”投身军幕。由于酗酒、长期抑郁和抑郁,他的身体每况愈下,重病使得他不得不半道而退。李白的功名梦基本上是幻灭了。后来,后来他还去投靠安徽(当涂县)一个县令,不久便凄凉地病死在那里,享年61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