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的灭亡不是偶然,失去自信,使其成为必然

来源:新说史话 2018-11-20 16:18:38

关于这个问题,请目前依旧是通识书巨擘的《罗马帝国衰亡史》作者爱德华吉朋(1737~1794)来回答应该最为妥当。他是这样说的: “罗马的衰退,是一个空前伟大文明所必定到达的、极端自然而不可避免的结果。( 中略) ...因此,随着时代与情势的变化,支撑这栋巨大人工建筑的各个部分开始动摇,雄伟的建筑最后于是被自身的重量给压垮。罗马的灭亡,起因就是如此单纯,而且不可避免。所以,与其问罗马为何灭亡,不如问罗马如何能存续这样长的时间。”

确实,一切正如同吉朋所说。然而在吉朋之后的史学家中寻找灭亡原因的人却多过验证存续因素的人,这点吉朋却是要负一点责任。 吉朋将罗马比喻为一栋硕大雄伟的建筑物,他所著作的《罗马帝国衰亡史》是从西元二世纪末期开始。也就是说,他是从支撑建筑的各个部分开始动摇的时期开始叙述。 然而,要知道为何这栋建筑能够长期存续,就必须知道这栋建筑物当初是如何兴建,之后又经过那些补强措施维护至今。也就是说,兴建的时期,亦即从建国到共和政体结束为止,以及维修时期,亦即从帝政时期到五贤帝时代未期的罗马的情形,是必要的先决条件。

偏偏吉朋没有为我们做这些工夫。当然,每当有任何“部分”开始动摇掉落,他会为我们验证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可是光靠这些资料,永远见不到当初雄伟的建筑存在时的全貌。既然看不见全貌,那么不管叙述的人说这栋建筑是如何空前伟大的文明,听的人也只能得到模糊的印象。 为什么他不将题目定为”罗马帝国兴衰史”, 描写罗马从建国到灭亡,有如人类从出生到死亡的罗马史呢?为什么他只写下罗马从开始衰老到步上死亡的历史呢?

也许因为吉朋也无法跳脱自身的时代吧。他出生于二百多年前的启蒙主义时代,想必和当时许多知识分子一样,全盘信任人类的理性。他曾经留下文字表示,西欧四千年的历史经验,必须有助于提升我们欧洲人对未来的希望、减少不安的要素。而吉朋在描述完罗马的崩溃之后,还这样表示: “不论任何时代,都会比以前的时代更加进步。今后的人类想必也会持续进步。不论是财富、幸福或知识,甚至于人的道德心,一定都会持续地增进。”

我们只能说活在有这种想法的时代真是幸福。从这里也可以探索出吉朋对于发展期与安定期的罗马人兴趣缺缺的原因。 吉朋想必认为,他所属的大英帝国以及大英帝国领头的欧洲文明,已经超越了罗马文明,当代人也比罗马人进步,所以判断学习罗马史而能有益于当代的,不是发展期也不是安定期,而是衰退期的罗马史。他应该就是在这种想法之下,才会著作《罗马帝国衰亡史》, 而不是《罗马帝国兴衰史》。

话说回来,事隔二百年的现代,吉朋的功绩还是同样地伟大。不过笔者认为,在阅读《罗马帝国衰亡史》之前,还是将上述的这些情况记在脑海较好。 “我知道吉明的史书要怎么阅读了, 不过你还是没回答我的问题。我再重复一次,在你心目中认为,罗马是为什么灭亡的?” “之所以由吉朋代言,是因为目前笔者还没有作好回答这个问题的准备。接下来要谈谈为什么还没有准备好。

笔者不会以站在现代回首过去,进而批判裁断的态度,而是以近身报导的方式,视理解当时的人思想为最重要的原则。有时笔者甚至觉得,自己仿佛是在替罗马人拍记录片。正因为如此,从执笔以来,只要是当时的罗马人不可能有的想法,笔者也不会去考虑。在罗马鼎盛期五贤帝时代,而当时的罗马人绝对想不到帝国会灭亡,所以笔者也还不能放在心上。 不过,近身报导罗马人,与同化成罗马人是两回事。如果说吉朋是全面信任人类理智的十八世纪人物,那么笔者就是二十世纪末期的人物了。这个时代的人的特质之一是难以相信人类的理性,而这可能来自于法国大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失败的结果。

笔者的日常生活,可说是每天沿着时光隧道来回于古代与现代之间。如果在描写朱利斯凯撒时,有人问笔者有关罗马帝国灭亡的问题,那答案应该只有一句“我目前不关心这个”。而现在笔者与罗马人的密切关系,已经发展到了五贤帝时代。对于笔者来说,罗马人目前正在享受帝国文明的巅峰。站上巅峰之后,接下来只有下坡路可走了。也就是说,帝国的灭亡虽然还在遥远的前方,但已经进入视野中了。 不过现在只是刚进入视野而已,还没有正式进行调查研究,所以无法提供明确的思路,甚至连个假设都拿不出来。所以接下来希望大家听听的,只是笔者的想象而已。

有句话说罗马灭亡的原因,就和研究罗马灭亡的史学家一样多。没有人认为罗马是为了一二个原因灭亡的。不过其中最主流的想法,是认为清醒的基督教徒想要挽救堕落的罗马,但是为时已晚,敌不过堕落的速度,西罗马于是灭亡。 笔者实在无法接受这个论点。如果跳脱偏见来验证历史,就连罪恶横行,使得塔西图斯等有良心的知识分子感到悲愤的时代,罗马都还是维持着兴盛的局势。

如果说罪恶是罗马灭亡的原因,那么应该随着时代演进而越来越邪恶。其实从吉朋所指出的衰退期,即西元二世纪末起,罗马人通奸与离婚的现象减少,开始守着一 夫一 妻 制度,借债与造成借债的浪费行为也消弭了下来。也就是说,罗马人的生活更加健全了,但却还是无法挽救罗马的衰退。 难道说一句为时已晚,就算是答案了吗?而且若是来得及的话,基督教又真的救得了罗马帝国吗?

根据笔者的想象,其实原因出在罗马人的气力衰退了。我们也可以换句话说,是罗马人失去了活力( vitality)。即使是恶行,进行时也相对需要能量。是否罗马人失去了曾经如此大规模发挥于善恶两方面的活力呢?如果这是丧失自信所造成的结果,那么罗马人又是为何从某个时期之后,便开始丧失自信了呢? 近来笔者开始认为,要回答罗马灭亡的原因,只需回答罗马人是为何、何时,以及是什么因素丧失自信的就足够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