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的眼中,正是因为有了强大的诸侯,让皇室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来源:梓榆点历史 2018-11-20 09:35:04

诸葛亮的眼中,正是因为有了强大的诸侯,让皇室被压得抬不起头来。诸葛亮看到水泥路之时,亦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晋阳的繁华也是出乎了蔡瑁的预料,高达六丈的城墙,即使是与襄阳相比也不遑多让,在晋阳城外,蔡瑁感受到的不是肃杀之气,城外给人以平和之感,城门处依次进城的百姓和商人络绎不绝。 表明身份之后,蔡瑁进入了州牧府,一直以来听说并州的州牧府比较简朴,而今一见却不是那么回事,州牧府给人给庄严大气、古朴厚重之感,显然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蔡将军,晋侯有请。”典韦上前道。 “有劳典将军了。”蔡瑁回了一礼。 州牧府内有一个房间是专门的书房,平常吕布招待重要之人就会在此处,经过修缮之后,这间书房显得更加的大气,房间内密密麻麻的书籍给人以震撼之感,当然,书籍里面的内容,吕布是很少观看的,这间书房其实就是用来装的,以显示并州的儒雅。 乍然见到这样的书房,蔡瑁也是心惊不已,不提其他,仅仅是这些书籍的价值,就难以衡量了,当然,晋阳产纸不是什么秘密了,这么多的书籍对于并州来说不算什么,但若是放到其他诸侯的治下,就有些骇人听闻了。 “卑职见过晋侯。”蔡瑁恭敬的行了一礼,如今吕布的职位是骠骑将军,是武将之中职位最为显赫者,大将军之位,刘表之所以没有允诺他人,也是为了不引起吕布的反感。

“蔡将军免礼,你我也是旧识,就不必在乎这些虚拟了。”吕布笑道,荆州的三十万石粮草可是为并州缓解了不少的压力,荆州没有遭受蝗灾,粮草充足。 蔡瑁拱手道:“晋侯博闻多识,不想房间之内有如此多的书籍,在下佩服。” 吕布不以为意的笑道:“不过是附庸风雅耳。” “蔡将军亲自前往晋阳,不知所为何事?”吕布问道,蔡瑁在河东受到为难之事,他也是听说了,没有放在心上,想必蔡瑁也是明白这一切皆是因为水镜山庄的缘故。 至于说水镜山庄那些文人的想法,吕布浑然没有放在心上。

“晋侯加封为骠骑将军,蔡大家编纂《汉书》,圣上派遣卑职前来恭贺,且大汉报上言晋阳有一物名为神璃一物名为仙恋,心中好奇,于是向圣上请命而来。”蔡瑁道。 吕布微微点头,至于说蔡瑁的真实目的恐怕是为了神璃而来,恭贺之事,刘表只需要随便派遣使者前来即可,自从与荆州通商之后,蔡家没少从中获取好处,当然占据最多利益的还是并州,似晋酒和晋纸的利润是极为丰厚的,更别说战马了,或许蔡瑁前来亦是因为曹军的强盛,即使荆州现如今有霹雳车,但是身旁有孙策和曹操这样的猛人,不得不担忧。 “蔡将军可先在城内暂住几日。”吕布道。 “晋侯,此番有水镜山庄之人跟随卑职前往晋阳,据说是为了向晋侯讨教一番。” “多谢蔡将军提醒。”吕布笑道,在文才上讨教他或许不如,但是在算术之学上,若是还比不过这个时代的文人,那就太差劲了。

“晋侯言重。”蔡瑁回了一礼。 两人商谈片刻之后,蔡瑁便告辞离去,他也想趁早在城内打探到更多的消息来,争取从神璃中获得更多的好处,最好能够得到神璃是从何处所得,这些年晋阳的崛起,也是因为晋纸晋酒和战马,若说对此不好奇是不可能的,原本贫瘠的并州,逐渐变得富饶,诸侯定然是眼红的,然而吕布对于匠作坊防护甚严,而今更是将匠作坊搬到了白波谷,想要从匠作坊内打探到更多的消息亦是不可能的。 进入晋阳震惊最大的莫过于诸葛亮,虽然在口头上对吕布不是很重视,实则吕布在他的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不然他也不会用孔明这个字了,前往晋阳,不仅仅是算术上的探讨,也是为了更进一步的看清晋阳,看清吕布。

文人士子讲究的是从一而终,一旦认定了主公之后是不会动摇的,在认知里,晋阳是不适合自己的,诸葛家亦是世家中的一员,在荆州也是小有名声,若是选择了吕布,也就是与天下的世家站在了对立面上,也不符合家族的利益,当然,诸葛亮看待问题,不会如同寻常的世家子弟那般局限,他看的也更加的远,要想让家族长远,就必须选择正确的主公,否则只能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整齐的房屋道路,行人摩肩擦踵的晋阳城,忙碌的百姓和商人,店铺林立,从过往百姓的神色上,诸葛亮看到的是满足。 诸葛亮看到一名百姓正在向巡逻的士卒询问着什么,而士兵亦是耐心的解释着。

虽然是很小的一件事,展现的却是不一样的并州,这样的事情即便是在襄阳也是难以想象的,寻常百姓见到士兵的第一反应不是上前,而是如何躲避,百姓和士兵能够如此融洽的相处,还是头一遭,若是并州果真如此的话,则并州是可怕的。“敢问阁下,晋阳学堂在何处?”诸葛亮向一名士兵询问道。“小先生往前走不远便是。”士兵看诸葛亮的打扮,像是一名文人,指路道,这段时间前来晋阳的文人有很多,士兵也隐约听到了一些什么,初始巡逻的士卒还是很诧异的,盘问的也比较仔细,上面传来命令之后,他们大多是负责为这些文人指路。 打内心里,军中的将士对于文人还是比较敬畏的,他们在文人的眼中是粗鄙之人。

但文人在他们的眼中却是高高在上、值得敬畏的。 “多谢。”诸葛亮回了一礼,信步而去。 窥一斑而见全豹,熙熙攘攘的并州,在诸葛亮的眼中是强大的,正是因为有了强大的诸侯,让皇室被压得抬不起头来,即使是圣上面对晋侯的时候,也不得不示弱,这何尝不是大汉的悲哀。 晋阳学堂在诸葛亮的眼中是古朴而又令人敬畏的,毕竟是学子的殿堂,而且对于学堂,诸葛亮也是有着独特的情感,若是学堂这等圣地不是在并州而是在荆州的话,他不介意前往深入学习一番。 “敢问先生找何人?”学堂外看守的士兵上前道,晋阳变得更加热闹,城内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但学堂乃是重要的地方,若是有心存歹意之人趁机作乱,并州的损失就大了,学堂里的学子,是吕布未来对抗世家的根本所在。 “在下乃是荆州人士,听闻晋阳学堂大名,是故前来拜访,还望将军能够多多通融。”诸葛亮道。 士兵闻言,心中也是一阵舒爽。

大笑道:“先生客气了,请进。” 虽然放诸葛亮进入了学堂,仍旧有士兵远远跟在身后,对此诸葛亮也只是微微一笑,他亦是明白晋阳学堂存在的意义。 诸葛亮在晋阳学堂走了一圈,或是驻足停留,或是皱眉沉思,而后离开了学堂。 回到住处之后,诸葛亮立即前往司马徽的住处。 “恩师,今日弟子闲来无事前往晋阳学堂,有一事非常不解。”诸葛亮道。 司马徽笑道:“何事?” “弟子恰巧听到学堂之中,竟然教授给弟子如何与百姓相处。” 司马徽闻言沉默片刻,他亦是没有想到晋阳学堂竟然是这般的存在,莫非吕布创办晋阳学堂,其中的学子学习的都是这些东西,如此说来的话,若是为天下文人所知,晋阳学堂的地位会更低。 “孔明不必多想,并州不同于荆州。”司马徽道。 “果真如外面所传一般,晋阳学堂的学子,每人皆有书籍。”诸葛亮低声道,书籍是稀有的,是最为吸引学子的地方。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