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选择陈国作为进人豫州第一站就成为必然了,你了解多少呢

来源:小唐聊萌宠 2018-11-19 14:01:15

大堤挺宽阔,车仗鼓角以外还能并行几骑,吕布挥手示意:轻骑兵随我来!摧毁曹军人数有限的战阵,其余人等包围他的营寨,万不能放跑了曹操!抓不到活的,死的也行。士兵们紧随着吕布冲下了长堤,曹军就在眼前;长堤上随着又上满了人,那是树林里的曹军出动了,曹军就在背后!吕布差点喊出了口:又上当了!一方胸有成竹,一方惊慌失措,人虽差不多,仗却没法打,吕布军认为自己是将身入虎口,曹操军认为又逮住了一条大鱼,根本没形成什么混战,立即变成了溃败。一方全神贯注逃命,一方竭尽全力追赶,《奇袭巨野城》让吕布给演成了《魂断蓝桥》,终于无奈地做了《流浪者》,带着残部投奔了刘备,准备排练下一黜《战徐州》去了。吕布没戏了,曹操的戏还没唱完,怎能轻饶叛乱者?“铁哥们儿”张邈跟吕布跑了,可他的兄弟张超在雍丘呀,张邈全家老小也在张超做太守的雍避祸,你能避得了吗?张邈虽有大恩,今天也只能先报仇了,路线斗争历来讲究的就是残酷无情!兴平二年(195年)八月,曹操挥师围了雍丘,谁也未曾预料,这一仗打了将近五个月!十光到了而陈国与兖州陈留郡、豫州的沛国、颍川郡接壤,曹操选择陈国作为进人豫州第一站就成为必然了。

对于诸将领的疑虑,荀或有一番说词:“晋文纳周襄王则诸侯景从,高祖为义帝缟素而天下归心,欲成霸业,史为今鉴。奉天子有三益:一得民心;二服俊杰;三致英俊。得民心为立足之本,服俊杰则傲视群雄,致英俊乃尽揽英才,今天子急需匡扶,社稷正盼铁柱,岂能因小利而弃大义,求暂安而失良机?时机错过犹流水不复,欲追难返,如不决断,悔已迟矣!”荀或细化了毛阶的“奉天子以令不臣”政治纲领,而曹操与袁绍不同,历来对大事不含糊,荀或所描述的“奉天子”后的美丽前景,的确令人向往,曹操当机立断:大军西进,掌控天子。也就是说,皇帝还没回到洛阳,就已经有人在算计他了,而且算计他的还非止曹操一人,冀州的袁绍也在打他的主意。袁绍也在密切关注着皇帝的东归,他的使者郭图已经出现在了河东。皇帝的成功东返,使袁绍与曹操不约而同地认为:控制中央政府的时机已经成熟。袁绍开了一次以“迎驾”为论题的辩论会,辩论会出现了正反两种意见:正方,以原来就建议过“迎大驾于西京,复宗庙于洛邑”的谋士沮授为代表,他现在发展成把天子“迎”到邺城,在这里建都,进而“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

反方,以郭图和淳于琼为代表,理由也挺充足:汉家王朝被取而代之是迟早的事,如果把天子迎过来,得不偿失——听他的,自己就说了不算;不听他的,就会落个骂名,这不是自找不自在吗?评委袁绍拿不定主意了:你们辩出个输贏来呀,我咋听着都有理呀?沮授做了最后的努力,直接给评委袁绍递话:“如果能把朝廷置于邺城,不但能让朝廷听你的,天下人也感激您的仁义之举呀,这步棋您不早下,一定会有高手先走的。做大事万不能犹豫啊。”袁绍琢磨来琢磨去还是难以决断,主要是他自己也有一个现在还不好意思出口的“暗结”,那就是:他自己也想当回皇帝。把皇帝的宝座安在自己的家,请他人来坐,自己还要天天给他磕头,实在是不爽啊。熟悉袁绍的人对他有个评价:“迟重少决,失在后机。”(《三国志-荀或传》)在他掂量来琢磨去的痛苦日子里,沮授的预言出现了:新任兖州牧曹操开始了抢皇帝的果断行动!不过硬抢的话,曹操凭现在的实力还做不到,曹操用的是连骗加偷的歪招。两千年后的金庸让韦小宝在五台山清凉寺里偷了一回皇帝,也是用的下三路的滥手段,不过小宝偷的是康熙他老爸,一个辞职不干的卸任皇帝,相对于曹操来说,要骗过一大帮文武朝臣,愉走一个现任皇帝,活路要难得多。

算卦的这一行很了不起,可以称得上历史悠久,范围广阔,不分地区,不分种族,甚至比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治集团、宗教团体招揽的人气都旺盛。这是一个标准的靠忽悠谋生的行当,但乐意被忽悠的人们从古至今,生生不息,根据“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一理论,看来这也是人民心理上的必需品之一。挂的招牌当然是五花八门,什么易经啦、看八字啦、勘风水啦、瞧手相啦,太多了,连国内的子金山都搜集不齐全,出了国境,大概称之为预测、预言、先知、相星的居多,不管挂什么招牌吧,摊子上的羊肉是一个味道的,都是“忽悠”这两个字而已。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这个“忽悠”行业当然也与时俱进,手段上与髙科技挂上了钩,形式上与商业扯上了线,发展到了公司化、协会化、公开化、堂皇化,并且上了互联网,进入了各种论坛、博客,有的甚至还能混个红脸、置顶之类的,算卦帖子获得的青睐远超过学术文章。也难怪,各大网站也都是给人家留块地盘的,你别管他这狐那虎,也別论他这浪那坛,都免不了弄些“星座”啦“预测”啦的专栏忽悠着大家玩。

古人们就不如今天的人们聪明了,除了“龟壳”“草棒”折腾不出多少新玩意儿来,后来文化人掺和了进去,才算捣鼓出一个“八卦”“五行”的理论,并且至今都冠以“哲学”或“文化遗产”的头衔,弄得中医学说都跟着受连累,以致有人高呼要把“骗人”的中医废掉。其实“八卦”无非指的是地理方位,“五行”倒是显得深奥了点,把一些不同物资遇到一起时候的物理变化、化学反应生搬硬套进来,这下大多数人们晕了!尤其是硬给你安上一个字——当然离不开金、木、水、火、土这五个字——作为你的“命”的时候,你就只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高吧?但有一种常见现象却真实存在,那就是有一些人在一个地方净走背字,换个地方折腾却一帆风顺,大概这就是“树挪死,人挪活”之俗语的来由。问题在于选准折腾的地方却是门真学问,那绝不是算卦能算出来的。这种地方到“大师”们嘴里就变了滋味,被称为你命中注定的“福地”,你躺在那里,天上的老鸹拉泡屎,落到你嘴里也会变成“奶酪”的。对于曹操来说,这个可称为“福地”之处就是豫州。自初涉军旅,便在豫州的颍川爆了头彩,讨董卓汴水全军覆没,是豫州谯国的子弟兵让他东山再起;乍肥之后,便又在豫州追得袁术闻风而逃;现在曹操又提大军进入了豫州陈国,是否运气仍然眷顾?五行循环,生生相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