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国在诸多方面均处于劣势,为何诸葛亮还要坚持北伐

来源:欲求难求 2018-11-18 00:08:39

诸葛亮心思缜密,一生算无遗策,但他始终抱着缺憾去世了。他生前最大的愿望便是克复中原,兴复汉室,所以他六出祁山,远征北伐。其实,诸葛亮心里跟明镜一样,他知道发动北伐不合时宜,更不顺应人心,注定会以失败收场。但让人疑惑的是,一个如此远见卓识,雄才大略的军事家为何会有如此的执着,即使屡战屡败,也依然毫不动摇,甚至在自己弥留之际,仍不死心,让姜维继续坚定不移地执行北伐路线?

那么为何北伐战争注定失败?第一、蜀魏两国实力相距悬殊。第二、深入敌国腹地,粮草物资难以维系。第三、兴复汉室的口号已经时过境迁,而且大规模地发动北伐战争劳民伤财,已经与蜀国百姓的初衷背道而驰。第四、蜀国后主昏聩无能,不分奸佞,致使小人当道,内政紊乱,缺乏稳固的后方。第五、益州四面环山,交通阻塞,不利于对外扩张,是自守之土,绝非进取之地。古人打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而如今三者未得,必然无果。审时度势,运筹帷幄如他这般,岂会看不破,为何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首先,他是感念刘备的知遇之恩,想帮其完成遗愿。他本是乡野村夫,隐居避世,而刘备却多次屈尊造访,恭谦有礼,向他咨询家国大事。刘备在临终前,更是对他委以重任,信任有加。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主公的礼遇和尊重,他感怀于心,必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所以,自他临危受命以来,夙兴夜寐,殚精竭虑,始终以克复中原、兴复汉室为己任,坚定不移地执行北伐战略。只要是涉及蜀国的军国政务,事无巨细,他都亲自过问。他心中一直忧虑着蜀国的未来该何去何从,曾未有丝毫的懈怠,终于积劳成疾,油尽灯枯。

其次,他是为了拖延魏国的发展,以求自保。中原地区由于连年征战,民生凋敝,而益州和扬州偏居一隅,受战争的影响小,经济和政治相对稳定,所以魏、蜀、吴才能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他是一个很有远见的政治家,知道魏国占据了最为肥沃的平原地区,又在民生政策上推行水利、屯田等措施,社会生产力得到了极大的恢复,国家实力日渐强盛,这种三足而立的平衡正在慢慢地被打破。若蜀地一味地采取消极防守,安之一隅,那么被魏国吞并也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他并没有选择坐以待毙,而是选择以攻为守。其目的就是要通过军事骚扰,使魏国不能安心发展。而且,如果北伐顺利,一步步侵占雍州、凉州一带,便可以获得秦川骏马,组织骑兵,在作战时便能获得更大的迂回空间;若北伐失利,也可以凭借蜀地天险据守,古语有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剑阁之守,夔门之险无疑是一道天然的屏障,为蜀军抽身而退提供了保障。所以,从战略上看,北伐进可攻,退可守,不失为一个良策。虽最终未能成功,但对曹魏形成了一种震慑,还消耗了魏国实力,维持了三分天下的平衡局面。

再次,蜀汉的士族们已经渐渐接受了曹魏代汉的合法性,不再关心能否兴复汉室天下。曹魏政权自建立以来,在官员的选拔上采用了九品官人法,打击了门阀贵族,对士族的形成和巩固起到了重要作用。而蜀国对士族、豪强在政治上打压,在经济上盘剥,令人心寒,他们更期待得到同曹魏那般的待遇。所以,他必须通过不断的北伐来坚持汉朝的正统,压制地方的反对势力。

最后,北伐也是为了转移矛盾,维护国内政权的稳定。蜀汉的政权主要分为三大派系,第一阶级主要是以刘备,诸葛亮为代表的荆州集团;第二阶级主要是以李严为代表的益州集团;第三阶级是以谯周为代表的蜀地本土集团。在蜀国,主要由荆州集团执掌军政大权,一方面拉拢益州集团,一方面又压制益州集团的势力,而蜀地集团处于最底层,一直受到排挤和打压。蜀汉刚建立以来,三者的矛盾并不明显。但在关羽大意失荆州,刘备夷陵惨败后,荆州集团的权力便受到了挑战,三方的矛盾逐渐激化。

蜀汉三大利益集团的平衡被打破,已经成为政权不稳的主要矛盾。为了不让蜀国在长年累月、日渐激化的矛盾中自我瓦解,他只有将难以解决的国内矛盾转移为讨伐曹魏的外部矛盾。只有这样,三大集团才会一致对外,再无暇顾及相互之间的斗争。而且,一旦攻下雍州、凉州一带,蜀国便有了逐鹿中原的机会,到时候内部矛盾自会迎刃而解。所以,北伐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一旦放弃,蜀国必会因日益激化的内部矛盾分崩离析。

历史上对诸葛亮坚持北伐的举措口诛笔伐,认为他此举穷兵黩武,劳民伤财,自不量力,无异于飞蛾补火,自取灭亡。但他有自己的苦衷和考量,他一生为了蜀汉呕心沥血,为了理想披星戴月,坚持北伐正是他忠于国家,忠于理想的真实写照。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虽然曹魏灭蜀是大势所趋,但他始终不肯低头服输,不愿坐以待毙。每个人都是自己命运的建筑师,他选择主动出击是一种态度,此举让蜀汉这片仅有一州之地的小国展现出了一方霸国的姿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