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焕然一新的队伍,王治心中自豪感油然而生

来源:渴望都握在手上 2018-11-17 17:11:06

“全体都有,出发”!看着焕然一新的队伍,王治心中自豪感油然而生。距离比斗,已经过去四个月了,当初可是不少人的腿或者胳膊,都断了,侯君集可没留手,也不会留手。王治也暗暗庆幸,都是拳脚相向的,没有动用兵器,不然,死伤肯定惨重啊,不像现在,所有人都康复了,即使是伤筋动骨一百天,也都好了。比斗可是公开的,情形如何,大家伙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王治险些获胜的消息也不胫而走,这让王治这个新贵,也渐渐地在长安城抬起头来,毕竟诺大的长安城里,勛贵多如牛毛,虽然夸张了点,但是,你在大街上遇到一个纨绔,也许就是某个勛贵家的子弟,却是一点也不夸张。能够在众多的勛贵中崭露头角,也让王治得到了相应的尊重。虽然有不少人认为,王治能够如此表现,是因为,程咬金等几家援助的结果,不过相近的几家都是知道的,也包括李二。“李二陛下这到底是啥意思啊”!王治瞅着断鸿交给自己的圣旨,可谓是丈二摸不着头脑,因为圣旨说就一句话:“着李逵及其二百手下,调归王治管辖”。王治唯一能够猜到的就是,跟自己的训练有关,毕竟,李逵以及那二百手下,可是豫章让跟在自己训练的。

豫章那边自然是不用管,李逵走了,自然是会有别人来补充,公主府的守卫,是不会有失的。经过上次的事情,家将们的水平,可谓是突飞猛进,不过王治感觉,血性还是差了点,毕竟没有真正战斗过。而王治这次就是准备让队伍见见血的,没有机会在边疆洗礼,王治打算去寻找机会,貌似,剿匪就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大唐开国已经近二十年了,天下平定,百姓渐渐安康,可是,毕竟之前的战乱持续很久,波及太广,很多的大山里,依旧有很多的盗匪,为非作歹。让王治没想到的是,就是在跟前来传旨的断鸿提了几句几句,过了没几天,李二竟然还给了批示,一个字,准。只要是不祸害百姓,怎么做都行,这是断鸿给的解释。虽然王治很是糊涂,李二这是要干嘛,但是,既然有了这个批示,那就一切ok啊,管他呢,这也是简直需要的啊。经过四个月的努力,刘老汉带领的百多个工匠,终于有了不错的成绩,最起码的是,现在包括李逵在内的二百六十名人员,一人一身盔甲,当然,也包括王治自己。原本刘老汉想制作明光铠的,却是被王治给拒绝了,就那个骚包的模样,谁喜欢,明晃晃的,招靶还差不多。王治可不希望,在战场上,自己这些人被射成刺猬,是以,把所以的铠甲,都变成了黑色,包括自己这个主帅的,没有什么诧异的地方。

每个人除了标准装备外,还配备了手弩,王治希望自己的手下,以后打仗,能够远程消灭的,绝对不肉搏,性命是第一位的。王治这次选择的地方,是东面隔了三个县的一个叫鸡鸣山的地方,据说这里从隋朝末年的时候,就有强人占据于此,虽然人数不多,只是区区五十人,可是,就是剿不灭。有人说县衙里有强人盗匪的眼线,每次衙役出行的时候,还没有到山脚下,就被发现了。而且,去鸡鸣山的道路,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两边都是浓密的树林,完全没有道路,灌木丛生,稍不注意,就容易迷路,在走失了好几名采药人以后,就没有人愿意钻树林子了,况且,山里的野兽可是不少。可是,通往鸡鸣山的羊肠小道旁边,有一处断崖,盗匪常年都有人驻守于此,易守难攻,县衙失败了好几次,损失了不少的衙役以后,上报以后,就不做打算了,等着上面来处理。“年轻人,不要再往前面走了,看见那处断崖了吗,上面还有个茅草屋的那个,再往后,就是鸡鸣山盗匪的老窝了,这里算是前哨站,万一闯进去,你就麻烦了”。王治扮作一个富家公子,带着几个随从,向一位采药老人问路。“哦,真的假的,这天下太平了,怎么还有土匪啊,谢谢老丈了,我等这就离去”。

王治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带着薛仁贵几人,急匆匆的转身离去,甚至是跑着离开的。现在情况不明,王治可不敢胡乱相信别人,万一那个药农,是跟土匪有联系的呢。王治是悄悄地来的,连衙门都没通知,是以,准备先侦查清楚了,然后在动手不迟。“李逵,你哪里怎么样,有什么收获没有”?分头行动,王治去观察的是断崖处,李逵则是尝试,看看有没有别的路,可以通过。“侯爷,恐怕不行,这里的树林实在是太密集了,人想通过会很难,如果是几个人还好说,可是,咱们可是二百多号人呢,而且,我听说,那些土匪,可是禁止附近的村民,在这里伐木的,就是怕破坏了这个屏障”。李逵无奈的说,手下人分散开来,可惜,没有找到任何的捷径。“算了,慢慢来,咱们不着急,让兄弟们都安分点,别漏了马脚,而且,多打听关于土匪的事情”。为了安全起见,王治把队伍都分散开来,而且,一人发了一贯钱,作为活动资金。“师父,我打听到,这鸡鸣山的强人头领具体叫什么,没人清楚,只是有个响亮的外号,人熊,因为长得高大威猛,力气极大,还会一些武艺而得名”。“这人熊最是喜欢黄货和美女,每次经过鸡鸣山的商队,都会被他洗劫,久而久之,走这里的商队就少了很多”。

薛仁贵则是守在断崖不远处的路上,专门等着土匪出来,毕竟鸡鸣山不是与世隔绝的地方,总要有人出来采购物资的,而薛仁贵,抓到的就是这样的两个人,还没有严刑逼供,就把山里的情况,交代了个清清楚楚。“仁贵,你去准备一下”。“师父,你的意思是,咱们扮作富商,引人熊上钩”?李逵和薛仁贵,说什么也不让王治做商队的领队,太具有危险性了。为了减少伤亡,王治还是决定,一部分人混进去,最容易的就是,扮作一只商队,引人熊来抢劫,这些人就顺理成章的被劫进山寨里面去了。因为打听到,人熊最近在抢劫的时候,不杀人了,而是劫掠,听一位逃回来的人说,是在扩建山寨,这也是王治放心的原因之一。为了更具有欺骗性,王治还从附近县城宜春院招来两名姑娘扮作女眷,原本这两位是不同意的,不过,在说了事后给予其赎身的时候,就决定赌一把了,毕竟,女人被卖进了宜春院,就很难在出来了,除非是遇到非常喜欢的人,个够给自己赎身。最终还是李逵作为了商队的首领,带着一些黄货和贵重的物品,按着既定的路线,大摇大摆的从鸡鸣山附近路过。“师父,你说,这人熊不会发现什么端倪了吧,怎么还没来,再不来的话,李大哥都快过去鸡鸣山的地界了”。王治带着剩下人的人,潜伏在四周的山林,以及山上,过去四个月,王治可是专门教授过潜伏,伪装的,是以,大部分人做的还不错。

“哇哈哈哈,好一个大肥羊,小子,小子,把东西留下,你可以滚蛋了”。忽然一阵马蹄声传来,却是断崖后面奔出五骑出来,为首的一人十分的高大威猛,手持一柄沉重的狼牙棒,甚是凶恶。剩下几人,倒也不差,有的持斧头,有的持长矛,有的是横刀,只有一个书生模样的人,骑在最后。在五骑后面,又呼呼啦啦的跟着出来三十多个人,这些人倒是杂乱无章的很,手持什么兵器的都有,可谓是五花八门。“这位大王,给俺留一半可不可以,如果都交给你,我家主人会打死我的”。李逵一副胆小如鼠的模样,吓得脸都白了。“哈哈哈哈,你要不交,我现在就打死你,嘿嘿,还有女眷啊,不错,不错,猴子,咱们有多久没有抢女人回去了”。人熊一看还有一辆粉色马车,很经验的就知道,里面有女人。李逵的一行人,全部都蹲在地上,双手抱头,人熊策马前到马车前,掀开一看,果然是两位娇滴滴的美人儿。“哈啊哈,我人熊今天赚到了,还是两位呢,等我满足了,也让你们也乐呵乐呵”。人熊一句话,就让后面跟着来的一众土匪狂声大笑,马车里的两女,则是吓得花容失色。虽然事前答应好了,可是,两个女人还是吓坏了,是真的吓怕了,瘫软在马车上。“一个个的护卫,倒是壮实,要是半月前就好了,可惜啊,我的寨子建完了,用不着你们了,哈哈”。

人熊瞅着这队人,惋惜的说。“师父,不对啊,情况有变”。薛仁贵和王治,隐藏的比较近,是以,人熊的神色都看得清清楚楚,别别提他的大嗓门了。人熊的寨子,一共就五六十号人,而且,还不全是壮汉,寨子里还有一些妇孺,账房之类的,去除这些,还能够出动三十多人,就算不上倾巢而出,也差不多了。王治当然明白薛仁贵的意思啊,这人熊都倾巢而出了,还费劲混进去干嘛,把这些人消灭了,寨子里的人就无惧了。“嘟嘟嘟”!王治挥挥手,薛仁贵立即吹响了哨子,这是事前制定好的暗号,吹哨就是总攻击。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王治倒是很想搞出来这个拉风的东西啊,想想就牛b啊,一支穿云箭,啪的一声,直入云霄,瞬间炸响,响彻四周,千军万马,马蹄蹋蹋,风云齐聚,一肖质敌。可惜啊,那只是电影电视剧里面的情节,在这个火药还在探索的时代,穿云箭就别想了,钻天锥都没有一个。王治有时候在想,是不是要把火药弄出来了,不然,很多东西都不方便呢。不过这哨子都是不难制,而且声音响亮,操作简单使用,王治直接做了十个,每二十人一个,用来联络之用。原本唯唯诺诺的李逵,瞬间从身后抽出来两把匕首,直接放翻了最近的两个土匪。跟着李逵扮作商队的十几人,也纷纷从马车底部,取出兵器,如下山猛虎般,扑向人熊一伙。“靠,我日xxxx”。人熊差点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画风不对吧,怎么柔弱的鹌鹑,瞬间变成了猛虎?“兄弟们,中计了,风紧,扯呼”!

人熊瞬间明白过来,大吼一声,调转马头,就要朝寨子的方向冲去,只要过了断崖,就安全了。人熊不断的咒骂,该死的,到现在竟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看样子不像是县衙的衙役。人熊有点后悔了,看到了黄货和美女,就忘乎所以了,原本紧密的排查,也忘了吩咐了。“啪”!人熊已经来不及后悔了,因为,一只利箭,直接射进了胯下骏马的大腿上,骏马刺痛之下,直接跪倒在地,而上面的人熊,直接被摔出去好几米远。就在人熊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有十几把横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王治可是把这二百多人,直接全部压上去的,要是打不赢,就可以去跳黄河了。战斗进行的很快,往往都是好几个人,压着土匪打,根本就毫无悬念,没有一个跑得掉的,除了十几个被当场格杀以外,其余的全部活捉。“李逵,怎么样,咱们的人,有多少受伤的”。

王治急切的问,自己的人不多,可要珍惜再珍惜。“禀侯爷,咱们的人,有一人重伤,三十人轻伤”。李逵弯着腰,说话都有点支支吾吾的,说实话,他自己统计的时候,都被羞燥到了,二百多人打三十多人土匪,全副武装的还会伤的这么多?“怎么会有这么多受伤的,还有一个重伤的”?王治皱眉,果然啊,平常训练的时候,看起来还不错,可,毕竟那不是实战,而且,队伍没有见过血,,水分很大。“其实,大部分的人受伤,都是紧张慌张导致来的,还有两个,都是自己人误伤的,好在都不严重”。李逵开始安排受伤的人开始包扎,想想自己第一次战斗的时候,那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是以,责怪的话,没有说出口,又咽了回去。王治暗叹一声,没有说话,路还长着呢。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