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不表扬我就算了,至于这么毁我嘛

来源:小猪娱乐世界 2018-11-16 11:16:09

此时是烈日当头,天热得跟下火似的,别说动了,就是坐那不动都是四脖子汗流,两名警察同志虽然穿着夏装,可也是满头满脸的汗,刚喊米子轩的是这片的片警老王,米子轩这一答应,本是想擦擦额头上滑落汗的老王这伸出来的手可就悬在了半空中,皱着眉头看着米子轩用一种不敢置信的语气道:“你就米子轩?”黄凌云反应过来了,先是把儿子拉到身后,双手作揖哀求道:“警察同志我儿子年纪小不懂事,你们可千万别抓他啊。”米大勇仰起头长长叹口气,真是家门不幸,生出这么个孽种,他心里窝火,憋屈,连连摇头,一咬牙一跺脚便喊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兔崽子既然犯了事,警察同志甭客气,人带走,我米大勇只当没生过这儿子。”旁边的黄大爷知道米大勇这说的是气话,赶紧扯了他一把训斥道:“我说你小子怎么回事?

说的这都什么混蛋话?小米子……”说到这看了一眼满脸不在乎的米子轩,是直嘬牙花子,这小子打小就招猫递狗的惹人嫌,大了吧也没好那去,不好好上学,整天惹事生非,今天跟那个干架,明偷了钱跑去网吧胡造,一点不心疼父母。黄大爷想说点米子轩的优点,可真是半分都想不到,最后只能脸直抽抽的道:“到底是个孩子,犯了错该教育、教育,该……”说到这黄大爷看到院里呼啦啦进来七八号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得,不用想,肯定是苦主找上门来了,他立刻道:“对方来了,大勇你给人陪个不是,好好认错,这事看看能不能私了,你总不能看着小米子去蹲大狱吧?”米子轩急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怎么就要蹲大狱去了?

我干什么了我?我今天救了两条人命,你们不表扬我就算了,至于这么毁我嘛?米子轩刚要说话,他老娘就一扯他,生怕她这宝贝儿子犯浑,非但不给人家认错,还要打人家,这事他可不是没干过!黄凌云立马就要弯腰给对面那七八个人鞠躬,让他们消消气,可就在这时四梅子道:“警察同志他到底犯什么事了?他到底是个孩子,能不能从轻发落?”四梅子这话看似是为米子轩求情,可脸上的表情,以及说话的语气就表达出四个字——幸灾乐祸。梁纤雨是跟米子轩从小玩到大的,知道眼前那家伙老惹事,学习还不好,非常不受左邻右舍的待见,但他人真的不坏,从她上初中开始这么多年米子轩没少为她打架,好几次都被堵自己要跟自己谈朋友的那些痞子打得头破血流,回家他还不说为什么打架,结果就又被他爸好个打。今天看到米子轩惹了大祸,把警察都招来了,梁纤雨立刻急了,拉了她爸一把急道:“爸你到是帮小米子说说话啊?

你不是在派出所有认识人嘛?你就帮他一把行不行,我求你了!”老梁撇着大嘴道:“帮他求情?我今天帮了,明天他还得出去惹事去,这小子啊早晚得把自己折腾大狱里去,这次我不管,得让他长长教训,不然啊,他以后非得去杀人放火不可。”米大勇气得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老梁的话更是火上浇油,字字跟刀似的,一下下往他心窝里捅,米大勇是又气又怒,但还不得不低下头来去求老梁,正如黄大爷所说,自己那混账儿子到底是亲生的,他如何忍心看着他被抓起来?米大勇知道自己一张嘴,肯定要被老梁奚落,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简直是莫大的羞辱,但为了儿子,他却不得不这么做,米大勇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下气的对老梁道:“老梁看在大家都是几十年老邻居、老街坊的面子上,你就帮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说说话,行吗?”老梁一撇嘴阴阳怪气道:“大勇你那儿子就是让你们两口子给惯坏了,你说他这些年惹多少事了?

米大勇眼泪差点没落下来,他也是七尺的汉子,如何想这么低声下气的去求人,但不求不行啊,他只能继续哀求老梁,米子轩不干了,立刻喊道:“爸你求他干嘛?我又没惹事,我……”米大勇怒吼着打断米子轩的话道:“你特么的给老子闭嘴。”就在这时候人群中走出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噗通”一声就给米子轩跪下了,这一幕把所有人都吓傻了,也包括米子轩。他急道:“您这是干嘛?快起来。”说完就去伸手拉老太太。老太太死命的不起来,拉着米子轩的手哭喊道:“我谢谢您,今天要不是您,我那儿子就没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我给您磕头,磕头。”这老太太是上午米子轩救那气胸患者的老母亲。当时简世明就一个意思不交费,没有家属签手术同意书就不给做手术,这等于是给那男子判了死刑,那是气胸啊,几分钟内就能要了人的命。患病的男子虽然很痛苦,但神志还是清楚的,所以他很清楚要不是米子轩,今天他这命就交代了,他母亲听到这情况后说什么也要来感谢米子轩,但没人知道米子轩的地址,就知道叫什么,老太太便找到了派出所,让民警帮她找到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老太太这话一落,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也“噗通”一声给米子轩跪下了,这是那名急性喉梗阻患者的丈夫,同样知道当时在银行要不是米子轩,他老婆今天这命就没了。

男子哽咽道:“小代夫谢谢您救我家那口子一命啊,今天在银行要不是你,她……她……”男子说到这是说不下去,想想都后怕啊,早上起来还跟他说话那,中午人就没了,他不敢想了。米子轩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大中午的来找自己竟然是要感谢自己,一下也愣了,不光他愣了,周围的人也都愣了,四梅子张开的那张嘴大得能塞进倆大鹅蛋去。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米子轩,一副活见鬼的样子,这小子救了两条人命?这……这怎么可能?对,对,我一定是眼睛花了,想到这四梅子死命的揉自己眼睛,可眼前还是两个人拉着米子轩感谢个不停。老梁刚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他也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嘴长得太大,燃烧的烟立刻掉了下来,落到他穿着拖鞋的脚上他都没感觉到疼,实在是今天这一幕太让他难以置信了,米子轩这不学无术整天就知道打架、闹事糟蹋钱的混蛋小子能救人?还是一天救了两个,这特么的不可能。黄大爷又开始嘬牙花子,直接把假牙都给嘬到嘴里含着都没感觉到,今天发生的事对于黄大爷来说太特么的惊悚了,米子轩竟然能救人?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梁纤雨开始也是不敢信,但很快俏美的小脸上就满是欣喜与兴奋,米子轩这家伙终于干了件人事,在看他那普普通通的相貌,梁纤雨突然发现他似乎比以前帅多了。米大勇艰难的咽下去一口口水,指着自己的儿子对老太太跟男子道:“你们确定是他救了人?你们没……没搞错?”老太太看了一眼光着个棒子,一脸痞气,还站没站相的米子轩,心说肯定是错不了,县里大大小小的医生加一块,也找不出这么个不像医生的玩意来,于是赶紧道:“错不了,就是他。”说到这老太太冲自己孙子喊道:“柱子把锦旗拿来。”那男子也喊跟自己来的朋友同样拿出了一面锦旗。左边那锦旗上书“德艺双馨,妙手回春”八个字,右边的锦旗是“救死扶生,恩重如山”八个字,两幅锦旗左边是患者跟家属的名字以及日期,右边的内容都一样——赠:米子轩医生!黄凌云看到这两幅锦旗后突然“哇”的一声痛哭起来,小二十年了,从来都是别人找上门来告状,说她那不争气的儿子干了什么混账事,可今天竟然有人找上门来又是下跪、又是送锦旗的感谢自己的儿子,这样的一幕黄凌云做梦都不敢想啊。老太太跟男子以及他们的亲人又是对米子轩千恩万谢一翻这才离开,民警老王看米子轩的眼神还是怪怪的,这小子也太特么的年轻了吧?真有那本事治病救人?

可他也不能不信,家属都找上门来了,还能有假不成?米子轩拿着锦旗侧过头看着四梅子嘿嘿坏笑道:“我说四姨你还不拿户口本跟身份证追上警察同志去把姓给改了去?别改错了,我妈姓黄。”这话一出口,四梅子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的,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今天这人算是丢到姥姥家了,她实在没脸在待在这,调头就跑,米子轩很气人的喊道:“我这四姨比爷们还爷们,一口吐沫一个钉,你们看这就着急改姓去了,以后我啊不能喊她四姨了,我得喊她姐,黄姐。米子轩最后这句话说得可太缺德了,等同于是在骂四梅子是她妈的闺女,以后四梅子在见她妈得喊好听的,连带着他也水涨船高,从喊四梅子四姨直接喊姐了。梁纤雨一翻白眼道:“米子轩你别胡说八道。”米子轩拿着两面锦旗就要往梁纤雨身边凑合,周围不是大妈就是大爷,一身的臭汗味,那有小美女梁纤雨身上的香味好闻?可他刚走出去一步米大勇突然喊道:“去,进屋给我拿钉子跟锤子来。”米子轩吓坏了,以为自己老子气糊涂了,还以为他惹事了,要把他定墙上去,赶紧道:“爸我没惹……”“事”字不等出口,米子轩就挨了一脚,米大勇怒吼道:“赶紧的,别特么的让老子废话。”此时米大勇五官扭成一团,要多狰狞可怖就有多狰狞可怖,一张脸紫红、紫红的,太吓人了。黄凌云看出丈夫这不是要把儿子定墙上去,而是有他的用意,他这幅吓人的表情,也是高兴坏了,赶紧推了一把儿子道:“去,没事。”米子轩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进了屋,找到他老子要的东西往他手里一塞,下一秒立刻迈步就跑,躲在大门口探头探脑的,大有他老子要是发疯把他定墙上或者门上他立马拔腿就跑的架势。

米大勇一手拎着锥子,一手拿着钉子气势汹汹的来到自家门前,“框框、框框”四声闷响,他就把钉子丁在了门两则的位置上。米大勇侧过头吼道:“兔崽子滚过来,把锦旗给老子挂上。”今天米大勇确实是高兴坏了,他那一向不招调、整天给他惹事生非的混账儿子今天终于给他长回脸,让他终于可以在邻居面前挺直了脊梁理直气壮的说——我儿子有出息,这一天米大勇等得太久、太久了,他甚至认为一直到自己蹬腿咽气的那天也看不到儿子争气的那一天了,幸福来得太突然,米大勇感觉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米子轩看自己老子没有把自己定在墙上暴晒的意思算是放心了,一溜烟的跑回来,手脚麻利的把锦旗挂好,米大勇后退两步看着这两面红得刺眼的锦旗眼圈一下就红了,他这七尺的汉子从没让老婆孩子看过他落泪,但是在今天,他忍不住了,眼泪顷刻间就下来了。米大勇也不擦,哈哈的在那大笑,黄凌云在一边看得也是只落眼泪,米子轩看到父母这样,很是心酸,也是眼泪转眼圈,自己以前太特么的不争气了,才让父母在亲戚朋友街坊面前抬不起头来,憋屈了小半辈子,今天让父母扬眉吐气只是开始,以后必须让他们为自己骄傲、自豪,过好日子,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米子轩一感动就冲动了,跑进屋拿出他那没存的一万块钱递到他老子手上道:“爸这是他们刚给我的一点心意,我不收都不行。”编瞎话米子轩一个顶俩,是张嘴就来。米大勇看着手里的一万块钱,擦擦眼泪,呼出一口气道:“这钱你拿着,但就这一次,你是当大夫的,治病救人是你该干的,以后不许要这钱,不然老子打断你的狗腿。”米大勇说完立刻转身对还在院子里的街坊邻居喊道:“今中午德胜楼,我老米请客,有一个算一个,都得去,谁不去,谁就不是不给我米大勇面子。”说到这米大勇侧头向四梅子家的方向看去,立刻扯开了嗓子喊道:“我说他四姨赶紧的出来,咱们德胜楼吃饭去。”四梅子那好意思出来?

躲在家里装鸵鸟,只当没听到米大勇的话。米大勇笑笑没在喊,又对老梁道:“老梁今天咱哥俩不醉不归。”说到这伸手一指米子轩手里的钱道:“今你大侄子请客,这面不能不给。”老梁这个尴尬,此时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骂道:“臭显呗什么?你那缺德儿子不就救倆人嘛?有什么了不起!”可嘴上说的却是:“我大侄子有出息了,这饭得吃,酒得喝!”说到这老梁冲着其他街坊邻居用一种理直气壮的语气道:“诸位我老梁别的本事没有,但这看人还是很准的,怎么样?小米子小时候我就说他有出息,现在怎么着?一天救两条人命,以后还能了得?以后肯定是北京的大专家、大教授,大勇两口子就等着享福吧。”黄大爷“哼”了一声,不屑的小声嘀咕道:“什么东西,小米子小时后你一百八十个瞧不上他,连他去你家找找你闺女玩都不让,你能说他以后有出息?说这话亏心不亏心?我看你啊,就是贪德胜楼的四碟八碗,还有那口猫尿。”米大勇知道老梁说这话太违心,可就是感觉心里舒服,太舒服了,他又扯着嗓子冲妻子道:“黄凌云给你们家人打电话,有一个算一个,来德胜楼,你告诉他们,谁不来,我米大勇就堵谁家门口骂街去。”说到这他自顾掏出他那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老手机开始通知他这边的亲戚,整个院子就属他米大勇声大。二十多分钟后院子里十几口子就要出发,米大勇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跟在他后边的人自然也都停下,就看米大勇往自家门前的两面锦旗扫了一眼,一挥手道:“去,把锦旗给老子摘下来,拿德胜楼去,今天也让你那些舅啊、姨啊、姨夫啊见识见识。”米子轩感觉拎着两面锦旗招摇过市这事太特么的傻了,他磨磨唧唧的不想去,但最后米大勇一脚踢过去,米子轩也只能很郁闷的把两面锦旗摘了下来。十几口子人浩浩荡荡的便向德胜楼进发,一路上米大勇腰板挺得笔直,跟他儿子一个德行,开始用鼻孔看人,牛得一塌糊涂。

到了德胜楼这人可就更多了,米子轩的七大姑、八大姨是全到了,米大勇上来二话不说,让米子轩一手举着一面锦旗站门口让他那些舅、舅妈、姨、姨夫、姑、姑父瞻仰。这么二百五的事米子轩当然不乐意,但也不敢不按照他老子说的做,不然天知道他老子会不会打断他的狗腿,只能长吁短叹的举着锦旗往那一站。丢人,太特么的丢人了,米子轩想到和立马把锦旗举得高一些把自己脸给档上了。米大勇立刻咆哮道:“兔崽子你把脸档上干什么?没脸见人是怎么的?给我放下来点。”米子轩仰天长叹道:“爸咱能不干这二百五的事不?”很快用于婚宴的大厅里就是一阵鸡飞狗跳。……米子轩那些个七大姑八大姨也都瞧不上他,没办法,谁让他以前整天不干正事,不是招猫递狗,就是打架闹事,还偷自己家钱,今天米子轩算是把他这些七大姑八大姨全给镇住了,一天救两条人命啊,人都找上家门又是磕头又是送锦旗的感谢的,这小子脑袋开窍了?浪子回头了?以前米大勇看自己儿子就费劲,都不乐意跟他一个桌吃饭,可今天却是一反常态的让他坐在自己身边,不停的拿儿子救人的壮举说事,就好像米子轩救人的时候他就在跟前目睹了全过程一般。米大勇忙着跟亲戚朋友吹牛,高兴得一塌糊涂,他感觉自己结婚那天也没今天这么高兴过,这一高兴酒难免就多喝几杯,在加上今天他请客,大家怎么也得顺着他说,好好夸夸从来都被他称之为兔崽子的儿子米子轩。众人这么一夸,老米喝得可就更多了,最后喝的是酩酊大醉、人事不省。黄凌云走过来道:“你看着你爸,把钱给我,我去把账给结了。”米子轩也没多想,直接就把那一万块给自己母亲了,他扛着自己老子回了家,洗把脸后看看差不多要到上班点了,便找到母亲道:“妈你把钱给我啊。”黄凌云抿了一口水看着电视道:“什么钱?”米子轩急了,这一万块钱他还想拿着晚上去县里唯一的一家小酒吧泡妞那,赶紧道:“就吃饭那会我给你那一万块钱。”黄凌云目不斜视的看着电视,先是“哦”了一声,随即掏掏兜抓出一把零钱来,从里边抽出一张十块的往茶几上一放道:“喏,省着点花。”米子轩欲哭无泪道:“妈我给你的是一万,吃饭能花多少啊?你咋就给我十块?

黄凌云立刻瞪了一眼儿子道:“你个败家玩意,那钱你还想拿着祸害去?长点心你给我,那钱妈帮你存着,以后给你说媳妇用。”米子轩这次是真哭了,哽咽道:“妈不带你这样的,小时候压岁钱你就说帮我存着,这钱你还帮我存着,不带你这样的,那钱我有用。”黄凌云一瞪眼呵斥道:“你有屁的用,赶紧滚蛋,别在老娘面前碍眼,这十块要不要?不要我拿走了。”米子轩“嗖”的就把那十块钱抢到手里,下手在慢点,这十块都没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