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干盗书》曹操真的中计了吗?事实的真相让人更加佩服曹操

来源:忆古通今 2018-11-14 15:26:43

《蒋干盗书》曹操真的中计了吗?事实的真相让人更加佩服曹操

大家好,大家对于三十六计已经是非常熟悉了,三十六计,计计为谋,计计为营,创计之人实乃聪慧。令这三十六计竟能与圣赞的孙子兵法。曹操在平定河北时,有两次使用“隔岸观火”的计谋,都以小的代价换取了大的胜利,颇被后人所重视。

曹操第一次“隔岸观火”,是在演义第三十二回中。袁绍在仓亭再次战败后,他心情抑郁,不久便得病身亡。临死前,袁绍立幼子袁尚为嗣,任大司马将军。曹操这时斗志正旺,亲率大军前来讨伐袁氏兄弟,企图一举平定河北。曹军以破竹之势攻占了黎阳,很快便兵临冀州城下。袁尚、 袁谭、袁熙、高干等带领四路人马合力死守,曹操连日攻打不下。曹操-一撤军,长子袁谭便同袁尚为争夺继承权大动干戈,互相残杀起来。袁谭打不过袁尚,便派人向曹操求救。曹操则乘机再次出兵北进,杀死袁谭,打败袁熙、袁尚,很快占领了河北。

曹操第二次“隔岸观火”,是在平定河北之后。当时,袁熙、袁尚被打败,进往证东投弃了公孙康。夏侯惊等人劝曹操道:“江东太守公孙康, 久不宾服。今袁熙、袁尚又往投之,必为后患。不如乘其未动,速往征之,辽东可得也。”曹操却笑着说:“不烦诸公虎威。数日之后,公孙康自送二袁之首至矣,”诸格皆不相信。没过几天,公孙康果然派人将袁熙和袁尚的首级送来了。众将大惊,仙服曹操料事如神。曹操乃大笑:“不出奉孝之料!”说着,便拿出了郭嘉临死前留给曹操的一封信。原来,袁绍在世之日,常有吞并辽东之心,公孙康对袁氏家族恨之人骨。这次袁氏二兄弟来投奔,公孙康就存心想除掉他们,但又恐曹操引军攻打辽东,想利用二人助一臂之力。所以,袁熙、袁尚二人来到辽东,公孙康并没有马上相见,而是派人迅速前去探听曹军的动静。当细作回报“曹公兵屯益州,并无下辽东之意”时,公孙康立即将袁熙、袁尚斩首,使曹操兵不血刃便达目的。

这两个小故事,在历史材料中都有记载。《三十六计新编》中是这样解释的:当敌方内部矛盾趋于激化,秩序混乱,我便静待它发生暴乱。敌方反目成仇,自相火并,我再乘机攻取。这就是以柔顺的手段,坐等愉快的结果。军事谋略学中包含着活的辩证法。根据敌方潜在而又发展着的矛盾冲突,先退让一一步,促其内部矛盾激化、达成以敌攻敌的目的,则可以退中求进。倘若乘胜恃强,一味进击,恰好可以促使正在分化的敌营个集团重新联合起来。所谓“急之则相救,缓之则相争”。真是颇有见地的思想。

蒋干这个书呆子,在《三国演义》中着墨并不多,然而,却是赤壁之战中不可缺少的角色。蒋于盗书这段故事世人尽知。作者在这个故事中,运用对比的手法,通过描写蒋干夸夸其谈、自作聪明的可笑伎俩,反衬出了周瑜多才多智、灵活善变的统帅才能。

从裴松之《三国志注》所引的《江表传》等史料来看,蒋干确实与周瑜是同乡。关于曹操请他去说降周瑜也属事实,但并不是在赤壁之战时,也没有盗书一事的记载。蒋干盗书,显然是作者为了加强赤壁之战中双方斗智斗谋的曲折复杂性而特意虚构的。从这一虚构的情节可以看出,罗贯中对于反间计颇有研究。

《孙子兵法。用间篇》中,曾提出过五种用间(因间、内间、反间、死间、生间)的方法。应当说,在这五种用间中,反间是最精彩、最能反映军事权谋的用间法术。《三十六计》关于“反间计”一计的解语说:“疑中生疑。比自内,不自失也。”即在欺骗敌人的手段中再布置- -层 “迷雾”,顺势利用敌垒内的间谍辅助我做工作,就可以有效地保全自己,争取胜利。

那么,如何才能利用敌方间谍为我效力呢?其方法是多种多样的。一般来说最主要的有两种,一种是通过金钱收买,使敌间变成“双重间谍”,这在近代战争史上,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使用颇多。在我国古代战争中,多是采用第二种方法,即采取就坡骑驴,将计就计的手段,让敌间为我所用。在真实的历史材料中,此类例子很多。比如,汉朝陈平使用反间计,曾迫使范增愤然离开项羽;唐朝高仁厚利用邛州叛将阡能的间谍进行反间,六天就平息了四川带的叛乱。

反间计,可以说是以军事信息为武器进行的一种情报战。据演义描写,周瑜在大战准备阶段,曾估计曹军从北方来,不习水战,是其一短。 可是,当他亲自乘船窥测教情时,发现曹军设置水寨,竞“深得水军之妙”。周瑜一问左右,才知曹营的水军头领原来是谙熟水战的荆州降将蔡瑁、张允。大凡以劣胜优,都需扬长击短;而要扬长击短,就须防敌变短为长。所以周瑜暗下决心,“吾必设计先除此二人,然后可以破曹”。

真是无巧不成书。正当周瑜绞尽脑汁设谋定策之际,蒋干这条鱼却主动上钩来了。周都督非等闲之辈,他一眼就看出了蒋干的来意: - .是说降,二是刺探军情。这后一个目的,正好是东吴传递假情报的机会。于是,周瑜顺水推舟,布置了一个“醉酒吐真言”的假象,并在帅案上放了一封伪造的蔡瑁、张允的降书。蒋干说降无望,自然对这一重大情报视为珍宝,不然又如何向曹公交差呢?人都有这样一种心理,大道来的消息,常会提出疑问,对于小道消息,反而坚信不疑;公开得到的情报,往往不以为然,秘密偷来的东西,却认为确实可信。正是这种心理,使反间计屡屡成功。

当然,周瑜这次使用反间计的成功,也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因为像伪造书信这样的假情报,瞒过蒋干还比较容易,但要瞒过老谋深算的曹操并非易事。然而事出有因,蔡瑁、张允这两位降将,在曹操的心目中本来就是“谄佞之徒”。曹操对这二人充满憎恶之感,只是因曹军不习水战,才暂时留用了二人。另外,再加上曹操早就疑心蔡瑁、张允怠慢水军训练,不够效力。因此一看蒋干盗来的书信,便当机立断,将蔡瑁、张允立刻处死。后来,虽然曹操很快意识到中了周郎的计策,但悔之已晚,为了照顾面子,只好将错就错,吃了个哑巴亏。在这里,演义所坚持的艺术的真实,是和历史的真实相统一的。

从演义的叙述来看,蔡瑁、张允的被杀,使曹操失去了得力的水军指挥,为周瑜扬长击短,以劣胜优创造了一个重要条件。这个故事启示我们:军事指挥员不但要精于用兵,而且也应善于用间。如果在今天,还有人认为用间是不仁义的事情,那真是迂腐之见。敌我斗争历来没有仁义道德可讲。-间成能抵数万兵。学会用间,无疑等于多了一只打击敌人的臂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