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禁止外卖进校园的高校,我们罗列了这样一份名单

来源:新京报 2018-11-13 16:38:55

这两天,闽江学院一场关于外卖和食堂的争论登上了热搜。

据新京报报道,闽江学院回应称,学校未明令禁止学生订外卖、吃外卖,但禁止外卖进入学校,学生也不能在宿舍和教室吃外卖。另外,有学生爆料称,有院系学生被要求签署“远离外卖”的承诺书。

规定一出,学校的食堂就挤爆了,该校一学生表示,学校食堂饭菜和座位严重不足,直到傍晚她才吃上今天第一顿饭。而外卖商家为了表示抗议,将几车打包好的外卖免费派发给过路学生。

外卖还是食堂?这是一个问题。高校中,外卖势力和食堂势力的拉锯似乎从未停止。对禁止外卖进校园的高校,我们罗列了这样一份名单:

据《北京青年报》2015年11月报道,当时北京已至少有8所高校禁止外卖进校园。北京科技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及北京理工大学也禁止外卖员骑电动车入校,外卖员送餐入校只能步行。

2016年7月以来,在高校云集的武汉地区,华中科技大学、华中农业大学、武汉理工大学、武汉体育学院等高校,都纷纷划立了“禁区”——限制外卖车辆进入公寓区。

2017年9月23日,根据中国新闻网报道,江西南昌理工学院对全校学生、校内所有食堂和食品经营店下发了一则通知,要求校内所有食堂及食品经营店,一律不得提供和使用一次性餐具、塑料袋等,并严禁外卖进校。

2017年11月,根据看看新闻报道,广西外国语学院以“安全、环保”的名义,直接发布通知,禁止学生叫外卖。

根据《武汉晚报》今年4月12日的报道,在武汉市《电动自行车交通秩序整治八条措施》出台后,武汉各高校也陆续着手制定《电动自行车安全管理办法》,考虑全面禁止外卖电动自行车、送快递的电动车自行车入校等措施。

根据《新快报》报道,暨大番禺校区在校门口立公告牌规定 “自2018年1月1日起,未经校区允许,严禁校外快餐食品等进校售卖,一经发现,将予以没收;若校内人员参与,将报相关部门处理。”一名自称是暨大番禺校区学生在微博上发帖,称校区保卫队在11日中午时分在校内抓外卖小哥,并扣留或没收外卖。

2018年10月17日,根据《绍兴晚报》报道,浙江树人大学(杨汛桥校区)要求学生,点外卖要登记,会扣学分、通报批评、影响入党和期末评优。

吃什么,怎么吃,本就是个人的选择,为何一些校方逐渐走向了外卖的对立面?

总结校方出面说明的几点原因,大概有“食堂的饭菜更卫生,外卖的安全没保证”、“希望学生走出宿舍,不做’宅男宅女’”、“外卖员在校内穿梭影响校园安全、管理困难”、“外卖垃圾堆积难处理”等。而上不了台面的,怕是还有保障食堂效益、职工岗位等原因。

而学生死守外卖阵地,“用指尖投票”的原因是什么呢?很难说是外卖哪里”好”,而更多是因为学校的食堂“不好”。

不好吃、品类少、人多队伍长、价格优势不大、不能“送货上门”……借着“互联网+”的东风,外卖就成了不少大学生的“掌上食堂”。

高校禁止外卖的出发点多半不坏,但这种“家长式思维”,似乎不太适合已经是成年人的大学生们了,当选择空间被压缩,自然容易产生逆反的情绪。而且,一禁了之、“一刀切”从来不是明智之举,改善自己的管理方式,求新求变,吸引学生重新走进食堂,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而简单粗暴的手段,拴不住学生们的心,也就更拴不住他们的胃。

君不见各大高校的美食纷纷排出风云榜,同济大肉、清华牌酸奶、西安交大的肉夹馍成为多少学子的集体记忆,有些高校食堂推出了外送服务,和外卖较着劲;有的高校更是在“双十一”后贴心地推出了“三元餐”,照顾吃土人士。

要不,那些和外卖斗得鸡飞狗跳的高校,明天在校园网上发布几张满20减5的优惠券试试?

□葛书润(大学生)

编辑 新吾 校对 陆爱英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