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战场上,没有一个活着,在这模糊的历史上留下清晰的一笔

来源:心里面的一种感觉 2018-11-11 12:20:05

“没想到最后居然会是这几个老家伙送我上路啊!这样也挺不错的啊!”望着城外的三个苍老身影感叹了两句,龙木回过头对着身后的守军说到“传我军令,大开四门全军出击。”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东明城,龙木也抽出了腰间的无名长剑飞出了城头。在龙木飞出之后,城头上的所有守军也都冲出了东明城,投入了这最后的一场战斗。率先冲出的青泷,瞬息之间来到了联军的阵前。不过面对着冲来的青泷,为首的三个苍老身影却没有动,因为他们的目标是青泷身后的龙木。而青泷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下他和三个老者动手是没有任何胜算的。所以他的目标也直接定在了三个老者身后的年轻一辈,而就在青泷越过三个老者的时候,四个年轻的身影也迅速冲出拦住了他的去路。

看着面前四个年轻身影,青泷不禁轻笑了出来,因外在这四个人里面有他见过的熟人。看着为首的慕容狂一脸愤愤的表情,青泷淡淡的一笑说道“慕容小儿今天叔叔我是来玩命的,我劝你们还是闪到一边的好啊!”“青泷少在这里套近乎,你是谁的叔叔啊?我告诉你,我今天同样也是来玩命的。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今天我们兄弟四人联手与你一战。你可敢应战啊?”就在慕容狂说完这些话想动手的时候,四个年轻的身影也来到了青泷的身边。随后他们其中为首的一人向前一步肃声说到“想跟陛下交手,你们还不够格。来来来我们几个,陪你们玩玩!”看着面前的四人慕容狂,狂笑一声说到“好好好,今天就让我们狂风巨浪灭了你们波澜壮阔。”

随后八个人并不多言,立刻就打在了一起。越过交战的八人,青泷一顺手中的残阳也来到了联军的面前。随着青泷手中一掐剑诀,阵阵雷电也出现在了残阳的剑身之上,在青泷的周身源气翻涌之时,在他得口中也轻轻的吐出了几个字。“闪龙崩雷击”随着这五个字出口,去青泷瞬间也冲入里敌阵之中。呼吸间穿过联军,在青泷的身后便出现了一丝雷电的痕迹。而就在众人发愣的功夫,在青泷身后的十几个联军也化作了一具具焦黑的尸体,从空中掉落到了地面之上。之后青泷摆动手中的残阳剑,继续杀入了联军之中。青泷在联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除了极少数的人之外,大部分人只能看到一丝雷电闪过,然后在他的身后就留下了数具焦黑的尸体。在斩杀了数十个无望境高手之后,青泷的目标也对准了联军之中无望境之上的成员。

一个‘闪龙’出现在最近的一个拂风境高手面前,青泷也面无表情的挥下了手中的残阳。看着面前青泷斩向自己的长剑,这个联军的拂风境高手突然有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就在这个联军的高手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闭眼等死的时候,一声兵器碰撞的声音也传入了他的耳朵。“当!”听到这声脆响,联军得高手也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清来人之后,联军高手也放下了心来。“多谢元帅搭救!”看了一眼一脸感激的部下,慕容云海迅速说到“快走,待我传军令。拂风境之下的人,去对付后面的守军”在死里逃生的联军高手代慕容云海去传军令的时候,青泷看着面前的慕容云海一笑说到“云海大哥,今天也许是我们最后一面了!大哥别留手,同样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唉!”看着青泷长叹一声,慕容云海无奈的说到“青泷,所有的对错就在今日做个了解”。

“呵呵!对错吗?”轻笑了一声,青泷抬头仰望着天空若有所思的说到“世间好像跟本就没有绝对的对错!所谓的对只不过是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而所谓的错,只不过是这些离面前的绊脚石。生死相搏,没有对的人和错的人,有的也只是各为其主的立场。最后更加没有赢的人和输的人,有的只是活着的人和死掉的人。活着的就是对,而死掉的就是错。虽然很残酷,但却很现实。你说我们之间是不是就是这样啊?云海大哥?”听完青泷的这些话,慕容云海亦是若有所思的说到“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把一切都看得那么透彻啊!这就是你收留逆神者的原因吗?”“呵呵!谁知道呢?动手!”言毕青泷便催动源气冲向了慕容云海。看着冲自己来的青泷,慕容云海也不多言,一摆手中的紫蛟钢鞭也冲向了青泷。随后一场巨大的爆炸,也已他们二人为中心爆发开来。

就在二人交手的同时,在战场的另一边一场更大的爆炸也爆发开来,此刻龙木和联军的三位老者也交手了。“杀!!!”在青泷与龙木开始与联军正式交手后,一阵撕破人心的喊杀声也响彻在了东明城外。顷刻之间因源气碰撞产生的剧烈爆炸也响彻在了东明城的上空,随后在东明城的外围依次形成了四个大小不一的战场。位于城头附近,东明帝国最后的守军与联军一千名瞬回境之上,佛风境之下的高手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进入了白刃战的状态。虽然联军在实力境界上要高过东明的守军,但是这上万名守军在这最后的战场上却爆发出了空前的战斗力。由于在东明只最后的守军之中,同样拥有数百名瞬回境之上的高手,联军的进攻一时间也被阻挡了下来。在进入战斗半个小时之后,城外的战场之上已经留下了尽千具的尸体。

不过对于修为达到瞬回境的高手来说,死亡并不等于就失去了战斗的能力。一时间只剩灵魂的东明守军,开始不惜燃烧自己的灵魂,对联军发动了疯狂的反击。此刻这些最后的东明守军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尽可能多的击杀联军的高手,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历史上留下一丝的痕迹。由于东明守军近乎疯狂的抵抗,联军的进攻一时间竟被压制了下来。无奈之下慕容云海也只好从围攻青泷的高手之中,分出了数人钱去进行支援。对于前去支援的联军高手,青泷并未出手阻止。因为他知道在今天这个战场上,东明的人没有一个会活着。此刻青泷跟所有人的想法一样,在这模糊的历史之上留下清晰的一笔。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青泷的对手由慕容云海一个变成了数十个。而同样是在这半个小时里面,慕容云海也彻底地感受到了,全力爆发的青泷究竟有多么的可怕。

最初的时候两人都冲向了对方,慕容云海抢先发动了攻击,手中的紫蛟鞭迅速就朝着青泷的头顶砸了下来。在空中一个闪身躲过慕容云海的攻击,青泷一下就来到了慕容云海的侧面。看到自己的攻击落空,慕容云海手腕使劲紫蛟鞭横抽,对着青泷的太阳穴就是一下。看到这快如闪电的一击,青泷脚下源气翻涌一个侧翻躲过了钢鞭。在躲过慕容云海紫蛟鞭的同时,青泷手中的残阳剑迅速划过,直接照着慕容云海的脖子就斩了下去。看到青泷的这一剑,慕容云海身形微退,随后残阳剑的剑尖也贴着他的哽嗓划了过去。看到自己的剑被躲过青泷毫不懊恼,反而对着慕容云海露出了一个奇怪的微笑,而在微笑的同时青泷也对着慕容云海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看到青泷脸上的微笑,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立刻升上了慕容云海的心头。

出于长期来战斗的本能,慕容云海的身形开始迅速的后退。后退时看到青泷伸出的左手,慕容云海的瞳孔瞬间也紧缩了一下。此刻在青泷的左手之上出现了一个特殊的印记,而在这个印记的周围居然出现了一丝丝如同玻璃破碎般的纹路,而那正是空气被撕裂的原因。对于青泷的这一招慕容云海并不陌生,瞬间冷汗也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这时慕容云海开始拼命后退,与此同时滚滚源气也聚集在了他手中的紫蛟鞭之上,随后一个紫色的蛟头也出现在了他的身前。现在慕容云海的心里十分清楚,在速度上自己绝对不是青泷的对手,所以他只能在后退的同时尽可能多的凝聚源气。“呵呵!大哥,速度你不是对手。”对着后退的慕容云海轻笑一声,青泷的嘴里也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闪龙”随着这两个字出口,青泷的身影瞬间就出现在了慕容云海的面前。随后青泷迅速把左手的印记,对着慕容云海的胸口按了下去。

“碎空印”听着青泷的这一声暴喝,慕容云海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也是避不开这一招了。见到如此慕容云海一咬牙,迅速把源气聚集在了手中的紫蛟鞭之上,与此同时在他身前的蛟头也迅速变得凝实。“蛟噬”在慕容云海一声明显底气不足的断喝声中,他手中的紫蛟鞭也迎上了青泷手中的‘碎空印’。“轰!”震耳欲聋的大爆炸以两人为中心爆发开来,而距离两人较近的联军成员全都被震飞了出去。“噗噗噗!”在空中倒飞了一段距离,勉强稳住身形之后。所有被震飞的人,全都是胸口一闷吐出了一口鲜血。顾不得擦去嘴角的鲜血,所有的联军成员全都把目光看向了爆炸的中心点。而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也从爆炸的烟尘之中倒飞而出。当联军人员看清楚那道身影之后,他们所有人的心立刻就是一沉,因为被打飞的正是联军的统帅慕容云海。在倒飞了尽百丈之后,慕容云海才勉强止住身形。

此刻的他嘴角挂着一丝鲜血,拿着鞭的手也再不停的抖动着,而他手中的紫蛟鞭也同样变得有些黯淡无光了起来。抬起头看了一眼远处还未散去的烟尘,慕容云海心有余悸的说到“这就是你的权利吗?青泷。”就在慕容云海的话说完的同时,青泷的声音也从爆炸的烟尘之中传了出来。“闪龙”听到这两个字,慕容云海瞬间汗毛乍起。而就在他想退的时候,青泷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随着闪耀着残阳剑出现在慕容云海的视线之中,青泷的声音也传进了他的耳朵。“还不是。”三个字出口,青泷挥动手中的残阳,一道雷影也慕容云海的头顶斩了下去。面对着这道攻击,还没缓过来的慕容云海只能尽力的侧了一下身子。虽然躲过了致命之处,但是青泷手中的残阳还是顺着慕容云海的右肩斜着斩了下去。一道血花闪现,慕容云海的右肩到胸口也被青泷的残阳剑划开了一条大口子。斩伤了慕容云海之后,青泷手中的剑身之上源气翻涌雷电闪现,一个回身便对着身后横扫而出一道源气之刃。”轰!轰!轰!”接下数道攻击之后,青泷脚下源气翻涌一个闪身便冲出了战圈。而在青泷离开之后,数道身影也来到慕容云海身边,把他护在了中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