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颅手术中,患者被叫醒做了道数学题!“神操作”背后藏隐忧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2018-11-09 20:27:01

正做着开颅手术

她突然被叫醒算了道数学题

如果不认真做

后果还可能很严重

医生的这波操作

乍一听让人觉得十分“离谱”

原来这叫做术中唤醒

这例手术

也是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首次通过“唤醒麻醉”

让患者在术中清醒片刻

配合医生精准切除脑瘤

前一阵儿,59 岁的吴女士来到哈医大一院群力院区时,话都说不利索,半侧身体不能动,因为她脑中有一个脑膜瘤正好压在了功能区,影响了语言功能和行动。

检查发现,由于吴女士此前放疗导致肿瘤和脑组织广泛粘连,想精准切掉肿瘤不碰到功能区非常困难。

经过仔细研究讨论后,杨主任决定 “术中唤醒 ” 患者,让患者来配合他辨别功能区位置,切除肿瘤的同时尽可能保护正常脑功能区。

为避免患者在术中被唤醒时产生恐惧心理,术前,医生多次来到病房和吴女士 “彩排”。

经过充分的术前准备,手术正式开始,吴女士在全麻后开始 “沉睡 ”,杨主任通过头部一个5厘米的小切口,根据术前定位确定了肿瘤的位置。

手术进行到关键时候,麻醉医生马上把相关的麻醉药停掉,仅用了五分钟时间,吴女士就缓缓睁开眼睛。

“ 这个图片是什么?这个字怎么念?”医生连忙拿出准备好的几张图画卡片,问吴女士。

“苹果 ”“ 梨 ”“5+3=8”……清醒后的吴女士全部对答如流。

“动动你的手指 ”“再动动脚趾 ”,接到麻醉医生的一系列指令后,吴女士多次配合医生完成了动作。

就在与患者聊天的过程中,杨主任和其他两位医生争分夺秒,在显微镜下仅用十多分钟精准切除了肿瘤。

术后,杨主任告诉记者:“患者醒来后,我们刺激患者肿瘤附近的功能区,如果有反应,就说明这块是有用的,要保留,如果没有反应,就可以切除,这样肿瘤完整清除,还最大限度保留了患者的功能区。”

肿瘤切除完成后,吴女士再次被麻醉,重新进入了熟睡状态,整个手术历时 1 小时 40 分钟,顺利结束。术后,吴女士告诉记者,术中被医生唤醒后,她没有感到害怕,而且也没有疼痛感。

目前吴女士恢复良好,不日即将出院。

杨主任介绍,这次手术采用的术中唤醒,对麻醉师要求特别高,让患者在沉睡和清醒中来回切换,并且在醒来的时候感觉不到疼痛,需要麻醉师对镇静、镇定药物精准地控制。未来,这种唤醒方式可以被广泛应用于神经外科和脊髓外科手术。

还有患者术中唱起歌

除了做数学题、认字,还有患者在“术中唤醒”时唱起歌。据浙江省人民医院消息,今年10月该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楼林团队实施了一例术中唤醒手术,术中患者应“邀”醒来唱歌朗诵诗使手术顺利进行,不仅完整切除了颅内的肿瘤,且很好保护了其语言功能。

患者小王今年25岁,从事着设计师的工作,平时很是喜欢朗诵以及唱歌等语言艺术。原来在小王大脑的“语言中枢”的位置长了个近3公分的肿瘤。鉴于小王想要保留歌唱以及朗诵诗歌的特殊“要求”,专家与小王相约:开颅后,来一次特殊的“诗歌表演”。

在完善术前必要的检查评估后,10多天前,手术按计划进行。楼林团队打开小王颅脑2个多小时,暴露肿瘤后,通过降低麻醉将小王慢慢唤醒,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医生:已在手术中,感觉还好吗?小王:好的。医生:现在听我的口令做,可以吗?小王:可以。医生:现在可以歌唱了。小王唱:海的思念绵延不绝,终于和天在地平线交会……

患者醒着做手术

不会觉得痛吗?

“术中唤醒,不仅对手术医生要求很高,麻醉师同样如此,对麻醉药量、浓度及时间掌握得恰到好处。”

楼林主任解释,麻醉药是个大的概念,里面包括镇静药、镇痛药,还有的药物兼有镇静、镇痛功效。在患者醒着的时候,只是少用了镇静药,而镇痛药依然持续在给,所以患者是感觉不到痛的,能够按照事前计划与医生进行交流。

据新蓝网报道,面对分娩或疾病时,击垮人的往往不是疾病本身,而是令人绝望的疼痛。麻醉的意义,就是减轻人们的痛苦。

浙江省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浙医二院麻醉手术部主任严敏教授介绍说,目前无痛诊疗技术已经渗透到临床诊疗的各个角落。

随着无痛技术的推广、手术量的增加以及患者对疼痛管理要求的提高,对麻醉科医师的数量和质量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麻醉医生:

无影灯下的生命守护者

相比于在“聚光灯下”自带光环的外科医生,麻醉医生显得没什么“存在感”。和患者的第一面之缘往往是术前访视。聊一聊过敏史、并发症,接地气得就像拉家常。进了手术间后,对话内容则更多的是抚慰,让患者感到平静、舒缓。所以在患者心中,这份职业丝毫不“高深”。

其实,麻醉医生在术前、术中、术后都发挥着巨大作用:术前探访、制定麻醉方案,手术全程监管,术后疼痛管理。一旦出现术中紧急情况(心脏骤停、极低血压、低氧饱和等),就需立即开展相应的抢救措施,而麻醉医生就是这场争分夺秒抢救的领导者。

麻醉医生对患者进行术中呼吸管理。

“只有小手术,没有小麻醉”“外科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等等这些行话,说的就是这个理。

紧张监控患者各项指标的麻醉医生

严峻现状:

麻醉医生缺口大、培养周期长

当前,北京乃至全国的麻醉科医生都存在巨大缺口,且麻醉医生短缺所致的医生超负荷工作正在成为一种常态。一项针对北京地区112家医院的麻醉医学科现状调查显示:2017年北京年手术量增加了近10万例,麻醉科医生却只增加了100来人。

“医院在提高效率压缩平均住院日,大医院的手术量则迅速增长。可北京市麻醉科医生数量的增加远远赶不上工作量的增长幅度。”此前,北京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天坛医院麻醉科主任韩如泉在接受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这种现象一直十分突出。而麻醉医生人员紧缺造成的直接问题就是工作强度变大。

目前麻醉科医生每天的工作时间要远远长于规定的8小时。当班的麻醉科医生通常要负责一个手术间,这期间只要有手术,他就要一直忙,而不管前一天忙到多晚,第二天还要正常上班。

当前,本市乃至全国的麻醉科医生数量增长幅度都远远不够。韩如泉曾亲自参与过一次全市范围的麻醉医学科现状调查,他直言,当时从北京地区112家医院收集到的调查数据非常惊人——

2016年度,北京市年手术量为1129268例,麻醉医生数量为1963名;2017年度北京市年手术量为1226053例,麻醉医生为2072名

换句话说,在年手术量增加了近10万例的情况下,麻醉医生只增加了109人。

“这112家医院包括北京地区各大型三级医院,区医院及部分民营医院,基本可以反映本市麻醉科医生的现状。”韩如泉说。

据了解,培养一名熟练麻醉师要13年左右。

力争到2020年

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9万

麻醉医生短缺,导致医生不断超负荷工作。这对患者来说,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安全问题。

今年8月,国家卫健委发布了《关于加强和完善麻醉医疗服务的意见》。《意见》指出,目前全国共有麻醉医师7.6万人,近5年增长20%,35岁以下青年医师约占麻醉医师的一半。

未来将坚持以问题和需求为导向,加强麻醉医师培养和队伍建设,优化麻醉专业技术人员结构,扩大麻醉医疗服务领域,完善麻醉医疗服务相关政策,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确保麻醉医疗服务质量和安全。

力争到2020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9万,每万人口麻醉医师数提高到0.65人;到2030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14万,每万人口麻醉医师数接近1人;到2035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16万,每万人口麻醉医师数达到1人以上并保持稳定。

麻醉医师与手术科室医师配比更加合理,岗位职责更加明确,麻醉与镇痛服务领域不断拓展,让人民群众享有更高质量、更加舒适的医疗服务。

综合:辽沈晚报、北京日报(记者:刘欢)、中国青年报、光明网

监制:王然

编辑:张力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流程编辑:RB003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