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仔细的回忆了一遍,回想了我们从进这条走廊开始走过的每一段路

来源:吕亚利讲故事 2018-11-09 20:26:55

我仔细的回忆了一遍,回想了我们从进这条走廊开始走过的每一段路,我敢肯定这条走廊就是笔直朝前的,绝对不是往下的。可是如果这里不是地宫,那的确就很难解释了。刚才我没有仔细的去想还没觉得怎么样,但是我现在一仔细想,我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要知道刚才我们吃饭的那家饭店并不是很大,如果要从头到尾横穿一遍,绝对不会过两分钟!可是我们光是从肉墙走到这里就足足走了十分钟了,如果我们是在地面上,早就已经出了这饭店的范围了。而我们从头到尾都没看到过尽头,如果我们是在地下的话,那这一切都可以解释了。这时候冯教授从背包里拿了一只手电出来,他晃了晃手电说道:“你们不要争了,没什么好争的,事实才能说明一切。”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直接拧开了手电的电池盖,从里面取出了两节电池,然后拿出了其中的一节放在了地面上。刚开始我不明白冯教授在干嘛,但是等我看到他把电池放在地面上的时候我立刻明白了!这电池是圆柱形的,而且体积小,再加上重量轻,把它放在地上,只要这地面有一点倾斜,那电池就会迅朝倾斜的方向滚下去。冯教授果然是人才,这种方法也想得出来,我们每个人包里都有一手电筒,可唯独只有他想到了这个办法,他能做到教授的,果然智商不是一般的高。“老冯,真有你的,这办法也想得出来,我算是服了你了。”谭教授对冯教授翘了翘大拇指。大头看到冯教授放电池,酸溜溜的说道:“一节电池,这有什么稀奇的,我也会放。”

听到大头说这句话,我就知道他又要胡说八道了,我立刻走到了他身边,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说道:“一节电池是没什么稀奇的,这东西我们的手电里全都有,可咱们一个都没想到用这办法验证这甬道是不是朝下的,你如果想到了早就说了,就别在这里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听到我这么说,大头这才不说话,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服了,还是因为不想和我抬杠,不过大头一向还挺给我面子的,当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就在我和大头说话的时候,冯教授已经松开了捏住电池的手指!冯教授的手指一松开,这电池立刻咕噜噜的朝着我们的前面滚了过去。“电池动了,这通道还真是倾斜,真的是往下走了。”看到这一幕大头第一个开口说道。我急忙跟上了电池同时说道:“现在还不能肯定,看看这电池是不是不停的往下滚,如果它是不停的往下滚,那就说明这通道是一路向下的。如果电池只滚了一段路就停下了,那只能说明刚才那段路是倾斜的,或许只是地面铺的不够平而已。”“鹤轩说的对,我们还不能这么武断的下定论,咱们赶快跟上去看看,这电池最好不要掉了,我身上没带备用电池。”冯教授也站了起来,跟着电池往前跑去,其他人看到我们跟着电池跑,他们也立马跟了上来。

这样我们五个人一路狂奔,跟着这节电池不断的飞奔!事情果然如我们预料的那样,这节电池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是越滚越快,刚开始我们还能跟上,到后来我们都有些跟不上了。一连跑了上百米,这条通道还没看到尽头,可是我总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又跑了一百米左右,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急忙扭头对着正在我身边狂奔的大手说道:“哥,这通道是往下的这一点已经可以肯定了,我们现在就是在朝地底跑,你说这里是地宫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可是有一点很奇怪,为什么我们头顶上这一路上都有电灯呢?”听到这个问题,大手也是一愣,他想了片刻之后说道:“看来这家饭店的确有问题,这条通道应该是他们特意修建的,所以才会沿途都有灯。”“别管这灯不灯的了,有灯光给我们照明那不是更好,难道要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才好。咱们管他是谁在这里装的灯呢,既然都来了就什么都别想,只管往前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大头大着嗓门说道。听到大头这么一说,我也感觉自己是过于小心了,有时候是要胆子大一点。不过这也不能怪我,虽然我嘴里一直说不怕死,可实际上我根本就不想死,因为我还要救安娜柳,所以我是绝对不能死的。我定了一下心神,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不安的心情,一路朝着前面飞奔。

又跑了五十米左右,周围的光线开始渐渐地暗了下来,直到我们头顶上最后一个灯没了之后,走廊的深处变成了一片漆黑,最让我们感到无奈的事,因为没了灯,那节电池也不知道滚到什么地方去了,跟丢了电池,我们只能就地停下。“我靠,刚刚还说有灯,你这小子简直是乌鸦嘴,现在没灯了,前面一片漆黑,你爽了吧。”看到前面已经没灯了,大头顿时大骂了起来。我懒得理会大头,这小子我刚刚心里还说他尊重我呢,这才没多久就对我开骂了,这家伙真是一张大臭嘴,跟他吵架我就输了。我懒得理他,直接从背包里拿出了手电,打开了灯光,顿时一束亮光从手电里射了出来。看到我打开了手电,大头也是满脸不高兴的从包里那出了他的那支手电,手指头一推就准备打开手电光。看到他准备开手电,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说道:“大头,别开了。这条通道连头都看不见了,我们都不知道有多长,也不知道这下面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们的东西都在车上,而且冯教授的电池已经少了一节。我们现在只有四只手电能用了,所以我们必须省点电池用,我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开手电,这样可以保持最长时间有照明,不然到了前面什么都看不见可就麻烦了。”听到我这么说,大头微微一皱眉,样子有些不乐意,不过最终他还是收回了手电。大头是性格直爽做事冲动,但他不笨也不浑,我刚才一番话说得很在理,虽然他不满意,不够还是照做了。听到我的话,正在掏手电的谭教授也停下了手,他看了我们一眼之后就拉上了背包。我们几个人里只有大手没有去拿手电,看来我想到的事他早就想到了。

咱们走吧,你们跟在我后面。”我转身把手电光朝前面照去,刚要准备动身走…“咱们走吧,你们跟在我后面。”我转身把手电光朝前面照去,刚要准备动身走,却突然看到前面有个人影一闪就消失了。这个人影虽然一下子就消失了,可是我看的清清楚楚,这人分明及时李大胆!可就在我想喊出来的时候,跟在我身后的冯教授突然大喊道:“小竹!”“小竹!冯教授,你看到你女儿了?”听到这声小竹,我急忙回头朝他看去。冯教授的眼泪流了下来,他颤巍巍的指着前面说道:“是的,我看到她就在那里!”听到冯教授的话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刚才的一幕又出现了?之前我看到李大胆的时候冯教授也看到了他女儿,现在又是这样!想到这里我急忙开口问道:“她是不是被我的手电光一照就跑了,转身的时候她还扭头看了这里一眼,左边嘴角微微翘了一下?”听到我的话冯教授脸色突然一变他一把揪住了我说道:“你也看到了,是不是?”我点了点头说道:“我的确看到了,不过我看到的不是你女儿,而是李大胆,我刚才说的就是他的动作,是不是和你女儿一模一样?”听到我说这句话,冯教授的脸色陡然一变,他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你说什么?你看到的是李大胆?而且他的动作和我看到的小竹是一模一样!”“没错,就是这样的。因为之前我看到李大胆的时候,也是你看到自己女儿的时候,所以我猜这样问你的,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我心平气和地说道,尽量不让自己表现的太紧张。冯教授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的智商非常的高,我只是这么一说,他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看到的其实是同一个人,可是你看他是李大胆的样子,而我看他却是小竹的样子。”冯教授的确是个聪明人,有些话不用我说的太明只要稍微点一下他就能明白,于是我点了点头硕大:“可以这么说,不过我不太确定我们看到的是不是人,因为好像谭教授和大头他们三个看不见,如果是人的话他们应该能看到的。”这时候大头凑了过来说道:“没错,我是真没看到,刚才我的眼光一直跟着鹤轩的手电光,我敢保证没有看到一个人。”说着大头扭头看了一眼大手说道:“大手,你看到了没有?”大手也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看到,不过我相信鹤轩和冯教授应该不会看错。”“不会看错,如果他们没看错,为什么我们都没看到有人,唯独只有他们看到了呢?”

大头的话也不是完全没道理,他说的很对,没理由我们能看到,而他们三个看不到的,更何况大手还是有天眼的。想到这里我也不由自主的心里嘀咕道:“这还真是奇怪,冯教授是没有天眼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考古学教授,但是他能看到,而大手有着天眼的却看不到,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我举起手里的手电,朝着甬道的深处照去,只见这甬道深处一片漆黑,我的手电光根本就照不到底,甬道里安静的令人窒息,除了我们几个的呼吸声,这里连一丝风声都没有,这让我们感觉仿佛是来到了死亡的国度。如果说之前我们走过的地方不像是地宫甬道的话,那这后面的通道就是名副其实的地宫甬道了,光是这股死亡的气息,那就不是活人居住的地方会有的。看着这条黑漆漆的甬道,我的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关于我们刚才看到的那个人的关键问题!想到这一点之后,我猛的一拍双手说道:“哥,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哦!你想到了什么?”大手也正在思考这件事,突然听到我的话,他立刻回头问道。我本来就打算跟大手说的,所以我立刻开口说道:“我想到我和冯教授一个共同点,我们两个看到的都是已经死了的人,而且还是和我们关系很亲近的人,或许这就是我们两个能看到,而你们看不到的原因吧。”

听完我的话,大手仔细的想了片刻之后说道:“嗯,看来这就是你们的心魔了,或许你们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心魔。鹤轩,冯教授,照我看很可能是因为你们队李大胆和小竹肯定是有着很大的愧疚,就是这种愧疚才让你们看到这些东西的。”“愧疚!你是说我们是因为愧疚看会看到的?”我有些吃惊!大手这两个字用的非常好,他说的一点都没错,我的确是对着李大胆有着极大的愧疚,李大胆死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可我却没有一点办法,我根本救不了他。不知道有多少次我恨自己没用,如果当时我不是这么没用,如果我有能力救他的话,李大胆又怎么会死在我的眼前。冯教授就更不用说了,他对自己女儿的愧疚那是溢于言表的,从我第一次见到冯教授开始,我就知道他对自己女儿有着极大的愧疚感。“嗯,你们说的很对,或许真的是我们自己的内心在作怪,小竹已经了死了这么多年了,她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我在云南住了这么久,如果她还活着,早就来找我了,根本不可能跑到这地下甬道里,更别说看到我就跑了。”冯教授果然不愧是个资深的考古学家,他心里承受能力和应对突事件的能力比我强太多了。虽然我心里也知道自己看到的不是李大胆,可我就没有冯教授那种立刻放下一些的魄力,我的心里还是带着一丝希望,虽然我知道这种希望实在是太渺茫了。

“我们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这手电光这么亮是很损耗电池的,我们站在这里不走,就让手电光这么亮着,实在是太浪费了。”谭教授催促道。听到谭教授的话大手点了点头说道:“谭教授说的对,我们不要在这里多说了,赶快往前走。”我也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小心一点!哥,我的天眼使用过度了,暂时打不开,你的天眼应该没问题吧,你帮忙看一下周围有没有危险。”“嗯,你放心吧,我会看着的。”就这样我们一路往前走,又走了上百米的距离,眼前的通道开始越来越破旧。之前的通道墙壁都是雪白一片的,看上去就像是被人工修缮过,但是这里的墙壁上到处都是霉斑,墙皮大块大块的脱落在地面上,整条通道里到处都是掉落的墙皮!这些墙皮踩在脚下高一块低一块,硌在脚下很不舒服,踩上去软绵绵的,还出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响声,听的我牙齿酸。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我现墙壁上的霉斑越来越多,到处是黑漆漆的一大片,一看就是很多年没人来过这里了,年久失修。“真是古怪,这地方到处都是霉斑,怎么一点霉味都没有的?”大头有意无意的一句话提醒了我!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