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借问自由何处寻

来源:鱼乐嗨世界 2018-11-08 19:15:06

原创:泱泱

李敖说: “中国的自由清单就是宪法,我们不以为这是假的。只要我们认真,它就是真的;只要我们努力,它就是真的。”李敖说“富兰克林说‘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我李敖要说‘哪里是我的祖国,我要使她自由’,自由不在外面,在里面,为什么要往外跑?不要相信洋鬼子!我们自己要有信心,要通过努力,使一切成真!”从来没有哪个讲台上的人发出过这种恳切而聪明的声音。

有人听了李敖在清华北大的演讲,就说李敖在替中共讲话。我认为,李敖在“文化之旅”中对中共的评价是真诚的,也是有客观依据的。李敖说:“中国共产党解决了两个问题:避免了挨打、避免了挨饿。”李敖是不带偏见地研究了中国的历史后发出这个真诚的评价的。要是我评价我们党,我在这个句子的后面,还会加这样的话:“也有没解决的问题,没有避免的问题,……”李敖在真诚之外客气一些是正常的,我在诚实之外不客气一些也是正常的,虽然我不是共产党人,但我说过我从来没拿自己当外人。

我在《从李敖与龙应台的文化意识差异触摸李敖的中国式文人情怀》里谈到李敖的理想是“中国强大自由”,我在这里谈谈李敖在如何获得这个自由的问题上的见解以及他指给中国人的自由之路。听听李敖怎么说吧。

2005年9月,李敖在北大的讲台上说“自由不是虚无飘渺的东西,不是什么主义,而是需要开清单,就跟爱情一样,当清单一一兑现,‘主义’就没有意义了”。这句话无论是见解本身还是对见解的表述,都是精彩绝伦的。

男人们拍脑袋,女人们拍大腿之外,应该还有人发出这样的声音:“真他妈的醍醐灌顶”。怎么样,各种肤色的人,各个国家的劳动者,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区、我们的家庭有没有自由,还需要别人告诉我们吗?我们是否自由、是否有人权,还需要别的判断标准吗?

怎么判断?拿清单来。怎么办,拿行动来。

李敖说“中国的自由清单就是宪法,我们不以为这是假的。只要我们认真,它就是真的;只要我们努力,它就是真的。”我之前所听到的声音要么聪明而不恳切,要么恳切而不聪明——更切题地说:我见到的人要么富有赤子之心却缺乏智慧,要么智商很高但他的“智慧”是用来愚弄劳动者和攫取权、利的。

这是李敖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说的话,如果我们听到的人没有振聋发聩的感觉,那我们就错过了真理;如果我们听过了就忘记了,那我们就丢弃了真理。当年的布鲁诺的真理之音就被湮没在了众多的杂音中,于是欧洲人只好在各种杂音中继续寻觅真理。今天我们耳朵里的杂音一如欧洲曾经的。面对李敖的声音,我们知道这是我们需要的吗?我们领会了吗?我们从此能抓住吗?还要步他人和历史的后尘,继续在各种杂音中寻觅真理吗?

有没有想起我在《什么样的渴望才能称的上是真正的渴望》里提到的西南政法大学拆掉校园里的“宪法顶个球”的雕塑的事以及林达先生、连岳先生等对这件事的态度和观点?宪法“顶个球”还是宪法能顶起世界,取决于我们是否认真对待和我们怎么做。林达说宪法之所以不顶用,是因为我们中国人在交流上很多时候有“说话者和听话者都不不太当真”的思维,就是我们常挂在嘴边儿的“也就说说而已”(主语省了,可以是“我”、“政府”、“头儿”,等等任何人或者任何文件)。

我们的思维:宪法不顶用,我们也并没有当真。没有当真是因为没有相信,没有相信是因为我们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是因为从来如此(习惯了),从来如此是因为宪法不顶用我们没有当真我们没有相信我们不敢相信我们习惯了,从来如此是因为宪法不顶用我们没有当真我们没有相信我们不敢相信我们习惯了……

李敖的思维:宪法之所以不顶用,是因为我们没有当真。没有当真,所以没有努力;没有努力,宪法就真的成了假的了;所以要当真,要努力使它成为真的……所以办法会有无穷,只要往下找。

李敖说让宪法顶用的办法是:我们一定要当真。我在给厦门蒙发利集团做企业文化时候写了一篇叫《雀无声息独上西楼,人有精神公乘东风》的文章,结尾是这样一句话:“相信,不一定有,但若不信,就一定没有了,……什么都不信的人其实比什么都相信的人更愚蠢且可怜。……如果你不设防,你就可以得到更多”。不敢相信,就说明是设防了,有无形的工事壁垒挡住了通向自由的路。

李敖说,“自由不在外面,在里面,为什么要往外跑?不要相信洋鬼子!我们自己要有信心,要通过努力,使一切成真!”李敖知道,我们国家的最高学府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至少70%的学生都去国外了。不断也有人回来,但是回来的比出去的少得多。还有,回来的人在想什么?这部分人可以叫做新兴知识分子。

另一种知识分子,就是李敖公开说“看不起”的那种消极避世”和“自怨自艾”的知识分子,李敖对他们的教育比起对新兴知识分子的轻快的激励来,更显得语重心长:“不要总是很伤情的样子,应该是积极、快乐的,应该通过自己的智慧和努力,改变自己认为的压迫。”这是李敖熟悉的中国知识分子,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我姑称之为“老旧知识分子”。与这些责任心较重,但人微言轻、实力薄弱的老旧知识分子相比,新兴知识分子踌躇满志,那些有潜力成为新贵的经济精英们,少有先辈的没落感、无力感,也不是“不稳重”、“欠成熟”的意气风发,让我们把自由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吧。

李敖要说的其实就是知识分子对待政治的态

度。知识分子是社会良心的最大比重的载体,就是我们经常所说的知识分子是社会良心的代言人,所以知识分子对待政治的态度就应该能代表人民大众对待政治的态度,此其一;其二,知识分子是代表理性的,应该是好的知识、科学的方法、进步的思维方式的代表。李敖对香港民众对待政治的一段话很具体地诠释了他的观点:“香港不如从前有活力了,不能这样,要保持我们的活力,保持香港人的聪明,要务实一些,对政治淡一些……不是民主对香港不好,而是太抽象……不要蛮干,要很有技巧地得到我们要的东西,带着微笑得到,而且得到的更完整”。我在这段话里看见了两样东西,一是:这对中国知识分子来说已经不是启发,简直就是指路北斗,从来没有人如此清晰地为中国知识分子找到一条实现自己、走向新价值的路,它是和平的、切合实际的、可行的,因而是成熟的,因为它于国、于家、于个体都是有利的;二是:这段话包含了李敖希望的理想的社会生活、理想的国民素质、理想的争取自由的方式。在这样的语重心长里,哪里还有那个尖锐的李敖的一丝影子?我看见的,除了智慧,就是深沉的爱。

李敖还说:“政治太窄,也很短暂,文化是包含更多的,是长久永远的,文化、思想反过来会影响政治、经济。”李敖在飞机上接受采访,当被问道:“回去后会不会有改变”时,李敖说:“会有一些改变,就是有话更要好好说,我希望两岸拥抱。”这是一个只会尊重事实的人,他的愤怒、他的张狂、他的柔情、他的坚持和改变,都是因为事实;这是一个真正有着自己独立见解的人,他坚持发出发自自己内心的声音。他回答记者的这句话,比我曾听到的任何关于统一的呼吁更加有力量。而李敖在清华的演讲,要比我们受20年爱国主义教育来得有效,比我曾见到、听到的任何关于爱国、振兴祖国的呼吁有力量和动人心弦。

李敖说“富兰克林说‘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我李敖要说‘哪里是我的祖国,我要使她自由!’”关于自由、关于强大的家国梦,还要再表述、再丰富吗?足够了;关于如何自由、如何强大的道路,还要再探讨、再寻找吗?找到了。

借问自由何处寻,走进李敖家国梦。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