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之师”日本电竞的革新之路

来源:36氪 2018-11-08 19:05:58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体坛电竞”(ID:titan-esports),作者锦丰。36氪经授权转载。

在传统体育中,国内有“神秘之师”这样一种说法,他们因为不是冠军的主要竞争者而被人忽视,但却又在比赛中散发出独特的亮点而吸引着我们的目光,从无人问津到创造话题,这是属于“神秘之师”的剧情走向。

这样的例子很多,如南非世界杯上的朝 鲜队,2009-2010年羽毛球世青赛的泰国选手因达农,2013-14赛季NBA常规赛的迈克尔·卡特·威廉姆斯。他们或因为成绩,或因为事件开始被人们熟知,而在电竞领域也有这样一个“神秘之师”,那就是日本电竞。

过去的日本电竞一直耕耘着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随着电子竞技在世界范围内逐渐走进大众视野,“神秘”的日本电竞也开始向不算熟悉的PC平台电竞项目布局。对于自身的条件,日本电竞协会成员组织负责人草船淳司先生,作为日本资深电竞人,同时也是雅加达亚运会日本电竞项目代表队的组织者,他自信地告诉体坛电竞:“日本电竞可以在三年内追上今天的中国,并用五年的时间和中国电竞实现平行。”

历史佳绩到范围辐射,日本电竞元年悄然到来

2018年对电子竞技来说是承上启下的一年,电子竞技在保持原有的竞技热度的同时向主流化迈开了巨大的一步,以表演项目的形式入选了雅加达亚运会,并轻松成为了亚运会最受关注的项目之一,电竞这个曾经被冠以“毒品”、“上瘾”等标签的竞技项目正在慢慢褪去妖魔化的外衣。

而对于并不属于电子竞技强国的日本来说,2018年的历程更是开创性的。在雅加达亚运会上,相原翼和杉村直纪携手出征为日本带回了实况足球项目的金牌,这次夺金从预选赛前的选拔培训开始就在日本的网络论坛2CH上有跟帖,受到日本网民的广大关注。

2018年10月,英雄联盟S8世界总决赛在韩国打响,代表日本参加资格赛的DFM战队在小组赛力压巴西赛区的强队KBM闯入淘汰赛,即使在淘汰赛上DFM0:3不敌EDG战队,但这已经是日本LJL赛区在世界大赛上的历史性突破。

赛后,即使输掉比赛的DFM依然得到了日本观众的盛誉,日本推特上“DFM WIN”的话题也在话题热度上登顶。毕竟,对于“只求一胜”的日本观众来说,他们调侃的“电竞荒漠”上已经盛开了花朵。

据体坛电竞了解,英雄联盟就是日本最为火爆的主流电竞游戏,在日本最高级别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JL中,RPG和DFM两支战队之间的竞争已经为世界各赛区观众所熟知,这样的竞争对于日本电竞的发展绝对是良性的,否则也不会有今年S8上的历史突破。

率领三支战队到上海观摩参赛的草船淳司

除此之外,时下热门的电竞游戏如DOTA2、CS:GO、守望先锋等都已经在日本国内拥有了稳定的玩家基数和初步的职业化以及选拔体系。我们也已经可以在越来越多的电竞赛事上看到日本队的身影,年初的WESG炉石传说项目上日本选手Posesi使用失宠已久的任务贼卡组大放异彩,绝地求生PGI总决赛上联合参赛的日本战队CGX和CGW,还有近期举行的CS:GO极限之地亚洲总决赛上的SCAR-Z以及守望先锋世界杯小组赛参赛的日本代表队,无论成绩如何,他们都是日本电竞发展的代表力量。

2018年的种种迹象表明,日本这个传统体育大国正在逐渐摆脱电子竞技小国的枷锁,国内的电竞氛围大有一种百家争鸣的趋势。就像S8预选赛后被日本网友提到最多的一个词,“电竞元年”,在世界电子竞技发展形势日趋完善的2018年,日本电竞并没有掉队。

日本电竞元年的背后,新生JESU联盟起到积极效果

2018年初,日本电子竞技协会、电子竞技促进组织和日本电子竞技联合会合并成为JESU日本电子竞技联盟(以下简称JESU),希望以董事会的形式帮助振兴日本电子竞技市场。目前看来成立未满一年的JESU交出了一份让人信服的答卷,此前困难重重的日本电竞市场管理真的有了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的味道。

在JESU的成立现场,日本的数字娱乐协会(CESA)就多次提到当下电子竞技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情况,就如同在向全体与会人员敲响警钟,而CESA的会长冈村秀树最终也成为了JESU的代表董事。

JESU自“三合一”以来被赋予的职权包括推广电竞、发放选手执照、举办电竞比赛、联系奥委会和向国际赛事派遣选手。从成绩和规模上来说,一年的时间里,JESU在职权范围内对日本电竞发展的的促进作用是看得到的,针对日本电竞的一些顽疾虽然谈不上大刀阔斧药到病除,但也可以说是立竿见影了。

而说到日本电竞的顽疾,最被世界电竞圈不解和诟病的就是日本电竞赛事的奖励体系。

日本消费者厅出台有《赠品表示法》,因为日本国内并不认可电竞是一项体育赛事,所以厂商组织的官方赛事便受到条文影响,奖品以及奖金的价格不得超过报名费的20倍或者1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6000元。

参加官方电竞赛事拿到冠军最多只能享受税前6000元的奖励,这对于看惯了DOTA2天价奖金的外国玩家来说自然是难以理解。而奖品价格不超过20倍的关口更是直接催化了日本国内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电竞赛事,如“LIFE(生活)杯”奖励外设(除了冠、亚军全是鼠标垫)和日本山梨县的特产牛肉,还有“Mara杯”只要参赛就可以得到100只生蚝,冠军则是可以在游戏虚拟物品和极具日本特色的“宅男文化用品”中做出选择。

针对这些非主流的电竞赛事发展模式,一位JESU旗下组织的管理人员告诉体坛电竞,JESU成立后已经在奖励机制上做出调整,凡是在JESU登记为职业选手的运动员将不再受到奖励上限的制约,可以心甘情愿的去追求更好的成绩。

目前JESU发放的第一批选手执照主要还是覆盖非PC端游戏,这位管理人员也表示奖励机制的改革还有巨大的深入空间,会有越来越多的电竞项目被纳入颁发选手执照的范围内,JESU的态度肯定是积极的。

除此之外,JESU还在攻克另外一大难题,也就是电竞在日本的主流化问题。

说到主流化肯定就逃不开电竞和亚运以及奥运会的关系,细化到日本国内就是JESU和日本奥委会的关系问题。

“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JESU本身和奥委会之间不存在利益关系,电竞想被日本奥委会认可还没有实质性进展,但是双方已经在进行讨论了。”这是草船淳司先生给体坛电竞做出的解释,他同时也是JESU旗下的Thirdwave公司赛事总监,该公司是以做电子产品发家,近年布局电竞并成立电竞战队,公司自己的SCARZ战队刚刚代表日本参加了上CS:GO极限之地亚洲总决赛,2018年9月30日,Thirdwave与明基合作,首度将CS:GO极限之地亚洲公开赛引入日本,举办了日本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线下CS:GO赛事,在日本的CS:GO领域具有权威。

而草船淳司也明确指出,JESU对于加入日本奥委会的前景是十分乐观的:“除了亚运会,今年的IEM韩国站也是跟冬季奥运一起举办,有表演赛的部分,光是这一点可以看出,奥运是有在慢慢接受新项目的。”

从JESU所做的工作可以看到,即使起步稍晚,但日本电竞行业的管理者们还是在力求打造一个稳定、健康的环境,不满一年的时间,日本电竞在成绩和面貌上也确实进步明显,JESU居功至伟的同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日本传统行业终于开始重视电竞的力量

JESU成立后所做出的改变帮助日本电竞在2018年取得了一次丰收,这样的大环境下自然让各界开始听到了电竞的声音,传统行业的汇入以及电竞行业本身的成长能力帮助日本的电竞生态快速搭建起来。

传统行业参与电竞的最直接方式是赞助,过去的日本电竞赛事以及战队赞助商都是国际上露脸频繁的硬件公司,如Intel、微软、NVIDIA,随后日本国内的G-Tune、iiyama等电脑厂商开始布局电竞。

随着日本电竞行业日趋壮大,如日本知名的Vプリカ(日本网络专用信用卡)公司、日清拉面等日本传统行业巨头都开始赞助电竞赛事和战队,这其中还没有包括红牛、魔爪这样的国际品牌。

而正是有了传统行业资金的汇入,日本的电竞行业工作者才越来越多,职业队和业余队数量剧增。这其中就连CS:GO这样在日本电竞市场占有率较低的项目在日本都已经有了成熟的近十家俱乐部,分散在日本的各个城市,有的大型赛事甚至可以吸引来超过30支战队报名。

业余组的规模更是庞大,这是因为JESU鼓励电子竞技到民间社群以及学生群体中做正向宣传,普及电竞的同时灌输电竞主流化的理念。如目前日本的全高中电竞甲组联赛,涵盖从选拔到常规赛的整个流程,由JESU旗下的赛事运营公司牵头,目前已经有了33所高中的电竞队报名。对于发展较晚的日本电竞来说,如此数量的业余学生联赛已经十分可观,但JESU管理人员依然表示:“今年赛事的目标是100支队伍。”

而令记者惊喜的是,日本已经有了多家专业的电竞馆,毕竟电竞馆这个概念在发展迅速的中国国内也仍算是时髦的一环。

但仔细推敲日本的确是具备开设电竞馆的各方条件。

首先作为电子产品强国,日本的电脑以及软硬件品牌蜚声中外,这就给电竞馆的开办提供了硬件基础。

此外,正是因为日本的电子产品质量上乘,日本国内市场上的私人电脑价格普遍高昂,更何况在日本的民众理念里,私人电脑更多的还是以商务办公为主,花高价去购买一台私人中、高级配置的电脑是没有主观能动性的,所以日本市面上的普通电脑配置也极低。

这里可以举个例子,日本亚马逊网上售价20余万日元(折合人名币13000元)的外星人笔记本只有13寸60HZ的显示屏,而中国国内一台可以运行大部分主流电竞游戏的个人电脑价格天花板也就在8000元左右。

在电竞行业资金投入大,且普通玩家难以拥有一台好的电竞PC的情况下,多功能的电竞馆就有了存在的价值,这份价值在2018年也得到了体现,雅加达亚运会的日本国内选拔赛就是在池袋的一家名为LFS的电竞馆里进行的。

除了上述这些,近年来日本的电竞直播、周边、以及电竞教育都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关注,传统行业从来不缺少布局的理由,有活力就会有人,有人就会有商机。

历史遗留问题依然是日本的电竞探索软肋

上文说到了JESU成立后和日本奥委会展开的讨论,谋求的无过于一个名号,一把迈入主流化的钥匙。JESU的立场无疑是为了日本电竞的未来发展考虑,现在也确实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奥委会向电竞敞开怀抱,但目前日本方面并无进展。

借着这个空档期,日本还有几个需要直面的历史遗留问题。

第一是日本电竞本身的自成一派导致前期发展有闭关锁国的味道。本身的电竞起步并不早,还经历了漫长的自我满足期,大彻大悟的日本电竞开始放眼世界,战队学习先进技战术,管理人员学习运营经验,这对于日本电竞来说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但这样的交流似乎有些太晚。

环视日本的地缘关系,周边有中、韩两大世界电竞强国,外加同样领先日本一个身位的港澳台地区。中、韩、港澳台在东亚的电竞领域取长补短共同进步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牢固的三角关系下很难给日本交流的空间,就连英雄联盟洲际挑战赛日本队都是和澳大利亚的OPL和东南亚的GPL赛区较量。

据草船淳司介绍:“日本在很多电竞项目上都有自己的战队,但其实只有英雄联盟拥有和其他赛区交流的契机。”因为在日本英雄联盟职业体系最为完善,拥有名为PSJ的单外援参赛制度,而其他项目上日本队伍都是清一色本土选手,这肯定是不利于日本电竞发展的。

而即使是英雄联盟,日本赛区LJL也因为制度不完善闹出过韩国外援讨薪的案例。通过招贤纳士学习经验的最直观方法受到阻碍,这也难怪日本战队如此积极的参加各种大小型电竞赛事,只为获得和他国战队交流的机会。

另外一个历史遗留下来的便是日本国内主机游戏和PC游戏占比失衡的问题。

日本主机游戏在世界游戏市场占据重要地位,这也一直是日本在国际社会的一张名片,一度是日本的骄傲。但目前这张名片反而制约了日本电竞产业的健康发展。

当问到草船淳司为什么日本玩家更偏爱主机游戏而不是PC游戏时,他表示:“日本的游戏商都比较习惯把它们的游戏推出在主机游戏上。而且PC的花费要高许多,光是买一台PC的规格和价格都是花费很高,对于主机来说,只需要一台主机,插上家里的电视就可以玩了。”他的回答可能并不全面,但却是最现实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社会元素,比如日本作为发达国家快节奏的生活让玩家更倾向于去玩一些适合家庭行为或竞技性较低的游戏,很明显主机游戏更加完美的匹配了日本成人玩家的需求。

可喜的是JESU对于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着手的举措。首先是从主机游戏厂商下手,通过宣传引导等方式让主机游戏往PC方向转移,根据JESU管理人员介绍,目前许多主机游戏厂商已经开始意识到世界电竞的潮流汇集在PC的事实,保守的平台矜持已经开始尝试着放下。

同时,JESU联合旗下电脑公司开展家庭PC的推广宣传以及高性能PC的试用,为玩家提供一个机会感受高性能PC带来的电子竞技快感,达到宣传目的的同时还刺激了消费,现在越来越多的主机用户已经开始向PC用户转型。

结语

日本电竞正经历每一个国家电竞产业发展的酸甜苦辣,所幸当下电子竞技在全世界范围内的风靡为日本电竞的发展扫清了一部分主流化和认知上的障碍。新生JESU正如韩国的JeSPA一样引导着国内电竞纵深发展。

有着产业形势的春风,日本方面对本国的电竞拥有十足的信心可以理解,草船淳司才有了“三年追上,五年平行”的豪言壮语。

不管是有理有据还是盲目自信,日本电竞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去开拓。

即便如此,从格挡只需0.3秒仍无人知晓的格斗之王梅原大吾到3局0杀却登上热搜的Ceros,日本电竞的形象确实在2018年变得更加丰满了起来,这支“神秘之师”将成为我国电竞发展道路上不可忽视的存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