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评分9.1,难以被原谅的不是说谎的行为,而是谎言本身太恶毒

来源:土拨鼠挖洞 2018-11-08 19:15:25

豆瓣评分9.1,难以被原谅的不是说谎的行为,而是谎言本身太恶毒

德斯.米科尔森这次他扮演的是一个斯文儒雅的好好先生,一改往日的反派形象,面对不断升级的误解,甚至诉诸于暴力的民众,含冤负屈却无法自证清白,一个隐忍心碎的眼神足以让人感同身受。故事的情节非常简单,就是一个喜欢自己老师的小姑娘,表白被婉拒后,心绪难平,支支吾吾的编造了一些貌似被老师猥亵的谎话。众口铄金原本就在朝夕之间,那些只有亲朋的信任,也都在转眼间变得不堪一击。

小女孩难以被原谅的不是说谎的行为,而是谎言本身太过污秽恶毒,其他孩子未必灵机一动,就能想得出那样翻天覆地的假话,即使她年幼无知,并不真正理解这些说辞的含义,也无法预计所能带来的恶劣后果,却依然改变不了这件事是她做的事实。小小年纪,报复心理却如此强烈,信口开河,却能直击要害,简单粗暴地彻底摧毁别人的人生,尽管时态越发严重的时候,她也后悔莫及,可惜这样的内疚和解释,并不是一个值得体谅的理由。毕竟她的寥寥数语,就把无辜的好人。推进了永无止境的深渊。

纯真无知的孩子,在成人眼中,就是不会撒谎的弱势群体,作为不明真相的人,一旦听说小孩有可能会被老师性侵,立马就会被滔天的愤怒冲昏头脑,迫不及待地要对卢卡斯动用私刑。弱者颠倒黑白的谎话,永远比强者的声明辩白,显得更真实可信。大概类似于“你弱就一定有理”的强盗逻辑,谁说弱者百分之百就是受害者,滥用同情心的人们不要被愚弄得太容易。也许真相是什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愿意相信什么。

后来良知未泯的小女孩看到自己曾经心仪的老师,竟然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她便极力想要挽回一切。而大人们的反映倒是非常的耐人寻味,他们一边想当然地安抚这惊魂未定,语无伦次的孩子,一边按照自己的思维逻辑方式,想象出理所当然的正确结论。还真的是相当讽刺,小姑娘说谎的时候,没有人怀疑,而当她鼓足勇气说出实话的时候,却没有人愿意相信,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身为知情者和当事人的说法,已经变得没有意义。丧失了理智的围观群众,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惩恶扬善,保护弱小。

谎言的传播,就像可怕的病毒在蔓延。虽然卢卡斯被证据不足而无罪释放,事情却不会因此被划上句号。一愤难平的围观群众,又一次不约而同地站在了道德的最高点,以正义为名,肆无忌惮地对他拳打脚踢,恨不得扒皮抽筋,无所不用其极。连卢卡斯的小狗也未能幸免,他顺理成章地成了全村人欲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肉中刺,就算时过境迁,还是会有人用枪口对准卢卡斯。实际上,如果接近孩子的生活,会发现他们其实和成人群体一样,也会有话语权争夺,也会拉拢一些人搞小圈子,也可能会在压力之下说谎,小孩子的世界并不是纯洁无瑕的。对于大人来说,有一点重要启示就是,孩子的话并不能无条件地轻易相信。

说完了孩子,再来聊聊大人,其实对主人公造成伤害最多的,是那些与此事无关的大人们。谎言固然可怕,但最可怕的是那些毫无判断就全盘接受的无关者,他们怀着自己单纯的正义感去谴责卢卡斯,他们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是否伤害了一个无辜的人他们要做到就是让更多的人相信他们所相信的,让他们所谓的正义得到极大的伸张,而这让我想起社会心理学上的一个术语------群体极化。

简单地说就是集体产生的决策会比一个人做出的判断更加极端,从院长开始,再到心理医生,再是家长们,甚至是那些假象自己是受害者的孩子们,然后是全镇的人,大家对待卢卡斯的态度日复一日更加恶劣,从一个谎言引导出更多犯罪的细节,好像一下子所有的人都变成了受害者。

其实在看这部影片的时候,我非常自然地想到了迈克杰克逊,他曾经两次被卷入儿童性骚扰案件,这两次质控,让他身心俱疲,比如在1993年,12岁的当事人被邀请到他家玩,事后他的父亲给孩子注射了一种震静催眠药,让孩子指认杰克逊性侵这样就可以索取大量赔偿,孩子若不肯父亲就痛下毒手打她,警方介入调查虽然没有找到证据,但孩子父亲提供了孩子的口供,洗清了杰克逊的污点,但此时舆论已经让杰克逊的形象严重受损,事业陷入低谷。

片尾这个放冷枪的人究竟是谁,引发了不少观众的探讨。就是想要说这个想要卢卡斯性命的神秘人,可以是小镇上的一个居民,甚至包括卢卡斯身边最亲近信任的人,或者也可将其看成是一种潜伏暗藏,且无法彻底抹去的集体恶意,云淡风轻,其乐融融的欢聚场面,却悄悄滋长酝酿着更可怕的暗礁险滩。因为这件往事从未真正过去,卢卡斯依然是小镇居民心中永远的罪人,一个可供狩猎的靶子和目标,作为电影的一名普通观众,我非常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如若不然,自己也难保不会错把好人当禽兽,就算是铁证如山,也有可能是冤假错案,那么我们就不能够仅凭道听途说,就轻易认定素未谋面的人罪无可赦。

这部冷酷虐心的影片残忍地告诉大家,想当然地去造谣和信谣是多么的可怕,可惜的是,现如今,却有越来越多的人浑然不知,反倒乐在其中。如果不能一味地寄希望于道德自律,那么就要依靠法治体系的健全,来确保我们做人的底线。一旦提高了造谣传谣的成本,才会让很多人真正学会谨言慎行的大道理。

有些想法,也许会促使我们成为谎言制造者的帮凶,你我未必慧眼如炬,每次都能明辨真伪,但我们不能清新盲从,不推波助澜,不煽风点火弥补随便扔出手中的石头,去伤害无辜的青蛙。我常常喜欢看压抑灰暗的电影,不是为了自虐,只是为了自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