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吖,我周末回来想起糖醋排骨”,母亲大人:“吃个屁,滚!”

来源:鲁网资讯 2018-11-08 12:46:15

转载自百家号作者:全球美食说

最爱吃的菜,是妈妈做的菜!

泡杯茶暖暖手,打开收音机,半躺在沙发上发呆——想妈妈啦~

再有几个月,就是母亲大人生日了,这些年一直在外面,聚少离多,一直也没给母亲大人买过什么礼物。一直记得她用四川话说得最多的就是:“莫买,太贵唠,穿起都心痛得狠!”母亲大人有一道四川家常菜做得特别好。就是糖醋排骨,小时候怎么都吃不够,念叨念叨真的有点想了。

那时候家里穷,又是在离小镇十几公里的农村里。父亲一直在外工地上砌砖,跟着村里几个老手艺人一起出去,弟弟那时候还不大,父亲不敢走远,都是在本地附近务工,手里存不了钱。母亲大人一个人在家种菜连带我和弟弟两个孩子,村子里常常到了饭点传来母亲的特有的嗓音:“某某(名字),滚回来起饭呐——”“马上~”……

父亲今天从镇里带回来几斤排骨,好久没开荤的我和弟弟,今天没有出门跟隔壁的小龙扇画片儿,都在围着灶台转转。父亲在门外地坝边坐在小凳上抽烟。弟弟帮着母亲大人洗菜,其实完全没我做得好。我正在头屋桌子上,尝试着切姜蒜。

母亲在厨房清理排骨,我赶忙跑去生活,今天洋火有点潮,我连着哈了好几口气。终于火柴点燃了,我赶紧坝手里的竹子叶点燃放到灶台里。火逐渐大了起来,我用苞谷杆烧火,弟弟坐在我怀里,我两有说有笑烤着手。母亲大人坝锅刷了,在罐子里撬了一块白生生的猪油,猪油很快化开,马上就没小泡泡了。“吱啦——”刚焯好水的排骨被倒进了大锅里。

“火烧大点,加点好柴嘛。”母亲大人拿着锅铲在翻排骨突然对我吼道。弟弟马上转身到身后抱了了些木头过来。我小心的把木头放进去架着,掏了掏炉灰,火逐渐大了起来。“看到哈,我起拿冰糖。”母亲转身出去,我赶紧起身拿着锅铲,假模假样的翻铲着锅里的排骨,排骨边角这时候已经慢慢焦黄,跟着姜蒜大蒜炒出阵阵香味。

母亲带着塑料瓶回来,把排骨翻到锅半身处,油汇集到锅底,母亲抓起半把冰糖直接靠锅边丢到锅里,冰糖慢慢化开,逐渐炒出褐色,转身拿起醋瓶,倒了两锅铲醋进去,“火大点!”坐在灶台边跟弟弟一起烧火的我又被吓得一愣神,赶紧加柴火。

随着目前翻炒,糖醋开始弥漫厨房了,我和弟弟吞了好几次口水,“起给我舀半瓢水。”我准备去的,弟弟闻声就不见人了,然后哆哆嗦嗦舀了半瓢水回来。“你好生点,到处啥些。”母亲结果水瓢直接倒锅里,厨房里糖醋味道更浓了。"让开,我来。“母亲亲自坐镇,灶里的火马上旺了。

我跟弟弟赶紧抽筷子,端碗瓦饭,”起叫你老汉儿,准备起饭呐。“我赶紧跑出门去,父亲正在跟一起务工的邻居赵大爷聊得正开心。”老汉儿,妈喊起饭呐“。”晓得了,走起我屋将就起。”父亲起身拉着赵大爷准备叫上一起吃饭。“算咯,算咯,我屋煮起的,娃儿今天回来。”赵大爷连连摆摆手。我跑过去拿着小板凳跟父亲一起回家了。

刚进头屋就闻到浓郁的糖醋味儿,白色盘子正装着红褐色的排骨,我想都没想就伸手过去,“啪!”“滚起洗手,带毛二一路“。”哦。"爸爸说完进厨房去了,我连着抓了两块排骨,我一块,弟弟一口,含嘴里跟着进厨房洗手去了。

………………………………………………

现在生活条件比以前好多了,想吃排骨就吃排骨,却怎么也没以前香了。干脆这个周末跟老板请个假,回老家看看,叫母亲大人再做来试试。想到这里我跟老婆商量了一下,老婆打电话问了问领导,说没问题。我两又开始琢磨回去要不要买点东西。“给妈买衣服吧?”老婆说到。母亲大人好多衣服都是她选的,看着还行。”可以。“我想都没想随口答道。

掏出手机,点开电话本,老妈,拨通:”妈呀,我跟菁菁星期陆回来耍两天,我舀起糖醋排骨。“

母亲大人:”你给我爬,起排骨,起个屁,滚!“

………………………………………………

一上来自全球美食说原创,喜欢可以点关注。你们猜我周末能吃到排骨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