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是小妖精的甜宠文,古灵精怪爱撒娇的你,放在心尖上宠都不够

来源:启红聊小说 2018-11-08 09:46:55

一.《心尖上的小妖精》

内容摘要: 张止维眯着眼睛看着易度。“哦?女朋友?”他似笑非笑的扬起一边唇,对着易度上下打量一番,又将视线流转到闻桃脸上。显然闻桃也被易度的这句话弄懵了。她张大双眼看了眼易度,随后立即转头去看张止维。“我不……”

“不要逞强,我知道你不舒服。”打断闻桃的话,易度异常温柔的放低声音,将她更往怀里搂了搂,好似心疼的不行。低头的瞬间,他不着痕迹的瞟了眼近在咫尺的张止维。这个张教官从一开始就不对劲,他一看见闻桃脸上的神情立马就变。易度:当我瞎呢?“哦,女朋友。”张止维尾音拖长,忽然伸手拍向易度的肩:“可以啊,小伙子,高二吧,都有女朋友了。我还没呢。”说完这话,他叉着腰,俯视着已经把头钻进易度怀里的那闻鸵鸟,眼神颇为怪异。“女同学,艳福不浅啊。”张止维对易度点了点头:“挺帅的,但是可要看好了,毕竟挖墙脚的人太多,当心一不小心就头顶绿草帽。”这话说完,他与易度的眼神在空中碰了个对着。

张止维朝易度摆摆手:“行了,赶紧去医务室吧。”易度笑了笑:“放心,我们感情非常好,谁也挖不走。”闻桃一声也不敢吭,都不知道怎么解释的好,随这两个你一句我一句。她此刻只想赶紧逃。

易度抱着闻桃去了医务室,闻桃偷偷从易度胳膊缝隙中去看张止维。张止维似乎感觉到她的视线,猛地一转头,闻桃吓得一哆嗦。“我去……这么敏感的。”闻桃坐在医务室的病床上,易度抱着双手靠在墙边。不多会儿,从内室里面走出一位医生。

他一丝不苟的穿着白衣,尽管外面天气还是三十多度,这屋子里也没开空调,而他领口就连一粒扣也没解。唯一能感受到些凉爽的,是这自然吹拂的风。他走近,端起眼闻桃放在床上的脚,扭出一个奇异的姿势。闻桃嘶了一声:“疼。”“还知道疼啊?”医生轻轻笑了笑,本是蹲在床边,后来站起身去里面拿药。一边动作一边说:“我看你今天跑的倒是挺快的,一点儿没个伤病的样子。” 

二.《听话》

内容摘要:事实上,这不是占薇第一次对叶雪城撒谎,她确实有事,却不是因为朋友的生日。下午三点,占薇回到寝室收拾了东西,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准备出门。到了寝室楼下,看见头顶太阳一片正好,金黄色的光线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她挪了挪,站在了一旁的树荫底下。

没过多久,一辆大众帕萨特向她驶来,车身是黑色的,看上去有些旧。直到慢慢停在她身前,司机才缓缓探出头来。聂熙扬着脸,笑得恣意,问她,“走不走。”“什么时候换的车?”“上个月,买的二手。”聂熙转动方向盘,一边查看路况,“之前那辆太破了。”

占薇上车后,往车里巡视了一圈,后座上摆着那把常年跟着聂熙的电吉他。“什么时候换的车?”“上个月,买的二手。”聂熙转着方向盘,一边看着路况,“之前那辆太破了。”占薇没接话,默默在心里嘀咕着,其实这辆也没比之前的好多少。

不过,车里面倒是被收拾得干净整洁,什么装饰都没有,简简单单的。“他们都到了吗?”“已经排练上了,就等我们俩。”车开了十来分钟,绕到了离学校五个街区的西柳巷,停在了一家名为Super Nova的酒吧前。

Super Nova的位置并不算热闹。到的时候是傍晚,周围的低层建筑看起来有些年份了,夕阳从街道的尽头照过来,粉红色的光落在酒吧白色斑驳的墙上,漫着岁月的沧桑感。门面是装饰过的,透着一股后现代重金属味,牌子上夸张的字体描绘着酒吧的名字。

Super Nova,超新星。是一颗恒星在消亡之前最后的爆发。它所散发的光芒,几乎可以照亮整个银河系。进了屋,一楼的空间并不大,角落里有个吧台,后面的酒柜上摆满了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酒。大概是因为还没到营业时间,只有一盏黄色的壁灯孤零零地亮着,周围稀稀落落散布着餐桌。

屋子的尽头有一条通向地下的长楼梯,下面隐约地透出了一些光亮。占薇跟着聂熙,鞋踩在木质地板上,发出错落有致的回声。拐了个弯,面前是间宽敞的屋子,头顶的白炽灯悉数打开,将整个空间照得通透明亮。屋里有一个不大的舞台,正中间竖着立式麦克风和键盘,角落放着配备齐全的架子鼓。

昏暗的光线里坐了个男人,那人察觉到这边的动静,用略显沙哑的声音朝更里头吼了一嗓子,“聂熙和占薇来了——”过了几秒,大概是见里面毫无动静,他放下贝斯,径直将一旁的小门踢开进去了。很快,屋子里响起了另一个声音:“两丫头来这么晚,不想干了?!”

“……”“打鼓的呢?”“林俊宴说他晚半个小时。”中气十足的男声骂骂咧咧的,“现在的年轻人没一个靠谱的!”占薇和聂熙四目相对,交换了个无奈的眼神。没过多久,舞台旁边的小门里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豺哥。

三.《我还没摁住她》

内容摘要:酒吧里黑暗一片, 窗外是晕开交错的霓虹灯。灯的银光泼在吧台上, 秦渡简直借酒浇愁,一手晃了晃杯子里的龙舌兰。深夜的酒吧相当安静, 酒里浸了灯光, 在杯子里犹如琥珀般璀璨。陈博涛终于幸灾乐祸地道:“你来谈谈感想?”秦渡:“……”陈博涛火上浇油道:“给正在追的女生和追她的男生买了单的感觉怎么样?当老实人爽吗?”秦渡怒道:“去你妈。”陈博涛二皮脸道:“别骂我啊老秦, 我是真不懂,就等你来讲讲。”秦渡:“……”“我……”秦渡挫败地道:“她就说那个男的对她很舍得么,我不乐意。舍得个屁,一个毛头小子还敢对我看上的献殷勤?我就把他们单给买了,没了。”陈博涛:“……”陈博涛友好地问:“老秦,明天我能不能把这个八卦传播一下?”

秦渡眯起眼睛,礼貌地说:“可以的, 我觉得很行, 老陈你可以试试。”陈博涛评估了三秒钟, 就道:“您老人家就当我没说吧。”秦渡不再说话,又晃了晃杯子里的酒,却没有半点儿要喝的意思, 像是钻进了死胡同。“掐时间来看——”陈博涛看了看表,说:“那个小姑娘应该到宿舍了吧?看看她回了你没有?”秦渡触电般摸出了手机,屏幕一亮, 上头空荡荡的, 一条消息都没有, 那一瞬间他身周都僵了一下。秦渡道:“……”陈博涛说:“你现在去问她安全到了没有, 那个小姑娘被你欺压了这么久都没和你生气, 脾气肯定是很好的。你问完记得跟她说对不起。”秦渡嗤之以鼻道:“我做错了什么,还得道歉?”陈博涛说:“你等着瞧就是。”秦渡从鼻子哼了一声,算是认可了陈博涛的威胁,高贵地给许星洲发了一条信息,问:“你回宿舍了没有?”陈博涛:“……”“你这是什么语气啊!你兴师问罪什么啊!”陈博涛瞬间服了:“老秦你手机拿来!我来替你道歉。”陈博涛前任无数,深谙女孩子各种小脾气,平时也称得上妇女之友,立即试图抢过秦渡的手机给他的语气补救一下——然而秦渡坚持认为今晚自己表现无可挑剔,他该道的歉都道了,付账则是纯属为了嘲讽她的高中同学,没有半分折辱许星洲的意思,腰杆儿笔直得很。秦渡坚持道:“这个回复有哪里不行?今天我给这小混蛋发的消息她一条都没回,高中同学也搞得我很生气,我是那种热脸贴冷屁股的人吗。”陈博涛:“……”幽幽的黑暗中,酒吧里流淌着舒缓的钢琴曲,秦渡只觉心里一阵燥热。

想去见见她。他想。接着,陈博涛指了指他的手机屏幕。“——她回了。”陈博涛说。

四.《裙下有火》

内容摘要:程昱回到家后随意洗漱收拾了下便立马睡下,于是他直到第二天早晨醒来时才看到手机微信里有一个来自焦糖的好友请求。小姑娘的微信头像是她自己穿着tutu裙的舞剧照,根据背后的布景和她的微信昵称,程昱猜出来这是芭蕾舞剧《胡桃夹子》里的角色糖梅仙子。这个角色和她的名字倒是很搭。手指轻点将小姑娘添加为好友后他便起床洗漱,等他从浴室里出来时,便发现手机里已经有好几条微信消息冲了进来。这姑娘起得还挺早?他要去医院交班,五点多六点就起床,比一般上班族都要早很多,没想到焦糖也会醒得这么早。糖梅仙子:程医生,早安!程昱一边给自己准备早餐,一边低头回复消息。程昱:你也早。对面就像是守着他的回复似的,他的消息气泡刚刚发过去,对话框顶的“糖梅仙子”就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糖梅仙子:程医生,谢谢您昨天帮我买的东西,不过真的太多了我能不能不要那么多?多?程昱挑眉,脑海里立即跳出来了昨天那噩梦一般的一堆粉。确实是......有点多。但小姑娘说,不要那么多?这意思是要给他退回来?程昱:不行。程昱当机立断地拒绝,他才不要再拎着那些袋子招摇过市,再一次重温昨天的噩梦。

他的回复发过去后,对面的人倒是很久没有动静。程昱勾勾嘴角,把手机放到流理台上不再理会,自己则把煎蛋和烤好的吐司端回餐厅开始用早餐。直到早餐用完,焦糖都再没有给他回复。他想着这件事大概就这么过去了,却没想到当他刚刚换好衣服出门,手机里就冒出了新的微信消息。

糖梅仙子:那这样好不好,昨天你帮我买衣服和其他东西的钱我回头分期还给你?分期。这个在当今社会非常普遍的消费行为,在此时却有些刺痛程昱。现在想想,昨天他买东西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价格。她的钱不够用吗?脑海中突然回响起和煦曾和他说过的——“小姑娘过得很辛苦。”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