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黄金总决赛D组首轮 冰蓝飞狐被淘汰

来源:新浪游戏新闻 2016-01-13 10:01:00

前言

“我很抱歉!”——一名合格的喷子是怎样炼成的?

网络世界永远也不缺乏喷子,浮躁的网络游戏里更是如此。无数的调查表明大家都希望网络的环境回归到一个纯洁干净的状态下,然而却往往事与愿违。这些喷子究竟是怎么来的?为什么喷人的现象屡禁不止?

本文就将从一个《炉石传说》的新人玩家出发,看看他是如何在喷子的影响下,慢慢变身“抱歉党”的……

一颗流星的陨落

你原本是一名普普通通、待人和善、明事理也讲礼貌的大学生。除了好好学习之外,平时偶尔也玩玩游戏,但之前接触的大多是一些单机作品,坐在电脑前就这么自娱自乐,倒也快活。

而你的舍友则是一名狂热的网络游戏玩家,各种类型的网游都有所涉足。好奇的你也曾希望他推荐一些网游带自己入坑,然而它们基本都无法提起你的兴趣——直到你遇到了一款对战类的卡牌游戏《炉石传说》。

暴雪出品的卡牌游戏《炉石传说》吸引了非常多的休闲玩家

和那些动辄几十G的端游相比,《炉石》显得轻盈而小巧。游戏的风格也和它的容量一样令人轻松愉悦,你所要做的就是收集卡牌,然后随时开始一场可能只需要5、6分钟就能结束的对局,就像扑克牌那样。你很快就喜欢上了它,每天都要打上几局当作消遣。

一开始,你对这个游戏的环境感到满意。因为其休闲游戏的定位,你很难见到那些经常在MOBA游戏里出没的网络喷子,大家似乎都在享受打牌的过程——而且更重要的是,暴雪似乎正是考虑到了喷子的问题,才没有建立起直接和对手交流的系统。在对局中,你只能发送固定的6种“表情”:分别是问候、称赞、感谢、失误、威胁和抱歉。

《炉石传说》中你只能用这6种表情和对面交流

虽然你在玩游戏的时候更喜欢耳根清净一些,但开局一个友善的“你好”或是落败时心悦诚服的一句“打得不错”还是会让你感到心情舒畅。你不怎么主动去发送这些表示友好的话语,不过如果对面先遵守了这个理解,你也会很高兴地还回去。

然而好景不长。你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很抱歉”这个表情的出现次数好像变得越来越多——而且,这句话所表达的含义貌似还并非它的本意。

这样的“抱歉”往往发生在一场对局的最后关头。当对面即将斩杀你的时候,他会突然停下来,发两个“抱歉”,然后再慢慢地出牌,将你击败。

网友创作的漫画,讽刺某些喜欢“抱歉”的机械法玩家

疑惑的你试图分析对面的心态:难道他们对我的落败感到很有歉意吗?但渐渐的,你开始明白并不是这么回事。在即将取得胜利之时,本该发出来的表情应是“打得不错”才对。这里的“抱歉”实际上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嘲讽,想象着一个做着雪姨那样表情的人对你说这样的话吧:“哎呦,不小心赢了你还真是对不起啊,你看我的手气又烂,牌又不全,你下次一定可以赢我的哦,哈哈哈哈……”

“抱歉”和这样的表情更配哦

更有些过分的人,故意在即将赢得比赛的时候,连续不断地刷上整整一分钟的“我很抱歉”,直到本回合的操作时间即将到头,才慢吞吞地把牌打出来——多亏了有直接认输投降的功能,你才不至于每次都被对手羞辱个遍才能全身而退。

终于,你被这种无礼的行为激怒了。在一场对战里,对手使用着一套全金的卡牌,这在游戏中被视为土豪的象征。他甚至还没到残局就开始狂发“抱歉”,似乎是在不断地向你挑衅:怎么样,穷逼?见到爷的全金卡组你怕不怕?

“我很抱歉!”

“我很抱歉。”

你忍无可忍,也学他反击了一句“抱歉”。对面见你并非无动于衷,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最终,一场原本和和气气的对局,在不绝于耳的“我很抱歉”声中结束。而最后谁赢谁输,似乎也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在那之后,你不再沉默。面对对方的咄咄逼人,你也会冷嘲热讽地还回去。如果有的时候你觉得抱歉的威力还不够,你还会直接发出“威胁”这个表情——“我的魔法会把你撕成碎片!”

法师吉安娜的“威胁”表情

于是,就在这样你来我往的“友好交流”中,你被第一次加了好友。

从加好友那一刻,世界变了!

《炉石》有一个这样的功能,在一局对战结束之后,你可以和刚刚交手的人发送好友申请。暴雪设计它的初衷,原本是想让陌生的玩家结下友谊,但是你在同意了这个人的好友申请之后,得到的却是一顿劈头盖脸的咒骂,用词也是极尽不堪入目之能事——就因为刚刚你赢了他。你恼羞成怒,本想回敬一句国骂上去,没曾想屏幕上传来了提示:您已不是对方的好友。

你第一次知道了加好友骂人然后迅速将其删除的伎俩,便把这种原本为你所不齿的行为记在心中。终于,你再次遇到了一个在赛后发来好友申请的人。你没有急着去同意他,而是先在记事本里编辑了一大段骂人的话,复制好,同意请求之后立刻发出去,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好友删去。对面甚至还没来得及打出一个字。

被上一个交手的玩家加好友骂人

你感受到了莫名的快感:怎么样?对面的怂货,还没来得及发骂人的话吧?想喷我?哼,没门儿!

你知道,之前曾经喷过你的那些对手,一定也会有和自己相同的感受。

从此以后,你逐渐认同了这种“快感”。碰上了抱歉党,你会毫不犹豫地反击回去;赛后加好友的事儿也变成了家常便饭;甚至有的时候如果你觉得对面出牌太墨迹,还会主动发送“抱歉”或者“威胁”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在从《炉石》这里逐渐学会喷人的技巧之后,你对那些原本有所顾忌的竞技性网游也有了兴趣,比如《英雄联盟》和《DOTA2》。在这些游戏里,你变“聪明”了,你不再需要别人教你该如何与游戏中的其他玩家“交流”,你无师自通地与他们对喷,并把它当成是游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个场景经常出现在MOBA类游戏的聊天框里

终于,一个合格的喷子诞生了。他原本在现实生活中可能是个讲礼貌的好青年,但是经过那些“先辈们”的洗礼,却落得一个这样的结局。而他,也将和那些喷子前辈们一样,继续影响着那些还未沾染世俗习气的新人们……

谁的错?

我相信,只要是玩过网络游戏的人,肯定都或多或少接触过喷子这个群体。他们喷人的花样可能各有不同,有的上来就问候别人全家,有的喜欢冷嘲热讽,有的可能只是一句简单的“抱歉”——不过他们给人的感觉却都出奇的一致:缺乏教养,但的确能影响你的心情。

前几天游民的“游话好好说”栏目也探讨了这个话题。“用嘴拿五杀?玩游戏的时候你爱喷人吗?”——其实,对于结果我还是稍微有些惊讶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游民的评论区经常有喷子出没,但是数据却显示,“独善其身”的人比“喷个痛快”的人多了许多。看到这个结果,我还是很欣慰的。它至少说明,大多数人仍然希望我们的网络保持在一个和谐友爱的环境下。

选择“独善其身”的人是“喷个痛快”的几倍

那么,那些喷子又是怎么来的呢?

不可否认,总会有一些心理从一开始就很阴暗的人。他们心态失衡,容易暴怒,嘴上也不干净。

不要以为这些天生的喷子只存在于传说里,我有一个朋友其实就是这样的人。玩《炉石传说》,看到对面使用的是快攻套牌(通常被认为是低端的表现)或者是质量不高的卡牌(新人或是氪金不多的标志),在自己还没有完全确立优势的情况下就开始狂发“抱歉”,与之同时还一张一张地展示自己的全金套牌,闪瞎对面的狗眼;玩《英雄联盟》,用着稀有而昂贵的皮肤,看到别人玩的菜就会扑上去说道个不停。还好他不是那种直接问候别人全家的喷子——可尽管如此,他还是被无数次地“加了好友”。

我的这个朋友是个不折不扣的网络喷子

如果你非得要分析他们的心态,我只能说这和他们从小的生活环境和个人情况有关。就比如我的那个朋友,他的身高在人高马大的北方只能用寒碜来形容,从小到大也没少遭到歧视,他也因此一直感到很自卑。所以到了网上,他希望找回自己丢失已久的尊严,于是花大价钱合成了很多金色卡牌,然后在对战的时候不断地发表情嘲讽对面没有自己花的钱多。

但是,这样的人总是少数派,就算偶尔遇到了,也不至于让大家觉得整个网游的环境都病入膏肓了,不是吗?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有越来越多原本不是喷子的玩家,在这些天生愤懑的人的影响下,逐渐也变成了他们的样子,就像开头的故事里说的那样。他们原来或许对网络游戏的环境还抱有一丝侥幸,希望它是个纯洁的、每个人都能友好交流的平台。然而,那些少数派喷子的无理行径却严重影响到了他们的心情,也让他们变得越来越暴躁起来。最终,这些“小白”也成为了新的“抱歉党”——如果按他们自己辩解的话来说那就是:分明是他们先喷的啊!

然而,正如这幅暴漫所说,喷回去的你,其实也已经成喷子了

如果你曾经在玩网游的时候被喷过,那我想你应该可以理解他们的话。被一个压根不认识的人,从头嘲讽到尾,换作你,你受得了吗?哪怕对面只是喷你玩的不好,操作的不对,也会让你感觉心里不好受。有好几次,和朋友们开黑,团战打输之后的分锅大会直接闹得大家不欢而散。这还是朋友之间,可想而知那些野队里碰见的喷子了。

MOBA、对战类网游的竞技性也助长了玩家浮躁的心态。没人愿意鏖战20分钟最后还输给对面。心态一急,说话就容易不过脑子,喷起来也就很正常了。

电子竞技,既然被成为“竞技”,其实很大程度上它已经不是一款游戏了

换句话说,除非所有的网游全都变成陈星汉《风之旅人》那样的游戏,否则喷子的问题就无法被根治,他们的数量反而可能会越来越多。你说寄希望于官方封停那些喷子的账号?如果真的有一天,游戏的运营商严格到把所有说脏字的人全都封杀的地步,那我想他们也只不过是强行把喷人的水平拉高了一个档次而已。带脏字的是喷人,不带脏字的难道就不是了吗?列位还记得当年的《九品芝麻官》吗?

“老鸨骂街”这一段堪称经典,两人也并未使用什么显眼的脏字

所以,你可以说是那些天生乖戾的人老鼠屎毁了一锅粥,也可以说这是网络游戏乃至网络的原罪使然。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这样的大环境,我们能做的,只有改变自己。

“我爱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

那我们究竟该怎么做?面对对手的咄咄逼人,难道我们就得这样无动于衷吗?

你别说,最好的方式还就是装作没看见。如果你觉得受了气,非要和对面拼命,那其实你也变成了喷子的一员。对喷或许可以缓解一点你内心的烦闷,但这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保持沉默不能说一定可以让对面有所收敛,不过至少会让他们觉得自己的一记重拳打在了沙袋上。

金星老师其实已经教会我们怎么对待无礼的人了

没办法,我们的网络就是如此,你总是能碰到这些没有礼貌的家伙。你也许会对这样的网络环境感到失望,但我还是要套用老罗的一句名言:“我爱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只要你仍然对它抱有一丝希望,那么它或许就会在不经意之间回报你。

老罗虽然喜欢卖弄情怀,但有些话说的确实有分量

那天,时间已近凌晨,我只是在《炉石》里完成我的每日任务,却连跪了好几盘,还被之前几个对手从头抱歉到尾,心情几乎快跌到了谷底。我打算玩最后一盘就收工,然后遇到了一个使用潜行者的玩家。

能看得出来对面的牌并不全,单卡的质量也不够高。但是对面的手气比我的顺,前期就一直压着我打。因为心情比较差和困意袭来的缘故,我出现了好几次低级失误。有一个回合,如果他的卡牌质量能稍微高一点儿,我就已经被斩杀了。可惜我逃过了一劫,并最终一点一点把劣势扳了回来。

最后,在我即将胜利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样的赢法有些不太光彩。我出现了那么多次低级失误,如果还赢了对面,会不会让他有种“花钱就能赢”的感觉?我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拿下这场比赛,于是发了个“打得不错”,自己认输了。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称赞”这个表情是不存在的吧?

赛后,我意外地收到了对方的好友申请。一般来说碰到这种情况我是不会接受的。我并不知道对面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而加的我,万一是个喷子呢?更何况我刚刚恰巧用的就是一套全金卡牌,这可能会触到一部分玩家的痛点。

但我又转念一想:或许他只是想交个朋友呢。毕竟我刚刚让了他一局,看他的卡牌也应该是个新手,他可能只是来讨教几个问题的。

我有些小心翼翼地通过了他的申请。他发过来的第一句话是“你好”,这才让我长舒了一口气。经过了解,他确实是一个新人,看我的卡牌很全,便想问问我这个游戏到底要怎么玩,他一般打到15级就升不上去了。随后,通过不断的交流,我们逐渐成了好朋友,经常会在《炉石》里展开一场好友对战,互相切磋一番。他还邀请我有机会一定要去他的家乡看看,我也答应他,如果去了那里,一定找他玩。

《炉石》的好友挑战界面

就是因为一句简单的“打得不错”和主动投降,我就在网络这个虚拟的环境里收获了一份可贵的友谊。其实回想当年的《魔兽世界》,有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在游戏里交到了朋友,有的人甚至还找到了自己一生的挚爱。但是再看看现在的《英雄联盟》和《穿越火线》,我们的网络环境确实是越来越差了。

原来的《魔兽》诞生了许多佳话,然而现在就连《WOW》也出现了很多喷子

虽然美好的日子可能一去不复返,但要相信,希望这个世界变好的人总是大有人在。

看一看投票,你不乏同伴,也许他们沉默,但是绝大多数人和你在一起!

喷子又如何?我们总能在无数的吐沫星子里,找到一片干净的绿洲。

我相信,你也会和我一样,继续爱着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的。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