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北伐的路上,大司马曹真病倒了,换他来结果更难缠

来源:处女座历史视野 2018-11-07 09:42:45

诸葛亮北伐获得战果的这一年,一向低调示人的孙权,不知怎么的就突然高调起来了,反正已经和北方的曹魏彻底闹掰了,现在好像也没啥心理负担,随便按自己的心愿行事就是了,于是他在武昌正式称帝,国号吴,改元黄龙,史称东吴大帝。从那以后,吴王孙权就变成了皇帝孙权了

辛辛苦苦这么久,谁还没个小九九啊,当上皇帝过把瘾就死,这才是快意人生吧。按照规矩当了皇帝,得通知亲朋好友的,东吴大地上,自然是普天同庆,至于盟友也必须通知到,蜀汉那边打个招呼,但是万万没想到,蜀汉那边反应非常激烈。

虽说蜀汉地盘最小,力量最弱,但他们一直以来是以汉室的正统继承人而自居的,现在东边冒出个吴国皇帝了,这无论是从政治立场还是感情上来讲都很难接受。所以这个孙权实际上和北方的曹丕是一样的大逆不道,应该和他绝交。只有诸葛亮非常清醒,孙权当皇帝不是再正常不过,大家相互间心知肚明,再揪着这些事儿有意思吗?

我们现在结好孙权,实际上就是利用他对付魏国,所以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不必过分计较,等未来收复中原了,再对他下手不迟。诸葛丞相看问题总是那么通透,既然不能为这个事翻脸,那就把戏做全套。所以诸葛亮还派出了陈震出使东吴,对孙权就任皇帝表示热烈的祝贺,与此同时再一次强调双方的结盟,继承第一代水的同志加兄弟的关系也是非常重要的

来到东吴以后,宾主双方一致看好结盟以后的美好前景,兄弟两个一起打恶霸怎么看都是赢了,甚至这两家还考虑到干掉魏国以后如何分配财产的问题,双方为了避免今后有纠纷,于是经过友好协商索性拿出地图把魏国的领土瓜分了,这事看起来就有点像那个成语故事

兄弟两个见到天上飞过一只大雁,于是弯弓要射,有人多嘴说了一句,这大雁射下来应该红烧,另一位说清蒸的味道比较好,于是兄弟两个就争起来了,争到最后抬头一看,大雁早就飞得无影无踪了,现在的蜀汉和东吴不就是这俩兄弟不就这个故事吗,大字还没一撇呢,就分人家的家产,这也是有够心大的,

不过吹牛归吹牛,至少还有一个良性的后果,那就是签订了这份友好协议以后,东吴对北方的战争也开始变得积极起来了。诸葛亮这边两年之内发动了三次进攻,步调几乎协调一致,好像这两家真的要动手分曹魏的家产了,这让曹魏上上下下都坐不住了

尤其是那个诸葛亮三番五次过来骚扰,实在是让人心烦的,这两家必须都得打压,不过首先就要处理诸葛亮,让他知道一下你这个村夫过来骚扰我们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公元230年7月,当时的大司马曹真上表主张先发制人征讨蜀汉,他的计划是分进合击,各路大军分头行动,让诸葛亮防不胜防,那总有一路可以获得胜利的

曹睿很快就批准了,命令司马懿从汉水逆流而上,经过西城其他将领从子午谷等地出发到达汉中,与曹真会师。可是这个时候,司空陈群却站出来说这条计划不妥呀,在豹澥谷行军非常艰难,先不说了,后勤保障也非常困难,如果诸葛亮那边伏击部队沿途袭扰,那就足够我们喝一壶的,所以贸然进攻必然是死路一条啊

他的想法和当初诸葛亮反对魏延的子午谷奇谋思路是一样的,陈群的话让曹瑞顿时就醒悟了,下令暂停军事行动,可曹臻却很执着,再次上书大意是啥也难不倒我,东方不亮西方亮,从报结果不行就从子午谷进军马,曹真老同志,如此顽固不化,陈群老同志也杠上了,强调困难不是因为你有多大的决心而消失的?

手心手背都是肉,两位都是三朝元老,都是朝廷肱股啊,公有公理婆有婆的理,曹睿该怎么办?他想了好久,干脆就把陈群的奏折直接拿给曹真看,这么做曹真立刻就明白了,因为当时曹臻是大司马国家的二把手,陈群虽然也是托孤四大臣之一,但是职务是司空在曹魏政权里,司空就是个闲职嘛,

现在皇帝把司空的奏折拿给大司马看,这意思不是很明显了吧,潜台词就是我皇帝真是很难做哦,你自己看着办咯,曹真也是聪明人,所以他没把陈群再放在眼里,下令全军出发,经子午道进发,其余各路人马齐头并进。诸葛亮很快得到了消息,立刻集结大军于城固赤坂设立防线,另外下令二把手李岩带领2万人马紧急驰援,大战一触即发了

不过这战却没打起来,为啥呢?因为事情的发展正如陈群所预料的一样,曹军的进展很不顺利,前锋夏侯霸先行一步,但是在山里面宿营的时候,被蜀地老百姓发现了,蜀汉部队闻讯赶来把魏兵死死的给包围住了,小伙伴只能学着当年他老爹一样依托修路脚苦苦支撑,非常狼狈,先锋运气不好,主帅也未必体面,曹真遇到的敌人不是蜀军而是老天爷

这老天爷是真心和曹真过不去,当时是雨季,一下雨就下了30多天,战斗都给下断了,用了一个月才走了一半的路程,曹大司马你出发之前就不能搞搞天气预报吗?泡在雨中的魏军远望着南方,离汉都远着呢,离胜利就更远了。看到前方的进展这么慢,曹魏的一些老臣坐不住了,也站出来反对,可是皇帝曹睿的态度和武将们差不多,如果不去碰一碰,蜀国他们自己不会倒,干嘛不试一试呢?

当然嘴硬完了,再回头想想,曹真他们在前线表现确实不好吗?这个让人很没耐心呢,那就先撤军回来吧。这个时候撤军怎么说还是一把和棋吗?这个蜀汉大地又不是你曹魏的后院,说走就走啊,诸葛亮才不想要什么和棋呢,于是抓住这个空挡,诸葛亮派出魏延,无意进攻魏国的南安,魏延攻破永州刺史郭淮,无意攻破魏国后将军费药最终取得了蜀与魏之间第四次攻防战的胜利

掰指头算算到目前为止魏和蜀之间一共交了四次,前两局魏赢了,后两局蜀赢了,基本上半斤对八两打个平手,但是视国力而定,魏国大蜀国小,以小博大以弱胜强,其实含金量更高,从这个角度讲,再一次印证了诸葛亮确实是个牛人的。但是个人的成绩不等于国家之间的成绩,两国之间的较量,不是一两次战役能够定输赢的,还得一直不断持续打下去,经过前几次的较量,魏国这边已经兴趣索然了,打来打去不就是这个结果吗?

我一下子吃不掉他,他从我这赚到的,便宜也不多,真没意思,我们继续采取防御态势吧,重点还是去防御实力更强的东吴吧,魏国你这么想那就不对了,你这是看不起我们蜀汉是吧,哼,告诉你,我诸葛孔明战意正浓呢,我非常想跟你们继续牛皮下去,直到我们蜀汉吃掉凉周吃掉永州,然后顺便把你整个魏国都吃掉。目标很困难,道路很遥远,但是我诸葛一直在努力。

公元231年春天,诸葛亮再次北伐了,考虑到后勤是管大军命脉,他特意让副手李岩以指使总监的身份留在汉中全面负责后勤事务,自己则亲自带队出征,同时为了改善前线的后勤运输条件,诸葛亮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还亲自动手搞科技发明,经过反复攻关,一种叫木牛的运输车应运而生投入实战

这里所谓的木牛和流马,有人说这是一种运输工具,也有人说这是分别代表2种运输工具,比如资治通鉴就说先有木牛后有流马,虽然史书的记载好像言之凿凿,但实物谁也没见过,具体是啥样基本是靠猜。至于行军路线吧,诸葛亮想来想去,最后还是选择了祁山,而且为了壮大声势,善于搞统战工作的诸葛亮,又派人引诱先被人柯比能起兵助阵,这也是他第四次北伐

第二次出祁山路,虽说是以前走过的路,目标也依然是原先的目标,但是有不同的事,对手已经悄然改变了,以前诸葛亮的主要对手是非常难缠的曹真,而此时的曹真已经病重在床咯,上一次想偷袭子午道,却被大雨淋了足足一个月,这种内外交困实在是没面子啊,所以曹真病倒了,那既然他不能亲自上台与诸葛亮过招,救火队员就得上阵咯

这个救火队员就是司马懿虽说当时司马懿的作用是替补,但事实证明了这个家伙是个超级替补,比曹真更难缠,更狡猾,诸葛亮多次北伐的工业,也正是因为这个家伙功亏一篑,后世传说的更多的诸葛亮北伐的故事就和司马懿密切相关,以前司马懿是驻扎在宛城的,现在被调来坐镇长安了,手下的名将包括张和、郭淮等人,这些人可都是赫赫有名的西部干将了,在西面呆的时间不算短了,对西面的一山一水风土人情啥的了解的不得了啊

有这么猛的人坐在一起对抗你诸葛亮,诸葛亮你的北伐难度可大了大了去咯,果然一看诸葛亮又要从祁山出来,司马懿立刻有了应对了,他先派费要带领带领4000精兵赶到了天水防守,阻止诸葛亮从这里北上,同时自己率领主力前往解救其战之围,从这次战役来看呢,祁山在西是前线,而梅县仅靠陈仓拱卫,长安属于大后方,所以司马懿的布置基本上是规规矩矩比较靠谱的

可是这个时候张颌提出反对意见了,他是久经沙场了,在西部地区打了这么些年仗,他当然知道哪些地方是薄弱环节,他认为后方的佣县啊,梅线啊,这些地方都应该增添兵力,最起码如果前线顶不住了,后方也不至于太过薄弱。可司马懿觉得这样不妥来的诸葛亮非等闲之辈啊,如果在前线不能以优势兵力压制诸葛亮的话,前线扛不住后防再增加人手也是没用的,所以不能分兵

张颌一看你是老大,你说了算,再说这司马也是善于用兵的人,那就不争不吵呗。诸葛亮来了,听说了魏军的部署,那我就留下王平继续攻打祁山,自己带领主力去找郭怀费药他们练练手,那两人听说诸葛亮居然亲自来了,商量一番都觉得啊,窝在城里太狗熊了,不如直接杀出去和诸葛亮比试一番鼓舞士气,扬我国威,万一要打赢了,那岂不是大功一件

诸葛亮要的就是你这一句话,就怕你不出来了,来了我们就热烈欢迎。诸葛亮毫不客气指挥部队,把这两个胆儿肥的人彻底击败了,赶走他们以后毫不客气地就把魏军在当地的麦子统统割个精光。听说了这个消息,司马懿急了,率领主力援军拍马赶到,于是两个牛人就在这儿碰上了诸葛亮,此时此刻最大的心愿当然就是和司马懿真刀真枪的干上一仗了

可是司马懿显然是很不领情的,我知道你诸葛亮是蜀汉最牛的人好不好?我服你行不行啊?但是我就是不和你打,你追啊,反正我来了就是一显固守,尽管我手下的骑兵比你手下的步兵要强许多,但我就是不打,都说诸葛亮用兵谨慎,其实司马懿更要谨慎几分呢,于是双方就这么耗着了。

文/百家号处女座历史视野原创,转载请注明百家号处女座历史视野原创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