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武力假道的成功,导致了宋蒙、宋金关系的再一次重大调整

来源:爱上说历史 2018-11-06 21:42:29

大家好,我是百家作者爱上说历史,今天小编带大家来说一说这个故事吧!窝阔台汗所部蒙军乘虚攻破黄河天险,实现了“南北夹击”,金军精锐17万被击溃于三峰山。旋即金都汴京被围困。金哀宗出奔河北,被蒙古压回,再转入归德府,最后栖身蔡州(今河南汝南)。金朝的灭亡已成定局。这种局势迫使宋廷再次改变对金、对蒙政策。

当初,金朝南迁,“疆土虽削,士马尚强”,据关守河卓有成效。金恃关河防线以救亡图存,南宋则依金朝为屏以缓战祸之期。因而,宋金出于抗蒙图存的共同目的而和平相处,双方边帅甚至互通情况,共同设防。现在金哀宗栖身于蔡州。金廷主力被歼,关河防线已破,“京师陷没,诸郡皆残圮”,“金事已去十几”,这预示着南宋依为屏蔽的残垣断壁行将倒塌。

在这种背景下,蒙古和金朝都相继派遣使节到襄阳和临安争取南宋的支持。金哀宗在决策迂往蔡州时,山东行省国用安反对去蔡州,认为“蔡州去宋境不百里,万一(南宋)资敌(蒙古)兵粮,祸不可解”,主张东迁山东。国用安是叛服不常的山东“忠义”

金哀宗对他不信任,加上当时金哀宗君臣酝酿一个“进取兴元,经略巴蜀”的复国计划。就于1233年(金天兴二年、宋绍定六年)六月,迁抵蔡州。同时,金哀亲确知宋蒙在襄阳使聘往来的消息后,也深为忧虑,八月,采纳完颜阿虎带的建议,派遣使节入宋,请求援救。

金廷认为此策有两利是得到南宋兵粮支援,就可以继续抵抗蒙古;二是可以离间宋蒙的联合,“缓腹背之敌”。金朝使臣抵达南宋以唇齿相依的道理劝说南宋助金抗蒙,他说:“大元灭国四十,以及西夏,夏亡及于我,我亡必及于宋。唇亡齿寒,自然之理。若与我连和,所以为我者,亦为彼也。”宋朝以文治著称,君臣熟读经史,岂有不明“辅车相依,唇亡齿寒”之理!

只因金朝覆灭为期不远,此时若支援金朝,不仅挽救不了其垂绝的命运,且结怨于新邻蒙古。何况南宋已确知金朝在根本上与宋为敌,正在酝酿“图蜀计划”呢!所以,南宋并未理采金朝的请求。南宋对蒙古则不同。大约在蒙古强行假道时,蒙古使者抵达襄阳,约宋出兵河南,夹攻金朝。

当时襄阳守臣陈赅上报朝廷。宋理宗召集群臣议论,但“集议”并未作出决定。1232年(绍定五年),宋廷为了应付激烈变化的河南局势,以史弥远之侄史嵩之为京湖制置使兼知襄阳府,“赐便宜指挥”。次年(1233年),蒙古又以王为使,元鲁刺为副使出使南宋,“约共攻蔡,且求兵粮,请师期”。

即与宋方商议联合灭金事宜,请南宋出兵助粮。宋方对蒙古使者热情款待,史载“宋人甚礼重之。”当年六月,宋理宗令史嵩之以京湖置司属官邹伸之假朝奉大夫,参议官,率李复礼、刘薄、乔仕安等6人回报蒙古。同时,令京西兵马铃辖孟珙出兵河南。

宋军先后迫降邓州、申州(河南南阳),大破金军武仙所部于马蹬山(今河南浙川南),又攻克唐州,截断了金哀宗西逃之路,彻底打破金朝的图蜀计划。九月,蒙军围攻蔡州,遭到金军的顽强抵抗。十月,史嵩之以孟琪为统帅,领兵2万,运粮千石,赴蒙之约,合攻蔡州。

十一月五日宋军抵达蔡州,驻兵城南,受到蒙古统帅塔察儿的欢迎,两军统帅相结为兄弟,两军划分地界屯防驻守以防金朝突围,还约定双方不得互相侵犯。宋军还在军前设榷场,“更相贸易”。战前宋、蒙两军相处友好。宋、蒙二军合围蔡州城,频频发起猛攻,金军据城反抗,争夺非常激烈。

其间,金哀宗曾微服率随从,企图乘夜出东门突围,未能成功。1234年(金天兴三年、宋端平元年)正月,蔡州城内金兵匮乏,早已绝粮,金哀宗见大势已去,于九日晚传位于完颜承麟,十日,蒙军集中攻西城,宋军攻南门,攻势甚猛,遂破城而入

金军顽强抵抗,与蒙、宋军在城内展开巷战,无济于事金哀宗自缢而死,完颜承麟为乱兵所杀,金亡。孟琪与塔察儿分金哀宗遗骨,得谥宝,玉带等,还军襄阳。尽管自南宋至今史学界对理宗“联蒙灭金”的评论不一,持否定观点者将此举视为又一个“海上之盟”,把“联蒙灭金”与“联金灭辽”相提并论,认为宋朝“借金灭辽以失中原,借元灭金以失江左

实际上,理宗决策“联蒙灭金”是正确之举。当时金哀宗栖身蔡州,金朝的灭亡已为期不远,南宋出兵与否都是如此。南宋国力不足以御蒙,这是南宋的实际和后世人的共识。因而只要能避免或推迟宋蒙交战,则是正确抉择。南宋如果“联金抗蒙”或“坐观成败”

旧仇不雪又添新恨,蒙古必迁怒于宋,对宋开战会更早些,就不待“端平入洛”之后了。如“助攻和蒙”,既可以洗雪仇耻,使南宋朝野被压抑了一百多年的精神为之一振,又可以缓和对蒙古的紧张关系,避免给蒙古制造战争的口实。至于后来的宋蒙开战,一方面是蒙古步步南进的必然,另一方面,“端平入洛”为蒙古对宋开战提供了借口金朝的灭亡使13世纪前期的中国政局由宋、蒙、金三角鼎立演变成宋蒙南北对峙,这对理宗的内政外交都产生着深刻的影响。

公元1233年(绍定六年)十月,史弥远病死,此后年龄已届30岁的宋理宗才得以亲政。自1224年(嘉定十七年)闰八月至1233年十月的10年间,南宋朝政均为权相史弥远控驭,“擅权用事,专任俭壬”,而宋理宗“德其(史弥远)立已之功,不思社稷大计,虽台谏言其奸恶,弗恤也”把史弥远奉为“定策元勋”

朝廷大事一任史弥远决断处置。就这样,宋理宗度过了他21岁到30岁的大好年华。虽然,宋理宗即位后,抱有振兴宋朝之志。但由于他的经历、处境,特别是史弥远擅有大权,党羽遍布,稍违其意,很有可能像济王一样,遭到废黜,因而对朝廷大事很少有独立见解的决断。

正如时人蒋重珍的奏疏中所说:“臣顷进本心外物界限之说,盖欲陛下亲揽大柄,不退托于人,……今临御八年,未闻有所作为。进退人才,兴废政事,天下皆曰此函相意,……焉有为天之子、为人之主,而自朝廷达于天下,皆言相而不言君哉!”这反映了当时的普遍看法,所以,黄震说宋理宗委政于史弥远,而理宗自己“渊默十年无为”,是符合实际的。

今天小编的故事就先讲到这里吧,最后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留言,喜欢本文的话,给小编点个赞哦!

图片来源于网络,文章系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