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见闻

来源:法制网 2018-10-21 20:28:32

10月20日,迎着朝阳开始了新一天的比赛。图为远距离精度狙击课目比赛现场。通讯员 王涛 摄

法制网记者 陈丽平 通讯员 赵彬 卢亚其 冯来来

燕山深处,武警部队某训练基地靶场,安静得只能听见风吹芦苇的“沙沙”声。武警河南总队狙击手刘付鸿峰看了一眼约300米远的劫持人质歹徒晃动头靶,在迷彩服上轻轻擦拭了下手心里的汗。

10月20日,远距离精度狙击课目中,参赛队员使用测风仪测量风速。本报通讯员 安晓惠 摄

这是“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的解救人质狙击课目现场,气氛紧张得几乎令人窒息。

风势渐强,芦苇随风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2米高的射击平台上,刘付鸿峰认真测量风速等各种数据,不断修正弹道。瞄准镜里,靶标像不倒翁一样左右摆动,在晃动着的芦苇丛的衬托下,有一种让人眼晕的迷惑感。

10月20日,远距离精度狙击课目中,参赛队员搜索测定目标距离。通讯员 安晓惠 摄

歹徒头靶随时会在人质头部两侧出现,虽然有2次显靶机会,但每次仅有2秒,且打中人质任何部位要扣掉60分,苛刻的射击条件让射手倍感压力。刘付鸿峰深吸一口气,将仅有的一颗子弹装进枪膛,尔后把瞄准点放在了人质靶头部右侧,随时等待“歹徒”出现。

10月20日,远距离山地搜索狙击课目中,参赛队员相互协作实施射击。通讯员 安晓惠 摄

1分钟、2分钟……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刘付鸿峰的心情逐渐有些焦急,眼睛也开始变得酸涩。他微微眨了下眼睛,此时目标却突然出现在人质左侧。刘付鸿峰已来不及调整瞄准点,只得等待下次显靶时机。

10月20日,远距离山地搜索狙击课目中,参赛队员相互协作实施射击。通讯员 王涛摄

“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刘付鸿峰感觉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快速调整射击状态,数秒之后歹徒头靶再次出现,狙击手的本能让刘付鸿峰果断扣动扳机。报靶显示,正中“歹徒”头部。

10月20日,解救人质狙击课目中,参赛队员对目标实施射击。通讯员 安晓惠摄

靶标小、距离远、干扰大、射击时限短……在经历了连续两天的巅峰对决后,参赛选手进入了相对疲乏期。然而,一个个难度不断升级的竞赛课目,让他们不得不绷紧神经、严阵以待,一次次向着自己的极限发起冲锋。

在远距离精度狙击课目中,柬埔寨选手赛义哈中尉走下射击台,摊开双手对身边的翻译摇了摇头:“太难了,这么远的距离,我不能保证全部命中。”该课目要求射手在听到开始信号后,3分钟内对3个600米外的隐显伪装靶自行搜索测定距离并实施射击。

10月21日,综合战斗狙击课目中,参赛队员向射击位置奔袭。通讯员 安晓惠摄.

除了距离,山顶变幻莫测的风也让参赛队员头痛不已。正在候场的陆军某部狙击手卓鹏,盯着测风仪屏幕上不停变化的读数,眉头拧在一起:“风速很不稳定,且最大风力已达到6米每秒。”

“风是影响精度狙击的重要因素,复杂地形条件下这一影响更加明显。”竞赛裁判组组长孙博祥指着远处的山峦向记者介绍说,“目标位于半山腰,前面还有一座矮山遮挡,风在经过目标区域时方向、速度都会发生变化,进一步增加了射击难度。”

10月21日,综合战斗狙击课目中,参赛队员商讨射击策略。通讯员 安晓惠 摄

“现在仪器读出的数据只能作为参考,如何修正风对射击的影响,只能凭选手的经验。”作为此次竞赛武警猎鹰突击队参赛队领队,徐春德曾多次参加国际狙击比武,他感慨地说,“在这一课目中,海拔、温度、湿度、风向等自然环境因素都会对射击带来很大影响,考验射手精准狙杀远距离目标的综合能力,打出好成绩实属不易。”

10月21日,综合战斗狙击课目中,参赛队员对目标实施射击。通讯员 王涛 摄

此刻,50米外的另一个靶场,远距离山地搜索狙击正在同步进行。参赛小组两名选手要轮流担任观察员和狙击手,在5分钟内对300至800米内不同位置的6个目标实施射击,而且必须使用同一支狙击步枪。

10月21日,综合战斗狙击课目中,参赛队员进行手枪射击。通讯员 王涛 摄

“还有最后30秒!”武警雪豹突击队狙击手白志迪正根据队友测出的数据,对枪械作最后的调整。“砰!”随着一颗子弹呼啸出膛,600多米外的靶标应声倒地。他们成为当日首支在该课目6发全中的小组。

10月21日,综合战斗狙击课目中,参赛队员相互协作实施射击2。通讯员 安晓惠 摄

在吉尔吉斯斯坦选手朱马巴耶夫准尉看来,难度最大的当属综合战斗狙击课目。它要求狙击小组使用狙击步枪、手枪,35分钟内在大起伏山路上奔袭2.3公里,并在沿途7个不同位置对各类型靶标进行射击,最大射击俯角为28度,最大射击仰角为8度,最远目标距离为580米,重点检验狙击小组的林地潜行、山地奔袭和综合射击能力。”

比赛结束后,参赛队员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通讯员 安晓惠 摄

冲过终点线后,朱马巴耶夫和队友已是满身大汗。他喘着粗气对记者说:“在负重条件下既要冲刺陡坡、攀登山顶,还要进行远距离射击、晃动平台射击、立姿无依托射击,对体能、毅力和技战术都是非常大的考验。”

“没有高难度,哪能有高能力。”谈起综合战斗狙击,武警部队参谋部情报局局长张晓奇一语破的:“狙击手是枪王之王,只有平时不断挑战各种高难极限,才能锻造成为实战中一击制胜的‘尖刀之刃’。”在这个课目中取得不错成绩的西班牙选手马科斯上士也表示:“虽然完成这个课目很艰难,但我非常喜欢!”

法制网北京10月21日讯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