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柳牵浪御着仙缘剑飞了上来,手里还拖着一个白玉

来源:听小花陪您走天涯 2018-10-20 10:58:56

就在这时,柳牵浪御着仙缘剑飞了上来,手里还拖着一个白玉瓶,夕阳余晖中,那瓶里正闪烁着幽蓝而清灵的液体。 “妈呀!”蓝蝴蝶看到白玉瓶和里面的幽蓝液体,惊叫一声,嗖的一下钻进了蝶儿袖口,不敢出来了。 “哈哈!环峰兄看你累的,喝口水,解解渴吧!”柳牵浪倏然把白玉瓶推向了环峰神龙。 “咣当!” 环峰神龙一看是柳牵浪抛给自己一瓶水,嗓子里正冒烟儿呢,于是把霸王画戟往旁边一扔,四仰八叉的就躺在自己挖的大坑坑壁上了。

一阵呼呼喘气后,扭开白玉瓶的盖子,咕咚咕咚就是一阵狂喝。那水可真是清冽甘甜,喝得环峰神龙五脏六腑都舒服,本来疲惫至极的身体,霎时又有了劲儿。 “我风!这水可真凉爽,你在哪儿弄的?”环峰神龙赞道,然后拾起旁边的霸王画戟又开工了!这次抡得霸王画戟飞快。 “清魂泉弄的!”柳牵浪微笑道。, “嗯!噢?”环峰神龙听完,过了一会儿猛然停止了动作,直起了身形,转头朝身后的蝶儿看去,正看到她和金翎公主坐在鹅皇身上,一溜烟儿的飞到对面儿去了。 然后一摸头上,那颗魔果树因为刚才喝了清魂泉水,没了! “这?”环峰神龙一琢磨,原来根本不用挖山就可以喝到清魂泉水的。可怜自己挨累了这么长时间。

原来被两个小家伙耍了,环峰神龙一时又惊又笑,直嚷嚷一会儿要收拾自己的亲外甥女儿。就在环峰神龙正在嚷嚷的时候,柳牵浪正在凝视着手中的一颗金色的魔果 他微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什么。这颗果子还是之前环峰神龙给的那颗呢。 “喎!我说东府财神,你可别一时糊涂,吃了那果子,否则也像我之前的样子,很难受的。”环峰神龙看着柳牵浪凝视着魔果,无比痴迷的样子,提醒道。 谁知柳牵浪不听则以,一听环峰神龙的提醒,反而微微一笑,咔嚓一声啃了起来,然后边嚼边赞道:“嗯!很好吃!又甜又脆!” 对面的金翎公主等人见了,不由愕然,各个脸色大变,一位柳牵浪也被魔果迷惑了。然而柳牵浪根本回头看了众人一眼,丝毫没理会大家的变化,直到吃完。 然后众人看到他的掌心出现了一棵乌黑的果核!那魔果核,乌黑发亮,很是邪异。 环峰神龙伸着舌头,看着柳牵浪一直吃完,心里一阵为柳牵浪担忧。

瞪大了眼睛一直看着柳牵浪的头上,可是一直没看到他头上有什么变化。 “噢?”环峰神龙一阵茫然,暗想,难道是他提前喝了清魂泉水?不过看样子也不像啊,于是问道:“真是怪了,怎么你吃了那魔果就没事,我吃了头上就长大树呢?” 柳牵浪笑道:“呵呵,因为你不仅吃了魔果肉,还吃了魔果核!”说着晃了晃捏在左手拇指和十指之间夹着的漆黑魔果核说道。 环峰神龙一听,回想当时自己吃魔果的时候,可不是嘛。因为那魔果太好吃了,自己连果核都没舍得吐出去。想不到竟然是魔果核害了自己,其实那果肉是没问题的。 接下来,柳牵浪让众人回到住处去了,而自己则神秘的对环峰神龙说道:“我去验证点事,不知环峰兄可感兴趣?” 环峰闻言,反正回去也是无聊,跟着柳牵浪去逛一遭就当散心了,有何不愿意的,于是爽快的答应了。接着二人便朝辉煌的宫殿之外飞去。 而金翎公主等十九人等回到了宫殿,坐定后纷纷问金翎公主是怎么回事,金翎公主凭着猜测大体说了一下。

谁知蝶儿和蓝蝴蝶发现柳牵浪和环峰神龙根本就没回来,不由又来胆儿了,蓝蝴蝶朝门外张望了一会儿,飞到蝶儿膝盖上,说道:“财神娘说的不对!才不是我愿意和她赌的呢?” “本来我只是说我的奶奶蝶巫厉害,可是她非说她舅舅才厉害呢!我说我的奶奶能把清魂泉用一座大山把它盖住,可她说那算什么呀,舅舅能把大山再一点点挖走。我们谁也不信谁的,所以就打赌了。” “如果我输了,以后带她去我们蝴蝶的发源地蝴蝶渊去玩儿。如果她输了,就带我七阶魔族之外,还有到弥天沙峪之外的世界去玩儿。” 众人一听,一阵哭笑不得,可怜环峰神龙挨了一下午的累。 不过接着雨滴娘闪着淡淡的蓝色眼眸不解的问道:“你不是说清魂泉被你奶奶蝶巫用大山压在了下面了吗?怎么正灵童子仍旧可以取到清魂泉水呢?” “噢!那是因为清魂泉水太厉害了,奶奶和其他四位魔巫把它压在大山底下后,不到一百年的功夫,清魂泉就在大山的背面山腰的位置钻了个洞,泉水流了出来!” 蓝蝴蝶看着周围的人都在看她,觉得自己很博学,所以很自豪的说道。

众人听了,终于明白了柳牵浪是怎么弄到的清魂泉之水的,接下来,众人闲聊了一会儿,纷纷回到寝阁休息去了。 而殿外,远远地高空,柳牵浪和环峰神龙一阵飞越之后,突然眼前一黑,立刻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当二人适应了黑暗一看,发现二人下方又是那个残破的城堡了,而周边正是美人国广阔的疆域,刚才的辉煌皇城不见了。 环峰神龙一阵惊愕,心里一阵狂跳,转身瞪视着柳牵浪问道:“老大!咱们是不又遇到鬼了!?” 柳牵浪闻言,暂时并未说话,而是凝神四外望了一会儿残破的城堡才说道:“现在我只能告诉你,下面华丽的皇宫,还有你的师叔伯的确都是真的,并且你师伯云天风才是这美人国真正的国皇。而白天咱们在魔轮座上看到的国皇和王后一定有问题,或者说他们是假的。” “哦!”环峰神龙叹息了一声,然后忍不住又问道:“他们是假的?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残破的城堡又是怎么回事?” 柳牵浪抬头看了一眼东天的天空,说道:“再有一个多时辰,天就该放亮了,我们去参加魔珠的婚礼,也许在那里我们会找到答案,但现在我也说不清。不过我猜测,这残破的城堡只是下面无比恢弘的华丽皇城在上面布下的丑恶封印之城,目的就是不想让真正的美人国国皇和皇城中的美人国之人出现在广阔的七界魔族的大地上。” “封印之城?”环峰神龙若有所思地重复着。 “走,先不管这些,随我来!”柳牵浪四外看了一眼,和环峰神龙迅速朝残破的城堡之外飞射出去,不过片刻后,漆黑的城堡就在二人身后数百丈外了。 “呜呜——” “哈哈——” “美人国,美人多,各个美人是传说......阿郎摇船过,阿妹唱山坡......到处青山呦!条条彩练河......” “喔呵呵,呜呜——” 两个人刚飞出去数百丈的距离,蓦然听到身后残破的城堡内传来又哭又笑又唱的女子疯疯癫癫的声音。

二人心里陡然一惊,立刻刹住了身形,转身回头看去,只见漆黑的城堡上方,正有一个穿着洁白茨木白衣的女鬼,在城头甩袖不停地飘忽摇晃着。 二人朝其头部看去,根本看不到她的面貌,因为她的肩头根本就没有脑袋,而脑袋在她的一只手里拎着呢。那些笑声,哭声和唱歌的声音都是她手里的脑袋发出的。 环峰神龙见了,破口大骂:“这是什么畜生,大黑天的满城乱跑,看得让本太子心惊肉跳的!”然后脚下一震,唤出了金车白马,跳上去,手里举着霸王画戟就呼啸着驱车飞奔而去了。 “咴!咴!” 四匹神马一阵嘶鸣,顿时刺破夜空。 “啪!啪!”环峰神龙一手扬鞭,一手挥舞着霸王画戟。 “轰!” 然而令柳牵浪意外的是,当环峰神龙飞至近前,挥舞着霸王画戟朝那个女鬼劈去的时候。

突然女鬼举起手中的头颅,上面闪着一双鬼绿的眼眸看着环峰神龙,一阵疯狂的大笑,然后连躲都不躲,反而主动飘身上前,任由环峰神龙的劈砍。环峰神龙每劈砍一下,无头的女鬼身体就发出一阵轰雷般的巨响。 然后其身外随即就会爆出团团漆黑的烟雾,这些漆黑的烟雾迅速向整个残破的城堡蔓延开去。 “哈哈,哈哈......” 女鬼丝毫不在乎环峰神龙的劈砍,扭着身躯,摇晃着披头散发的头颅,不停邪恶的笑着。 柳牵浪见势。清啸一声,霎时操控着仙缘剑朝城堡电射而去,片刻后一道殷红的光幕已经横扫向那个女鬼。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