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说冯绍峰配不上赵丽颖?那是你不知道他所做的这些努力

来源:沉娱雁落 2018-10-18 21:58:52

突破自己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但我们的人生不会按照写好的剧本来演,因为生活总是变幻莫测,你不知道命运之手会给你发张什么牌。

最近冯绍峰和赵丽颖领证的消息可谓是一个大霹雳,很多人都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剧本。有些人吐槽说冯绍峰配不上赵丽颖,那还是不知道冯绍峰所做的努力,尤其是在演员这个职业上。

冯绍峰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家庭条件不错,外表俊朗。他本以为演艺之路会走得很顾畅,但演员这条路,过来比想象要艰难。冯绍峰毕业即面临失业,出道近十年,演过众多影视剧,混了脸熟,但也直到33岁,才一夜成名。

2011年,冯绍峰凭借穿越別《富锁心玉》走红,迎来了事业的高峰期,近几年更是接连担任了《兰陵王》《黄金时代》《狼图腾》等多部大片的男一号。

“少爷专业户”如今在糙汉子的路上一去不回头。冯绍峰出演的多部电影的男一号,都是不修边幅的粗糙男人。曾经的翩翩公子,这几年渐渐放下偶像包袱,尽可能实破自己。

我怎么会演不好

作为一个演员,冯绍峰走红比较晚。冯绍峰从小学习小提琴,进剧团,参加各种比赛,得过很多奖。上幼儿园时他就是学校里的小明星,中学时代一直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最后又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上海戏剧学院。如此多才多艺,不料他毕业后却一度陷入事业的低潮。

冯绍峰刚毕业时有一种强烈的挫折感,因为没有人找他拍戏。“一两年完全没有工作,当时我挺消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总是有人跟我说你有机会,我总是在等待,但是总是等不来。那时候觉得愧对父母,觉得他们花那么大的力气把我培养到大学毕业,我却没有事可以干,没有工作,有点不太想见到他们。”

那时候,冯绍峰宅在上海戏剧学院边上所小房子里,“不怎么出门,出门就是试镜或者跟同学聚聚什么的。特别不愿意见我父母,他们也知道我那时候心情不太好,比较迁就我”

冯绍峰跑过龙套,演过没有对白的角色。“第一个龙套是演一个保镖,那是在大学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哪儿像保镖。”

冯绍峰刚开始演戏时很不顺利,即便演主角也不顺利,“因为确实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在学校学的是舞台剧,到了镜头前面还是不太一样,自己确实缺少经验”。有一部戏让他很受伤,因为导演老骂他,我戏不到位或者自己紧张,导演不满意就开骂。导演没有采取鼓励的方式,而是采取比较凶的方式来对待我”,他有时候也会对自己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我怎么会演不好?为什么这个词我明明背得挺溜,到现场一紧张就卡词?旦遇见问题我就先做检讨:肯定我有问题。”

这部戏拍了两个多月他觉得那是人生当中最漫长的日子,“我下定决心,拍完这部戏后绝对不干演员这个活儿了。没想到拍完这部戏后又接着拍,拍着拍着觉得自己开始有经验了,导演对我不再冷眼相待,我的自信心开始一点一点增强”

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不停地给自己定一个目标

虽然一直在演戏,也有很多大制作,但冯绍峰在走红之前经过了很漫长的一个过程。混个脸熟,是包括冯绍峰在内的众多演员在演艺生涯初期经常碰到的事情。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或许就是等。

每个人生命中都不可能避免的一件事就是等待。等待一个好的考试成绩,等待一份满意的工作,等待一段完美的恋情出现....等待是必需的,过程是煎熬的,因此人要学会一件事,那就是释怀。

“在学校时,我的理想就是这辈子能拍一部戏,拍一部戏我就满足了;然后我拍了,拍了之后我就说:哪天能演个主角呢?演回主角,要求还不算高,也演上了;演上主角之后,我说:哪天我能演电影呢?后来也演上了。’

有时候冯绍峰处于比较封闭的状态,不喜欢跟人打交道。“我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哪儿,但是慢慢地我觉得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好的,它们让我知道怎么更好地在一种环境里面生存。

太平坦的路走起来虽然轻松,但也许不会通向风景绝美之地。想要欣赏到特别的美景,我们需要另辟蹊径,找一条新的路线,尝试一种新的生活。

“能突破我觉得挺好,我觉得人要不停进取,不能有满足感或者停留在原地。当你达成个目标之后,还要有更大的目标。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你不停地给自己定一个目标,然后去完成,并且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得到自我的肯定。”

作为内地当红小生,冯绍峰这几年为了取得突破,放弃了很多出演偶像剧的机会,接了众多“不顾形象”的角色,大部分都是糙男,和他之前的银幕形象大相径庭。

我喜欢去塑造各种各样的角色

冯绍峰从小在上海长大,但他不太像上海人,比较“大条”不够细腻,也不喜欢打扮。“有一段时间挺爱打扮,比如刚毕业时,出趟门挺费劲,总是要想一想穿什么衣服,或者要怎么搭配。后来渐渐地对这方面厌倦起来,平时也变得不怎么修边幅。

生活中的冯绍峰更像一个相扩的北方男人,在屏幕上演的也多是比较糙的角色,比如《后会无期》中的马浩潮,《黄金时代》里的萧军,《狼图腾》里的陈阵。与冯绍峰前几年演的角色比较,这些角色确实“相对粗糙一点”,原因是他自己现在越来越“机械”。冯绍峰自认有精男的一面。在冯绍峰看来,大众对精男的认识,并非武侠小说里的郭靖或者展昭,而是更接近乔峰,但是比乔峰多一点潇洒,又没有那么多的深仇大恨、国家大义,比较自我再加经历丰富,因此很有男性魅力,很阳,很酷。冯绍峰眼里晨阳光、最爷们的角色是《猩球崛起》里面的那只凯撒,“那是我觉得特别好的一个角色,我不知道好莱坞的人是怎么拍的、怎么演的,只觉得被它震慑到了。我一直很享受观看的过程,喜欢看它的表演,甚至还画了一只”。

演《后会无期》的马浩瀚时,冯绍峰每天需要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化妆,从发型、妆面到胡子,虽然每个部位都花了很大工夫去做,也仍是糙男形象;《狼圍腾》里陈阵的脸,其实是草原上很自然就会晒出的那种“高原红”。相比之下,《黄金时代》里的萧军形象是最干净的,他毕竟是个文人。

冯绍峰觉得,演戏时最重要的点就是要跟导演合作好,“我喜欢这种团队合作,尤其拍电影,不是光靠一个人就可以把这个事儿干了的”。

演这些比较粗糙的男人,冯绍峰乐在其中,因为他喜欢塑造各种名样的角色。“我很享受那种状态:一日你找到那个角色,并且投入进去的时候,做什么都是在那个角色范围之内,这是种很享受的过程。”

从某种角度说,演戏并非只是扮演某个人那般简单,而是要切切实实走进另一个时代,进入另个人的生活,去体味他在那种大环境下累积的情绪去衡量这个情绪的爆发点在哪里。体会够了,衡量准了,这个角色就成功了,现在的冯绍峰不在乎角色形象糙不糙,只要能演好,形象好坏不是问题。

当然,还是祝福冯绍峰和赵丽颖,兰陵王和兰陵王妃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