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自己不出面,发动“亲信”去痛击异己!

来源:整点看阳光66 2018-10-12 17:09:21

文/整点看阳光66,本文为百家号“整点看阳光66”创作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于百家号:整点看阳光66

和珅另一个打击异己的高明手法就是借助亲信之手,自己不出面。“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广泛培植亲信,就是为了发挥他们的作用。就像曹锡宝打算弹劾刘全时,当吴省钦知道后,马上就会去讨好主子。

这一招历史上也曾有人运用过。东汉大臣梁商在临终之前,把大将军之职交给了并无德才的儿子梁冀。像梁商这样小心谨慎的人,为什么会犯这么大的错误呢?是他来不及做出安排吗?原来是梁冀捷足先登,他在很长的时间里,为了蒙骗父亲,耍了许多手段,用谎言和假象掩盖了自己的劣迹。

青年时期的梁冀受到父祖的荫庇,仕途一直十分顺当。他由黄门侍郎开始,先后做到侍中、虎贲中郎将、越骑步兵校尉、执金吾将军。永和元年(136年),又出任河南府尹。这期间梁商已拜为大将军,父与女在内,子在外,梁氏一门,声威赫赫,炙手可热。梁冀与父亲的为人正好相反,“居职暴恣,多非法”。他用卑鄙的手段塞人之口,因此他所做的许多害人勾当,梁商知之甚少。

梁商有一幕友,名叫吕放,任洛阳令。吕放曾多次向梁商说起梁冀的过错,梁商据此责问梁冀,梁冀矢口否认,派人将吕放刺死,许多人都明白吕放的死因,只瞒着梁商一人。梁冀为了骗过父亲,决定嫁祸于人。他声言吕放被仇人所杀,向朝廷请求由吕放的弟弟吕禹接任洛阳令,以表示对殉难大臣的优恤,然后授意吕禹捕杀凶手。吕禹对梁冀感恩不尽,毫不怀疑梁冀的用心,加上为兄报仇心切,结果使与吕放有仇怨的人及其宗族、亲朋一百多无辜者惨遭屠戮。

梁商还以为儿子秉直无私,以德报怨、提携吕禹,一心为吕放雪冤,此后即使有人委婉透露一点儿梁冀的恶行,他也绝不相信了。史书中说梁商“性慎弱无威断”,以他的性格,溺爱偏信在所难免。梁冀正是看准了父亲的弱点,肆意为非作歹,事后巧加掩饰,以致越来越无所忌惮。梁冀凭着家族的声望和他本人的阴险,爬上了公卿的显位。梁商刚死,“未及葬,顺帝乃拜冀为大将军”,其弟侍中梁不颖接替了河南府尹的职务,梁氏一路威风依旧。

这种方法可以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一方面就以借杀人除去对手,另一方面可以使上司对自己更加信任,对不利自己的话再也不会相信。和珅运用这招最有代表性的是尹壮图一案。

尹壮图,字楚珍,云南昆明人。乾隆三十一年进士,授庶吉士,历任京畿道监察御史、内阁学士、太仆寺少卿、礼部主事、郎中和侍郎等职。他为官正直,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

和珅当政时,利用乾隆晚年爱听顺耳、歌功颂德的话,听不得微词、意见,压制舆论,大多数官员不敢上书言事,而尹壮图竟冒触犯龙颜之险,大胆地陈述己见。如,他对“议罪银制度”提出了异议。他指出,这种制度是纵容地方官吏贪污中饱的措施,如果长期实行下去,只会使政府的经济恶性循环,从而加重人民的负担,破坏社会的安定。乾隆听后却不以为然,反而强迫尹壮图拿出真凭实据来。乾隆又命他与户部侍郎庆成一起到山西、直隶(今河北)、山东以及江南诸省查核各种仓库。

但尹壮图哪里知道,庆成,正白旗汉军人,原姓孙,此人乃系和珅的私人,他这次出差,就是和珅点的名。因此,在和珅的支使下,处处钳制尹壮图,哪里还会认真查库呢!这一行人每到一地,庆成等人“辄游宴数日,乃发仓库校核”。其实在这期间,地方官们早已准备妥当,往往挪用商家银两,充实库存,待核查大员到来,早已不露任何马脚了,结果一点亏空也没查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尹壮图只好“自承虚讹,奏请治罪”。

乾隆在这种情况下,多次下谕旨,历数壮图之奏,实乃“希荣卑鄙,饰词谎奏”,还“寄谕壮图,问途中见商氏蹙额兴叹状否。壮图覆奏,言目见商民乐业,绝无蹙额兴叹情事”。表示彻底认罪,回京后,被下刑部狱,判为“比挟诈欺公、妄生异议律,坐斩决”。最后还是乾掳宽大为怀”,说“壮图逞臆妄言,亦不妨以谤为规,不必遽加重罪,命左授内阁侍读。”尹壮图心里委实不痛快,最后以回乡奉养老母为名,回到云南。直到嘉庆四年初,嘉庆帝亲政,冤案才得以平反。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