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遥遭遇不幸,意识暂时模糊,她醒后在努力恢复

来源:撒娇都 2018-10-12 13:49:34

易遥恢复意识的时候,首先是听见了护士推门的声音,然后就是她尖着嗓门的叫声:哦哟,你搞什么呀,怎么躺在地上?然后就是她突然拔得更高的声音:你脑子坏掉啦!不是叫你把拉出来的东西接到小便盆里的吗?你倒进马桶里,你叫我怎么看!我不管,你自己负!易遥慢慢从地上怕起来,看了看翻在马桶里的便盆,还有马桶里漂浮着的一摊血肉模糊的东西,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就昏过去的。只记得从马桶上摔下来的时候,头撞在墙壁上咚的一声。易遥抓着自己的裤子,有点发抖地小声问:那我该怎么办?护士厌恶地看了易遥一眼,然后伸手按了冲水的按钮把那摊泛着红色跑摸的血肉模糊的东西冲进了马桶。

怎么办?清宫呀!不过话说在前面,清宫是很伤身体的,如果你已经流干净了,再清宫,很容易回大出血,我不负责的!易遥抬起头,问的第一句话,不是有没有危险,也不是会不会有后遗症,而是:清宫的话,需要额外加钱么?护士拿眼睛扫了扫紧紧抓着裤子的易遥,说:清宫不用加钱,但是你需要麻醉的话,那就要加钱。易遥松了口气,抓紧裤子的手稍微松开来一点,摇头说:我不要麻醉。易遥躺在手术台上,头顶是曾经看过的泛黄的屋顶。依然是不知道蒙着一层什么东西。耳边断续响起的金属撞击的声音。易遥抓着裤子的手越抓越紧。

当身体里突然传来冰冷的感觉的时候,易遥的那句这是什么刚刚出口,下身就传来要把身体撕成两半的剧烈的痛感,易遥喉咙里一声呻吟,护士冷冰冰地回答:扩宫器。说完用用力扩大了一下,易遥没有忍住,一声大叫把护士吓了一跳。你别乱动,现在知道痛,当初就不要图舒服!易遥深吸了一口气躺着不动了,闭上眼睛,像是脸上被人抽了耳光一样,易遥的眼泪沿着眼角流向太阳穴流进漆黑的头发里。一根白色塑料管子插进自己的身体,易遥还没有来得及分辨那是什么东西,就看见护士按下了机器上的开关,然后就是一阵吸尘器一样的巨大的噪音,和肚子里千刀万剐的剧痛。易遥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易遥躺在休息室的病床上。你醒了?护士走过来,扶着她坐起来,已经清干净了,你可以回家了。易遥点点头,然后慢慢地下床,弯腰穿好自己的鞋子。直起身来的时候头依然很晕。像是身体里一半的血液都被抽走了一样,那种巨大的虚脱感从头顶笼罩下来。易遥低声说了声谢谢,然后背好自己的书包拉开门走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护士摘下口罩,叹了口气,有点同情地说:你回家好好休息几天,能不动就不动,千万别剧烈运动,别吃冰的东西,也别碰冷水。最好今天明天都不要洗澡。这几天会少量地流血的,然后慢慢会减少。如果一直都没有减少,或者出血越来越多,你就赶快去医院。

知道吗?易遥点了点头,忍着眼泪没有哭,弯下腰鞠了个躬,背着书包走了出去。易遥摸着扶手,一步一步小心地走下昏暗的楼梯。两条腿几乎没什么力气,像是盘腿坐了整整一天后站起来时的麻痹感,完全使不上劲儿。易遥勉强用手撑着扶手,朝楼梯下面走去。走出楼道口的时候,易遥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顾森西。顾森西被自己面前的易遥吓了一跳,全无血色的一张脸,像是绷紧的白纸一样一吹就破。嘴唇苍白地起着皱纹。你……顾森西张了张口,就没有说下去。其实不用是说出来,易遥也知道他的意思。

易遥点点头,用虚弱的声音说:我把孩子打掉了。现在已经没事了。你这哪叫没事。顾森西忍着发红的眼眶,走过去背对易遥蹲下来,上来,我背你回家。易遥摇了摇头,没有动。过了会儿,易遥说:我腿张不开,痛。顾森西站起来,翻了翻口袋,找出了一张二十块的,然后飞快地走到马路上,伸手拦了一辆车,他抬起手擦掉眼泪,把易遥扶进车里。弄堂在夕阳里变成一片血红色。顾森西扶着易遥走进弄堂的时候,周围几个家庭妇女的目光在几秒钟内变换了多种颜色。

最后都统一地变成嘴角斜斜浮现的微笑,定格在脸上。易遥也无暇顾及这些。掏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看见林华凤两只手缠着纱布趟在沙发上。妈你怎么了?易遥走进房间,在凳子上坐下来。你舍得回来啦你?你是不是想回来看看我有没有死啊?!林华凤从沙发上坐起来,披头散发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高大的顾森西。你是谁?林华凤瞪他。阿姨你好,我是易遥的同学。谁是你阿姨,出去,我家不欢迎同学来。妈!我病了,他送我回来的!你别这样。易遥压制着声音的虚弱,刻意装得有里些。你病了?你早上生龙活虎的你病了?

易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你病了就不用照顾我了?别以为老娘下床来伺候你了?你逼丫头脑袋灵光来兮的嘛!阿姨,易遥她真的病了!顾森西有点听不下去了。册啦,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滚出去!林华凤走过来把顾森西推出门,然后用力地把门摔得关上。林华凤转过身来,看见易遥已经在朝房间里走了。她顺手拿着沙发上的一个枕头朝易遥丢过去,易遥被砸中后备,身体一晃差点摔下去。你想干什么?回房间啊?我告诉你,你现在就陪我去医院,我看病,你也看病,你不是说自己有病了吗,那正好啊,一起去!妈。

易遥转过身来,我躺一会儿,我休息一下马上就起来陪你去医院。顾森西站在易遥家门口,心情格外地复杂。弄堂里不时有人朝他投过来复杂的目光。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看见不远处正好关上家门朝易遥家走过来的齐铭。你住这里?顾森西问。恩。你来这里干嘛?我送易遥回来,她生病了。齐铭看了看顾森西,没有再说什么,抬起手准备敲门。顾森西抓着齐铭的手拉下来,说,你别敲了,她睡了。那她没事吧?齐铭望着顾森西问。我不知道。齐铭低着头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走了回去。顾森西回头看了看易遥家的门,然后也转身离开了。躺下来还没有半个小时,易遥就听见林华凤的骂声。好像是在叫自己做饭什么的。

易遥整个人躺在床上就像是被吊在虚空的世界里,整个人的知觉有一半是泡在水里的,剩下的一半勉强清楚着。妈,我不想吃。冰箱里面有饺子,你自己下一点吧,我今天实在不想做。你眼睛瞎了啊你!林华凤冲进房间一把掀开易遥的被子,你看着我缠着纱布的手,怎么做?怎么做!被掀开被子的易遥继续保持着躺在床上的姿势。和林华凤对峙着。像是挑衅一样。站在床前的林华凤呼吸越来越重,眼睛在暮色的黄昏里泛出密密麻麻的红血丝来。在就快要爆发的那个临界点,易遥慢慢地支起身子,拢了拢散乱的头发,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