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盟绝杀滴滴等网约派的七种武器(上篇):剑、水、人!

来源:风起堂主人 2018-10-12 04:02:19

原题:出行江湖—正义盟绝杀网约派的七种武器(上篇):剑、水、人!

文:风起堂主人,配图根据素材制作。声明:未经许可禁止一切转载。

注:本系列中所称滴滴,多为滴滴模式的C2C模式的统称。

前文说过,滴滴和美团易到在2018年的网约车行业江湖中,面临新旧出租的正面围堵和默默补刀,已是苟延残款、勉力求活中。

在这场出行的江湖风云中,究竟坐拥3000万车主的滴滴们何以如此不堪一击?除了滴滴自身的问题、安全漏洞、发展原罪未能及时修正以致栽了一个大跟头,外部力量、对立利益从滴滴诞生那一刻起的围堵截杀更是其最终死局的致命原因。

前文《出行江湖》中提到全国数百城市的出租车企和行业协会结成的正义盟有7种武器7种绝杀,究竟正义盟的七种武器是什么?本篇将为你一一呈现:

正义盟绝杀网约派的七种武器,七种绝杀。

1、剑,法律之剑。

网约车的国版管理办法,便是正义盟的尚方宝剑。

国版的网约车管理办法(下称网约车新政),将C2C模式的私家车共享出行参照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定性为网络预约出租车,要求三证齐全方能合规上路。新政核心原则是网约车出租化管理,虽然当初征求意见稿一出,便被专家学者们质疑思路走偏(今天的说法就是管火车的办法管飞机),但却依然最终成法。

从某协会和某联盟一贯的不断致函、公开信、参加意见征求等体制内做法来看,出租化管理的始作俑者,不排除有某行业协会、联盟等大力促成。

但既已成法,便不可违。

国版的三证齐全的规定,本已注定了C2C模式的合法困难。而各地方在陆续出台的细则上更是层层加码、层层设限,几乎彻底堵绝了私家车的合规之路。至此,草根出身、草莽做派的网约派滴滴,已成千万“违法运营”的组织者、带头大哥,翻身无望。

从此,正义盟便可光明正大手持网约车新政的尚方宝剑,光明正大的正面堵截、四面追杀网约派的“违规违法”运营行为。

仗剑天下,谁敢不从。

滴滴等3000万乌合之众,即将鸟兽散。

是以,剑,是出租派正义盟的最致命武器。

网约派连抵挡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求高台贵剑,全力谋生。

2、人:从业者近300万,遍布江湖。

300万,数百城,熟悉每个角落。可以钓鱼、举报、围堵,令网约派“非法运营”无处藏身。

出租派拥有遍布于数百城市的近300万出租司机、从业者,以及300万背后的群体和关联者,并且拥有同一个目标,在同一个组织下,有着各地的行业协会和统一的产业联盟等严密的管理组织架构,虽然在拒载、不打表的历史弊病上从不见改善,但在对付共同一致的敌人面前,绝对的令行禁止、勇往直前。

2018年4月,某地出租车行业协会和出租汽车企业联合设立打击“黑车”专项奖励基金,用于奖励出租司机为当地交通执法部门收集证据,举报违法运营运行为,以有效打击网约车非法运营。中国出租汽车产业联盟第一时间公开发文积极支持和声援该行动,并鼓励全国范围内的更多企业和协会积极行动织起一张抵制非法网约车的大网,让黑车和违法平台无处栖身。

而该联盟早在2017年9月就曾在致全国出租汽车企业的公开倡议书明确提倡全行业协助交通执法部门抵制非法运营。

或许,正是在正义盟这种“织网行动”的组织和号召下,才会有:

2018年3月,菏泽某地惊现多辆出租车围堵滴滴司机,现场混乱不堪,交通瘫痪;4月,安徽六安一群出租车堵住一辆北站带人私家车,私家车司机被逼下跪; 6月,山西晋中榆次大学城20多辆出租车围堵滴滴车辆,事件中派出所值班副所长因执法不规范不当言行接受调查;7月,青岛平度一辆网约车遭遇出租司机“钓鱼”式围堵,多辆出租车在街头上演围追堵截大片,其中两辆出租车发生追尾事故….. 而在网约车面世后近几年,类似依法举报、违法围堵事件其实是屡屡发生。

譬如榆次围堵事件中,据媒体报道,当地的出租车疑似组建“地下执法队”,在街头拦截检查扣押滴滴运营车辆;而晋中市交通运输局则发文称,被围堵车辆属非法运营,并称出租司机发现违法运营的网约车,应及时举报,不得采取过激行为,擅自围堵、拦截。

又正如某官媒评论文章称,出租派真命天子般的暴脾气“围堵”网约车的故事或事故,看似拿捏住网约车“非法运营”的七寸,但实际却是要以私力救济的方式捍卫自己千秋万世江湖霸主的地位。

虽然公众们、乘客们普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出租司机们在体制关联或利益关联的规则维护者的庇护下,在其身后的正义盟的组织和发动下,类似事件还在不断上演。

所以,人,有组织和背景的近300万大军,是致伤网约派的有力武器。

3、水:滔滔口水,也是黑水,黑不可挡!

出租派和正义盟的线上水军力量,不可小觑。

几乎所有有关网约车的文章评论区,都会率先被此派的水军们占领,甚至是在为出租改革呼吁的文末,也会有怒骂“滴滴该死”的口水四溅。网上的各大媒体平台,随处可见“滴滴不死、天理难容”、“顺风车应该永远关闭”、“滴滴不合法”、“做滴滴,要钱不要命”的各种对网约车的批评、攻击、抹黑、谩骂,甚至是辱及家人,当然,其中也不乏少数讲点道理实在呼吁取缔网约车的水军。

滔滔水军,汹涌澎湃,然而,却尽是污名化、妖魔化网约车的黑水。

而这些账号和评论的内容,更是在多平台、无数文末千篇一律的出现。从出租派正义盟的官方近百篇攻击网约车的檄文风格来看,背后不乏正义盟的有组织有计划地培训和引导。

于是,每当网约车的负面事件出现,迅速在全网被引爆,而围观的无知瓜农们更是被轻易的情绪化和带偏,舆论一边倒,随这股黑水而去。

网约派的3000万散兵游勇,既无组织引导回应,更由于平台的不尊重,反而一部分被正义盟轻易带偏,加入到共同绞杀本派的滔滔水军中。

待到发现网约派大势已去,已是一江黑水向东流,无力回天。

故,水,水军之水,滔滔黑水,也足以将网约派致命。

小结:

网约派的滴滴、美团和易到,曾经辉煌一时,可惜,时运不济,自身不强,在手握依法围堵尚方宝剑的正义盟的全面线上水军和线下近300万人的生力军的围追堵截下,已全面败退,只剩下苟延残喘、委曲求全、全力求生了。

更何况,正义盟不仅手握剑、人、水三大绝命重器,更有四件有力暗器,网约派恐命不久矣。

具体请听下回分解。

————————上篇完,下篇待续————————

你认为网约派最终在出租派七种武器的明枪暗箭的追杀下,还能活下去吗?

2018出行江湖:顺风两案,一场整顿风暴,五大门派谁能笑到最后?

滴滴又敷衍整改?到底谁是滴滴模式的终结者?

滴滴是城市之堵?谁又是网约车之堵?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