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影人桝井省志:中国的电影节应勇于超越奥斯卡

来源:界面 2018-10-12 01:06:47

文/张伟

借参加第五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的机会,界面新闻陕西记者10月10日下午在西安工程大学采访了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电影系教授、日本知名制片人桝井省志。

生于1956年的桝井省志银发如丝、目光如炬,谈起中国电影和影人时他感慨良多。谈到如何培养青年导演时,他反复强调:青年导演如果功利心太强,总抱着获奖的心态去做电影,是对艺术的一种亵渎。

在丝路起点参加丝路电影节 是上天赐予的机缘

界面陕西:请您谈一谈自己是如何与电影结缘的,孩提时代您就开始迷恋电影了吗?

桝井省志:小时候我是看着《哥斯拉》这类欧美科幻题材的电影长大的,当时电影在日本处于低迷期,在我的心中总感觉如果不抓紧机会看电影,说不定哪天就看不到电影了,所以我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

成年后,本来我希望上大学能够报考电影学院,但是家人不同意,他们认为干电影这一行没有”钱“途,毕业后找工作也很难,无奈之下我只能把自己的电影梦想深深地埋藏在心里,最后选择了哲学专业。

大学毕业后,我心中的电影梦依旧无法泯灭,所以找工作时,我背着家人进入当时日本一家非常有名的大映电影制作公司从事企划工作,经过几年的历练,确立了自己的职业方向,并决定把拍摄电影作为自己终身的事业。

界面陕西:此次您受邀参加第五届丝绸之路电影节,对西安和丝绸之路电影节的印象如何?

桝井省志:三十多年前,我来到中国敦煌参与了电影《敦煌》的拍摄,知道了丝绸之路,知道了敦煌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并且对丝路文化有了切身的认识和深刻的了解。三十年后,我能受邀来到丝绸之路的起点参加丝路电影节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是上天赐予我的机缘。

我觉得在丝绸之路的起点举办这样一个电影节是非常有历史和时代意义的,毕竟我三十年前就接触到了中国的丝路文化,那个时候又是我职场生涯的开端,因此我也把中国当做我的第二故乡,把三十年前在中国拍摄《敦煌》的经历视为自己青春的一部分。

10月8日我参加了电影节的开幕式,当我听说这里(西安电影制片厂)走出了吴天明、张艺谋等众多才华横溢的中国导演,而且它已经有了60年的历史,在中国电影的发展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我想丝路电影节放在这里举办比其他任何华丽的场所都更有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

未来如果有机会 会邀请田壮壮导演合作

界面陕西:您对中国电影人有了解吗?

桝井省志:目前我在东京艺术大学教授的研究生班里有三十个人,其中一半都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他们勤奋好学非常努力,而且也很有天赋。

今年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访问日本的时候,签署了一项协议,以后中日合拍的电影将不计入进口片配额。所以,未来中日两国的电影人有着更为广阔的合作空间和机遇。我也希望未来中日两国的影人能够更加频繁地联手合作,拍出好的作品,一起为亚洲电影争光。

2008年我观看了张艺谋导演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非常震撼。它融汇了中国传统的文化精髓和现代的形象风采,展现了浓厚的中国特色,整个开幕式色彩非常绚丽,我想这和张艺谋导演毕业于摄影专业有很大的关系,这也是他拍摄的一贯风格。

界面陕西:未来有和中国影人合作的计划吗?

桝井省志:2016年的北京电影节上我见到了田壮壮导演,从他的言谈举止中让我感受到了中国老一辈导演的幽默感和高尚的人格魅力,以及对艺术几近苛刻的追求。

当时有一位学生向田壮壮导演提问:“如何让一部影片艺术性与商业性兼具呢?“田壮壮导演幽默地回应,”你问我这个问题非常不凑巧,我的电影十多年了都找不到投资人。“

我非常欣赏田壮壮导演的人格魅力,将来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一定会邀请田壮壮导演共同参与电影的拍摄。

我的作品也曾受到奥斯卡的不公正待遇

界面陕西:您长期从事青年导演的培养工作。您认为青年导演如何才能拍摄出叫好又叫座的电影呢?

桝井省志:这确实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全世界的青年导演都遇到过这样的困惑。东京艺术大学在日本致力于培养年轻导演,就像北京电影学院一样,即使你是从导演专业或者制片专业毕业,你也未必最后就能成为导演或者制片人。

青年导演往往希望拍摄出极具个人色彩的片子,但是往往不被社会所认可,所以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艺术片非常文艺具有艺术性,却无法取得票房的认可;商业片虽然赢得了票房,但是在艺术性上无法满足专业影评人挑剔的品位。所以,我在日常的授课过程中尽可能地为学生们创造实践的机会,让他们全程参与到电影剧本的编撰、拍摄、后期制作、宣传发行整个的流程中,让他们身临其境地参与到电影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中。这样当他们毕业后真正地开始自己的艺术生涯时,才不至于成为理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

在电影的艺术性和商业性上保持一个相对的平衡、通过长期的实践,才有可能最终形成完美地结合。

界面陕西:亚洲导演的作品如何才能进入好莱坞导演的法眼?

桝井省志:我的作品也受过奥斯卡的不公正待遇。1996年,我作为制片人参与《弹弹情跳跳舞》的拍摄,在东京电影节参与了展映,一年后在电视台播出,同时也参与当年奥爱卡的评选,结果奥斯卡组委会通知我,这部片已经公映,所以没有评选的资格。我认为这非常不公平,就写信给奥斯卡评委会主席,对方回应:非常遗憾,这就是奥斯卡的规则,也许以后会有所改变!

奥斯卡在美国本土都存在很大的争议,为什么获奖的大多数是白人面孔,而黑人获奖的人数却寥寥无几?所以亚洲影人想要在奥斯卡上获奖,难度可想而知。很多日本的导演都会觉得我的作品为什么一定要被奥斯卡认可呢?我的风格为什么要被奥斯卡左右?我在课堂上对自己的学生也经常表示,我们拍电影并不是为了获奖,而是为了真正拍摄一部好的艺术作品。

中国影人近年来非常的强势,而且中国的电影产业也在蓬勃发展。其实中国影人完全有能力打破这种垄断的态势,像丝绸之路电影节就完全可以打破这种局面,超越奥斯卡,做出更好品质的电影,让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影人带着他们的作品来参赛,让他们以获得中国的电影奖项而感动荣幸!我也经常告诫自己的学生,不要抱着获奖的心态去拍电影,这样的想法本身就是对艺术的亵渎。

人物简介:

桝井省志,东京艺术大学电影专业制片方向教授

出生年月:1956.10.24

近年代表作:

2017年:生存家族 (Survival Family)

2014年:窈窕舞妓(舞妓はレディ)

2011年:跳舞吧·卓别林 (Dancing Chaplin)

2012年:机器人爷爷 (ROBO-G )

2012 年:临终的委托(A Terminal Trust )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