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奉军进攻山海关与袭取九门口,大家知道吗?

来源:方块城市 2018-10-11 21:28:03

直奉双方于9月中旬开始在山海关战场有所接触。9月18日午后,双方沿京奉路作战。至21日,战斗逐渐趋于激烈。22日下午直军进占王家庄,夜间直军又驱使牛、马破坏奉军地雷向万家屯以北进军。地面陆军冲突的同时,奉军的空军不断地向直军阵地进行轰炸。9月19日下午,奉军开始在滦州投掷炸弹,23日又在山海关投掷炸弹8枚。

是日午后派5架飞机轰炸停在昌黎的军用列车。自9月27日起,奉方的飞机每日清展6时前后或下午3时以前对山海关进行空袭。因有内线情报,直军5师司令部所在地铁道饭店及彭寿莘驻地天泰栈屡遭奉军飞机的袭击。奉军的飞行队经常飞翔在1500米到2000米的高空捕捉目标,而直军的高射炮射程打不到它们。

直军为了摆脱奉军空军的威胁,调来意大利制造的高射炮射击奉军的飞行队。并调来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大维式飞机两架,高飞于奉方飞机的上空,对奉军形成威慑。9月29日下午,奉军炮击直军阵地,直军先未还击,等到奉军疲惫之后,第9师骑兵及15师机关枪队开始反击。

29口夜至30日晨,奉军猛攻墩台,次日拂晓奉军将该地占领。30日夜,奉军又以重炮轰击直军阵地。直军派少数部队袭击奉军于八里铺,击毙奉军多人。次日拂晓奉军由大石桥向西移动,炮队进抵杨家庄、大毛山、小毛山,同时在姜女庙一带之石牌坊、大荆河附近偷袭直军阵地。直军截击,奉军退走。

在单家岭东端奉军对直军阵地发起炮击,直军死20余人,伤300余人。与此同时奉军用飞机不断轰炸山海关至昌黎之间的直军营房,重创直军。10月2日,奉军又向直军发起猛攻,双方战线逐渐扩大。奉军相继占领万家电、黄场子、龙王庙、姚家庄等处。10月4日,奉军进攻红墙子,主力逐渐接近直军15师阵地。

6日黄昏直军获悉了奉军将在次日拂晓发动总攻。彭寿莘立即下令各部队加强戒备,严阵以待。7日晨4时左右,奉军第1、第3联军全线出击。随着炮响之后,步兵一齐向直军阵地猛攻,据亲身经历过这场战争的人追记:“夜间枪声密集,迫击炮与海潮齐吼,真是震撼山岳,响彻青云,天明稍息。继之以炮战。

隆隆之声震耳欲聋。难做细语,奉军炮火优于直军,遥望直军阵地,姻尘弥漫,遮天蔽日。”奉军接近直军阵地之后,双方展开了白刃战。直军发挥火器效力,造成奉军的大量伤亡,被迫后撤。7日9时以后,奉军再次对直军阵地发动猛烈炮击,至下午2时后,奉军除迫击炮外又有重炮参战。

但因为直军的工事非常坚固,所以伤亡不多。四、五点钟,奉军再次集中炮火向15师的29旅猛烈轰击,奉军的飞机向直军阵地轰炸,并且组成敢死队拼命进攻,冲破了直军的姜女庙阵线。彭寿莘下令拼死把阵地夺了回来。奉军再次反攻,直军再次被迫后撤。奉军乘势蜂拥而进,不料触动了直军埋下的地雷,死伤极为惨重。

在山海关右翼阵地激战的同时,九门口以西的左翼阵地古城各隘口也展开激战。10月初奉军韩麟春部向榆树底下三间房、义院口、城子峪的直军防线发动猛攻。驻守在这里的王维城的部队竭力抵抗。由9月26日至28日双方血战两昼夜,奉军炮火猛烈,并有飞机助战。但直军多利用山洞进行潜伏。

伺机出击,致使奉军炮火失去效力。奉军不断增加后援部队,并以数百人组成敢死队,白刃相搏,猛攻直军阵地,双方死伤枕薪。奉军猛扑40余次,都被直军击退。奉军在山海关正面战场失利之后,便转移重点,张作霖命姜登选、韩麟春率部从侧面袭击九门口。九门口又名一片石,位于山海关西北30里处。

九门口关始建于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18年)。山口呈葫芦形,进关后纵深30余里,两侧高峰耸立,断崖峭壁,形成天然屏障。由于九门口是除山海关之外的惟一通向关内的重要通道,所以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直军第13混成旅首先占领了九门口及荒山口一带。

旅长冯玉荣设司令部于距九门口10里的黄土营,13混成旅的两个团驻九门口和驻荒山口成特角之势。奉军在10月初全线出击,首先强行占领了距九门口2里许的独立山峰。接着奉军第4混成旅占领了九门口北侧的鹦鹉山及南侧的蛇山子,向九门口推进。由奉军第19旅的孙旭昌团突破了九门口左侧的黄土岭,直方在该地的驻军不战而溃。

奉军突然出现在直军阵地的右方山顶,发起猛烈攻击。于是驻在九门口的直军人心慌乱,仓皇后撤。直军既已退出阵地,驻守在荒山口的一个团也向石门寨方向溃退。九门口便在“10月8日晨失守”。“九门失守,吴佩孚出京”②。九门口之役,吴氏原拟在此诱敌深入,而以重炮轰击取胜。先令冯玉荣出关诱敌。

但事不如愿,直军炮队见本军出关误认为是奉军入关,人烟人海,无从分辨,一阵炮击,尽中目标,直军骑兵全军覆灭,团长阵亡。造奉入关内时,直军炮队又无炮弹,只好弃炮而逃。13混成旅旅长原由董政国担任,曹银改派第9师步兵旅旅长冯玉荣任该旅旅长。

冯任旅长之后因为该旅团长过去不是他的部下,不愿接受他的领导,并且经常和他发生矛盾。而当该团受到奉军攻击时,都曾向码求援。由于冯的旅部没有预备队,无法援救他们,这引起他们对冯的强烈不满,且冯玉荣性格怯儒,指挥不灵,驻防九门口只消极防御,未曾亲到阵地视察过一次。总指挥彭寿莘了解到这种情况,对九门口的形势非常担心。

于是派参谋长张登举到九门口督战。但山海关外已被奉军占领,只得绕道安民寨一带。当张行至距九门口几里许的关东店时,遇到了临阵脱逃的团长。张登举用手枪逼他强行返回阵地。他们一同抵九门口时,直军已纷纷溃败下来,山上所有的大炮完全放弃了。九门口失守之际,彭寿莘正在山海关前线视察,当他得报13混成旅已被奉军击溃,九门口、荒山口同时失守后,急命正在开向秦皇岛载有陕军12师一个团的列车,在秦皇岛下车后,火速奔赴石门寨,服从冯玉荣的指挥并严令退至石门寨的冯玉荣收容残部会同援军反攻九门口,限定三天之内将九门口收复,否则将处以军法。

冯玉荣孤军作战,以寡敌众,瞻前顾后,已陷于绝境,于10月9日自杀。九门口的失守对直军极为不利,彭寿莘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考虑再三,遂将山海关方面的作战任务交与直军第29旅旅长郭敬臣负责。自己便率领幕僚由秦皇岛转赴石门寨战场。奉军占领九门口之后,出现了全盘皆活的有利形势。

立即命装春生旅沿九门口南侧向西推进,攻占里峪、外峪、响马峪,紧逼刺儿沟;同时命齐恩铭旅沿九门口北侧向石门寨推进。于是,直奉两军在石门寨一带再次展开大激战。

九门口失守,迫使“吴佩孚不能不抽调在海上准备登陆的第3师、第14师等直军主力部队增援山海关前线,改变了吴氏最初计划的作战方案”。“即准备在葫芦岛登陆的奇兵,全部改由秦皇岛登陆,用来反攻九门n和石门寨”

好啦本期就讲到这里啦,喜欢历史的小伙伴们记得点赞关注哦!,欢迎大家留言讨论哦!”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