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新政之后,培训机构的生意好了,但生产企业却忙着转型

来源:上游新闻 2018-10-11 20:33:58

近年来,无人机逐步渗透于航拍、配送、农业等领域,市场异常火爆。与此同时,却频出“黑飞”事故。为加强对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的规范化管理,民航局多次对无人机管理规定修订,对实名制、持证飞行、飞行空域等做了要求,并在9月1日全面接管无人机驾照考试,调整了监管模式,完善无人机执照颁发的相关配套制度和标准。

如今,新的管理规则出台一个多月,无人机产业迎来哪些变化?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培训

持证飞行过后 培训市场或再爆发

最新规定的出台对于无人机执照培训带来了哪些变化?记者前往第一批进入AOPA-China(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的民用无人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培训机构——重庆同汇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了解情况。

“按照新规定,许多室外飞行的‘飞手’都得持证了。”重庆同汇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无人机培训教练王小石说,虽该规定显示室内飞行无人机,空旷区试验无人机,以及起飞全重7公斤以下视距内运行的无人机,不需要证照管理。但是在真正的飞行中,大多数无人机的人、机相对高度大于120米,超过视距,包括常见的广告中的无人机航拍,多会超视距运行,“飞手”需要持证才合规。

实际上,在近几年加强监管后,无人机培训行业已经有了爆发式的增长,根据民航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至2017年12月31日,中国民航驾驶员有效执照总数为55765本,比2016年增长10.4%,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总数24407个,比2016年增长138%。随着无人机应用范围越来越广,加上这次新规之后,培训市场或许会还会大幅增长。

从事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培训业务的重庆启航航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新规后已有了明显的感觉。公司市场部总监杨炎辉告诉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重庆市面上民航AOPA无人机驾驶员培训价格在1万元以上,需脱产学习20天左右,食宿费也要至少2000元,所以之前来培训的基本都是以无人机为职业的人。“新规后,普通玩家也有了考证需求,来咨询无人机培训的业余玩家多了,培训转化率也提高了,本月他们考试的占比较以前翻倍,占到一半。”

空域需要申报 培训机构有了新业务

除了持证要求,无人机空域管理一直通航界最关心的问题。“但现有法律法规并未明确无人机的空域使用范围、界限,未确定无人机在低空空域的合法身份。”重庆最早进入无人机行业的资深“飞手”、无人机教练、现任重庆领直航科技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副部长肖乾波详细说道,目前重庆仅明确划分了禁飞空域,但申请无需飞行任务审批、临时飞行空域审批、飞行计划申请或者报备手续的自飞空域、报备空域还未明确范围,为了安全起见,许多“飞手”仍会申请空域。

一些无人机培训机构看到了申报空域的市场,开始为“飞手”们提供相关服务。重庆启航航空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监杨炎辉表示,执证、空域是大部分室外无人机合规飞行的必要条件,可空域申请资料繁琐、时间长,不熟悉无人机行业的人很难自己完成,于是我们就提供这样的服务。

据他介绍,我们首先会对客户申请空域的资料进行初步筛选,检查是否进入了禁止飞行区域等,随后会指导客户的飞行计划,确认飞行目的、无人机人数及人员,飞行高度等,并帮忙绘制飞行经纬度地图,“一般申请1周的空域使用期需要至少1万元以上,现在进行商业用途的客户申请空域较多。”

针对个人或预算有限的用户,他们又提供租用服务,杨炎辉说,我们的老学员可以免费用,一些单位待我们核实了资料和飞行计划后也可以租,一天的使用费几百到千元不等。

销售

监管趋严收紧 消费级无人机入瓶颈

执证飞行、空域申请等监管要求给无人机培训行业带来了利好,可不断加深的监管却给无人机销售蒙上了一层阴影。

“很多人一听说买个无人机要实名制登记,飞无人机还要执证,申请空域,去公安局备案,觉得非常麻烦,直接就不买了。”从研发、销售到创业,从消费级到应用级,重庆渝巅域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石磊几乎跑通了无人机全产业链,他在去年察觉到消费级无人机的颓势,最终放弃了原来的项目。

“黑飞”频出事导致监管趋严,其中对消费级无人机的影响最大,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就相继传来了两家消费级无人机厂商亿航与零度智控大幅裁员的消息,而后,国外厂商Lily的倒闭、Parrot转型,让外界看到无人机行业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绚烂。

重庆华科尔无人机技术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无人机管理政策的出台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消费级无人机的发展,其销售也进入了瓶颈,那之后公司生产的消费级无人机在重庆地区每月有几十万的销售额,远不及巅峰时期仅广州地区每月数百万元的销售额。

先售再教 无人机销售添“后服务”

面对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下滑,无人机销售机构们又想出了新对策,例如将销售与培训业务结合,提供无人机应用技术培训,颁发非民航AOPA的合格证书,教新手们怎么玩,怎么修。

记者从成都大亚商贸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得知,该公司为大疆无人机的一级代理商,从事消费级无人机销售时间长,在看到市场下滑之后,在重庆落地慧飞无人机应用技术培训中心(简称:UTC)首批分校之一,为购买大疆无人机的玩家们提供新“飞手”入门、行业进阶、设备维护等全方位的培训。

“与民航AOPA不同,UTC专注于行业应用的技术,更加细分,学员毕业后得到的不是民航AOPA那样的执照,而是获得合格证书。”慧飞无人机应用技术培训中心重庆两江分校工作人员付潇向记者介绍,源于大疆在消费级领域无人机的龙头地位,由大疆创新全资投资的UTC在业内受认可,其颁发的合格证书也有一定含金量。

据了解,UTC分为航拍摄影理论及实践、农业植保机课程,以及一些定制化课程服务,特色在于细分领域的教学更为细致,价格在几千元到上万之间。

此外,他们增添了新服务,推出民航AOPA培训、慧飞UTC的培训,以及将要推出的维修培训等,为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现在来我们这里购买无人机的用户,销售人员要介绍无人机需要实名登记、空域申请、培训等,然后客户一般会咨询怎么培训,我们就能为其配套,从买无人机到使用再到维修,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服务。”付潇补充道。

■生产

一家独大 消费级无人机企业忙转型

按应用领域划分,民用无人机包含消费级和行业级两大类,消费级无人机目前最多的应用场景是大家较为熟悉的航拍、娱乐。

“消费级无人机很难突围,加上大疆一家独大,消费级无人机多年发展后价格透明,利润降低,其他企业很难做大。”在几乎跑遍了无人机全产业链的重庆渝巅域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石磊看来,对于除大疆外的消费级无人机品牌,转型仿佛是唯一的出路。

作为重庆首家消费级无人机企业,重庆华科尔无人机技术有限公司于2016年建成投产,预计一年可生产无人机1万台,产值达3000万元左右,刚开始,华科尔重庆工厂还同时生产消费级和行业级无人机,但最近已经专攻行业级了。

“最近一两个月重庆这边没有在生产消费级无人机了,专注于行业级,重庆公司这边每年行业级销售能达到几百万,能与消费级巅峰时的销售媲美。”重庆华科尔无人机技术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行业级无人机当下还没有巨头,企业们都有机会,而无人机行业“老兵”转型更有经验。

据悉,重庆华科尔去年发布了单兵作业无人机Voyager5 和油电混合无人机QL1200两款全新的行业级多旋翼无人机平台,不仅性能有了很大提升,油电混合无人机还解决了限制多旋翼无人机应用的难题——续航能力。油电混合无人机QL1200轴距长达1.2米,续航时间长达2-3小时,并能提供3KG的载重能力,大大提升了多旋翼的作业范围,可以说是无人机行业的一大突破。

竞争激烈 初创公司盯上应用级

“天花板提前到来,大疆的绝对龙头地位,消费级无人机泡沫破裂,没有核心技术和资本加持的初创企业只得黯然退场。”这是石磊对于消费级市场的总结,那之后他转为行业级无人机创业,并在今年成立了新公司,做消防无人机。

而当无人机在农业植保上效率高的优势被人得知后,一些无人机初创公司盯上了这方面的市场。“用无人机给农田喷农药,防治病虫害,比人工提高20倍效率,最主要是农业植保无人机利润高,纯利润有35%。”重庆零创屹立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朱明焰笑着说,相比较消费级无人机的纯利,行业级可高多了。

同样从事应用级无人机生产的重庆星环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则把目光放在了监控安防等工业应用领域,副总经理王保兵说,消费级的颓势对于已经入行的公司或许不利,但对于后入局的无人机初创公司却是个好机会,在看到造成消费级无人机困境的原因后,大家把目光放在行业级,全力研发核心技术,让初创公司生存可能性更大。

■纵深

提供整体服务方案才更有竞争力

在重庆最早进入无人机行业的资深“飞手”、无人机教练、现任重庆领直航科技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副部长肖乾波看来,目前部分无人机接入无人机云、使用电子围栏等目前相关技术正在发展,待技术成熟后,无人机飞行监管将更加容易。

而无人机生产商方面,有服务于无人机行业的核心技术,和服务领域深度耦合或许是行业无人机生产商们的取胜关键。天使投资人、曲率创工场创始合伙人廖栩指出,新三板无人机企业观典防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作为国内唯一的无人机禁毒飞行服务提供商,观典防务建立了系统的无人机地理信息数据库,提供无人机为载体的航测、判读、地面核查为一体的整体服务方案。

“加入人工智能终端,提高无人机巡航过程中自主判断,对于整个无人机的能力会有大幅提升。”她认为,未来成功的民用无人机公司需要提供端到端,从硬件、软件和云基础设施(存储和分析)到客户定制的整体解决方案。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韦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