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凯特脸上的茫然就能看出来,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有就洁癖

来源:丽勤谈旅游 2018-10-11 17:02:25

从凯特脸上的茫然就能看出来,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有就洁癖。换到普通人家里很难相信会出现这种状况,但是放到一个商业间谍的家庭里,这就很容易理解了。因为一个间谍,最好不要让自己有什么明显异于常人的特点或者嗜好,如果有,那就心的隐藏起来。看着难以置信的凯特,杨逸不得不再给她多解释一些。“你父亲的家里只有一个圆口方底的杯子,只有一个,那是他专用的,别的酒杯就是方口圆底的,区别不是特别明显,看起来很相似,但是这一点绝不会有错,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你可以验证一下。还有,你父亲的靠着沙发而坐的姿势和酒杯的位置不符合他的习惯。”凯特忍不住道:“坐着的姿势和酒杯位置不相符他的习惯?”

杨逸吸了口气,道:“人的习惯动作是很难改变的,甚至几乎是不可能改变,你父亲回家喜欢喝上一杯这没错,但你父亲是右手拿酒瓶,左手拿酒杯,然后坐到他最习惯的位置上,顺手把酒杯放下,是这样吗?”凯特思索了片刻,然后很茫然的道:“好像是这样。”“你父亲不仅有洁癖,而且还有些强迫症,他放置什么东西都有固定的位置,酒柜里的酒瓶没有改变位置,所以是你父亲倒酒他还是会右手拿酒瓶,左手拿酒杯,然后把酒杯放在茶几上靠近左手的地方,但是很明显,酒杯在他的右手位置,所以家里的一切是被人精心伪装过的,看起来好像是你父亲死于心脏病或者脑溢血之类的疾病,但是相信我,他是被人谋杀的。

”凯特颤声道:“就凭这些你就做出了结论?”“是的,换成其他人这不算什么,但是你父亲身上绝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既然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发生了,那就一定是别人强迫他,或者是伪造的现场!”非常自信的了一句后,杨逸急声道:“所以现在你的妈妈也有危险,如果她没事,其他人也没事,那就可以有时间慢慢的查证琼斯先生的死因,可如果,如果……”杨逸摇了摇头,低声道:“希望不是我猜想的那样,如果是的话,那他们就危险了,我们所有人都有危险。”凯特呼了口气,颤声道:“你觉得是谁杀了我爸爸。”杨逸低声道:“不知道,但我觉得应该和我们从艾格托尼公司偷出来的情报有关,目前没有其他的解释,如果真是和艾格托尼公司有关,那我们之中应该出了内鬼。”凯特的脚不由自主的踩了下刹车,然后她扭头看了眼杨逸,颤声道:“内鬼?”杨逸低声道:“我是,如果是艾格托尼公司干的,那我们之中就是出了内鬼。”

“为什么这么,他们都是我父亲很多年的朋友和同伴了,他们之中不可能出内鬼。”杨逸有些心烦意乱,他胡乱的摆了下手,没好气的道:“我了这只是猜想,但是你想想看,我们昨才刚刚偷了艾格托尼公司的情报,就算艾格托尼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商业机密被偷,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你的父亲?现在你妈妈已经联系不上了,瑞恩和威尔斯也联系不上,歌唱家最重要的几个人同时失联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很可能已经死了!”凯特突然不话了,杨逸呼了口气,低声道:“抱歉,但我们必须面对现实,如果大家都死了,那么杀害他们的人未免也太精准而迅速了,这种情况通常只有一个可能,有内鬼。”凯特已经彻底乱了,她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又去拿手机,哆哆嗦嗦的道:“我打电话,我必须打电话,不,我要发个短信给妈妈,就算他不接电话也要告诉她出了什么事。”杨逸叹了口气,道:“靠边停车,我来开。”没发现后面有什么车跟着,所以杨逸接替了凯特来开车,而凯特在连续打了很多个电话没人接后,她已经泣不成声了。终于,珍妮的家到了

。凯特同样有珍妮家的钥匙,因为她有时候跟着父亲住,但大部分时间是跟着妈妈住的,所以这里才应该是她真正的家。珍妮的房子在闹市区的一处公寓里,但过于急切的凯特手哆嗦的都无法拿稳钥匙的时候,杨逸一把握住了凯特的手,拿过了钥匙。“心些,要先看看四周有没有危险,明白吗?”凯特冲着杨逸连连的点头,但她脸上的痛苦和急躁使得杨逸明白这时候她根本没可能冷静的。“我先进去!你跟在我后面。”将钥匙插进钥匙孔里,杨逸右手将藏在衣服里的手枪拔了出来,然后他对着凯特点了点头,随即转动钥匙然后猛然把门推开。从打开的门里看不到里面有人,除了躺在沙发上的珍妮。高扬要进去,但凯特却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杨逸都没来得及提醒她心。约翰.琼斯的家里没人,不代表珍妮的家里也没人的。杨逸紧跟着冲了进去,然后他顺手关门并查看门后时,就见一个黑影猛然朝他扑了过来。杨逸下意识地就扣动了扳机

。一声巨大的枪响,但杨逸还没有开第二枪,他手上的枪就被一股大力猛然打落在地,然后他的腹剧痛,在他疼的弯下腰来的同时,他的脖子已经被东西勒住了。杨逸喘不上气来,大脑一片空白,他发自本能的竭力挣扎着向后伸手,想要解脱自己的困境,但他的手上根本使不出力气。就在这时,刚刚扑倒珍妮身前的凯特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然后她就像一头矫健而又凶残的猎豹,朝着杨逸扑了过来。杨逸根本看不到眼前发生了什么,他被转到背后的人牢牢勒住了脖子,他也听不清楚有什么声音,因为他的脖子都快要被勒断了。突然间,杨逸就觉得他脖子上的束缚松开了。杨逸跪倒在了地上,他大口的喘息着,鼻涕和眼泪一瞬间全涌了出来。大力的呼吸了几次口,让空白的大脑恢复了一些运转能力,杨逸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状况,于是他擦了擦糊住双眼的泪水,跪在地上爬行了几步,抓住了被打掉的手枪,然后翻身举起了手枪。

凯特和一个中年男子打的很激烈。凯特就像一头愤怒的豹子,拳头,双脚,一刻不停的在朝对手倾泻过去,而她的对手看起来防守的很狼狈,但是却不像杨逸那样容易被打倒。两个人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忽前忽后,杨逸举着枪却不敢开枪,因为他担心会打到凯特。凯特无法迅速解决她的敌人,而杨逸看到那个中年男人在挨了凯特的一拳后,从腰里拔出了一把刀,反手就是一刺。凯特不得不向后跳去来避开这一刀。“蹲下!”杨逸急切间想出了一个办法,于是他大喊了一声,而凯特也足够机灵,她立刻并弯下了腰。可是杨逸要开枪的时候,本来要向前追击凯特的男子却向后一闪身,并立刻消失在了大开的门外。凯特要往外追,杨逸支撑不住举着枪的右手,手枪无力的垂落到了地上,然后他立刻大声道:“别追!救你妈!

”凯特猛然止住了跑到门口的脚步,然后她恨恨的反身跑回了沙发上。珍妮还没死呢,杨逸发现她的眼睛还睁着,而且胸口还有起伏,所以他才喊住凯特不让她追击。杨逸不懂格斗,但他看得出来凯特是很厉害,可那个男人却都是朝着致命的位置去的,而凯特非但无法打败她的对手,还已经受了伤。凯特的肚子在流血,而杨逸腹剧痛到简直无法移动,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发现上面还缠着一根细细的钢索。凯特跑到了珍妮生前,急声道:“妈妈,你怎么样?”杨逸挣扎的爬了起来,他先关住了门,然后才踉踉跄跄的走向了母女两人。凯特这女孩儿是能打,但她终究只是个女孩儿,遇到这种事情,她显然是慌神了。

杨逸看了珍妮一眼,就知道珍妮可能没救了。珍妮身上看不出什么伤口来,但她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了起来,眼神也已经涣散。听到凯特的呼喊,珍妮的眼睛微微有了些神采,她的手动了动,被凯特一把抓住之后,珍妮用微弱而经常中断的声音道:“艾格托尼公司的情报……有人出卖我们……快跑……孩子……快逃。”杨逸急声道:“内鬼是谁?凯特,打电话叫救护车!”看到已经死了的约翰.琼斯,凯特要急着叫救护车,看到还活着的珍妮,她却只是流泪听母亲在什么而忘了打电话叫救护车。果然还是慌了,果然还是太稚嫩啊。珍妮还是断断续续的道:“我觉得是内鬼……不知道是谁,他问我情报在哪里,我把一切都了,但他还是折磨我,要杀我们,一定要杀我们,快跑,凯特,快逃啊。”珍妮的眼神恢复了些神采,凯特已经在打电话了,她哭喊着正在报地址。珍妮无法抬头,但她的眼睛看向了凯特,杨逸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拽住了站着的凯特并把她拽到了珍妮的眼前。珍妮看着凯特,眼神里满是绝望和恐惧,略微抬高了些声音,平缓且顺利了很多的急切道:“凯特,我们犯了大错,他折磨了我很久,问我情报卖个了谁,艾格托尼公司,是艾格托尼公司背后的金主,有人窃取了这个情报并卖了出去,但这情报不是我们卖的,他是专业杀手,你们必须逃走,我的钱,我的钱在柜子里,密码是你的生日,快逃,凯特,快逃……”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