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紫魔魅:亡灵法师是死亡的代言人,除非把亡灵法师干掉

来源:惨白的记忆使涐沉迷 2018-10-11 09:36:20

暗行者的刺杀引起了神殿护卫的警觉,随行的亚卡塔士兵立刻成群走进森林里搜索,但都无功而返,这进一步证实淼夕对暗行者是精灵的猜测,只有和植物有天生感应的精灵才能在森林中如此轻松隐藏自己。

这仅是开始,随后每隔几十分钟就有一拨魔法箭攻击,士兵们只得再次往搜索,结果自然是和第一次一样,没有任何收获,如此走走停停弄得队伍前进不得且人心惶惶,尤其是夜晚的时候,人人都不敢放松,生怕再次受到袭击,可是当大家神经紧绷地守了一夜之后,却什么也没有发生,心理上很是不舒服。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三天,队伍中所有人都精神萎靡,连一贯注重形象的神殿护卫也不免呵欠连天,赫尔费兰顶着黑眼圈强打起精神的模样让淼夕想到中国的国宝,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根本是闭着眼睛在走路,精神最好的大概只有淼夕了,拥有玄人体质的她根本不需要睡眠,只是白天的阳光让她受不了,好在当年东奔西跑的她早练就马背上坐着睡觉的本事,她也是唯一没为受到骚扰感到疲惫的人。

第三天黄昏将近的时候队伍走到森林深处,赫尔费兰下令在小河边扎营,好不容易有水源,所有人都兴高采烈轮番洗澡,一路上唯一不受洗澡困扰的淼夕则表现得兴趣缺缺,反正她有能随时提供洗澡服务的法师袍,不怕偷窥又保证水源清洁,何必和一群男人挤在一起洗澡,有那个空还不如多看点书。

淼夕拒绝赫尔费兰为她洗澡风的建议,自己缩回帐篷里去看历史书了,这半年来西沙为她找了很多关于法西世界地理、历史、民族风情之类的书,但她因为专心看魔法书,于是把这些书都扔在手镯里,好在这些书是西沙买的,可以让她一直带着不用归还。

现在好不容易学完水系魔法,淼夕还想捉紧时间适应这个世界,因为队伍里就她一个女的,可以自己用一个小帐篷,淼夕乐得一个人缩在帐篷里全心投入看书,连外面叫吃饭的时候她也没回过神来,赫尔费兰只好单独给她留了一份放在她的帐篷面前,等她看完书饿了好吃。

夜深人静,几个神殿护卫守在篝火边打瞌睡,大概是连日来的神经紧张令他们无法保持精神,既然这几天都只是白天受到试探性的攻击,夜晚应该是安全的,毕竟白天刺客用脚追在马后跑上一天也会累,晚上大概没什么精力搞偷袭,自己这边那么多人,还怕一个刺客不成。

实在忍不住眼皮的沉重感,睡神轻轻将他们收拢在羽翼之下。

可惜,神殿护卫休息一下的希望今晚是注定要落空。

树丛里飕飕作响,刚开始还以为是夜风的声音,可是什么东西和树叶的摩擦声越来越大,让人想忽略都不行,也适时惊醒了一个守夜的神殿护卫,他张开眼睛一看。

天啊!篝火映衬出营地外面一张张腐烂的面孔,行动缓慢的身躯上还能看见无数蛆虫在蠕动,没有眼珠的空洞眼眶更像个黑洞,在诅咒所有能感受阳光温暖的生者,它们迈动露出骨头的脚缓缓将营地包围,张牙舞爪犹如鬼魅,在夜晚的森林里更显得恶心与惊栗。

亡灵……亡灵来了!神殿护卫张口欲喊叫自己的同伴,却发现脖子一痛,喉咙上不知什么时候穿插了一支在篝火中泛着绿光的箭,那个神殿护卫只能张大眼睛,伸长了手,却在碰到同伴之前不甘心地倒下,而他的同伴也没能逃脱夺命的利箭。

随着夜风中带来的一声低沉吟唱,倒在地上的神殿护卫站了起来,他们的目光是空洞的,与亡灵无异,不,他们就是亡灵,尸骨未寒的躯体已经成为亡灵法师操纵的僵尸,他们拔出随身佩带的利剑,向之前还是同伴的帐篷缓缓走过去。

寂静中,利刃的寒光闪过,红色的液体飞溅,然后,亡灵的队伍又增添了新的同伴,奇怪的是警觉心强的神殿护卫竟然一无所觉,营地中只有亡灵缓慢移动的沙沙声。

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是淼夕。

她的帐篷是营地中唯一亮着光芒的帐篷,自然,也成为了亡灵攻击的首要目标,尽管淼夕看书非常入神,可是身体对危险的本能还是让她躲过了亡灵的袭击,回过神来后,淼夕才注意到自己的周围竟然围了密密麻麻的亡灵。

大事不妙!

淼夕马上意识到处境的危险,她熟练地抽出腰间的白蛇长鞭,银鞭上天使翎羽的神圣力量使不惧怕死亡的亡灵们焦躁,它们犹豫着不敢上前,正好给淼夕争取了思考的时间。

太大意了,没想到暗行者刺客竟然会和亡灵法师联手,吃大亏了!

受到魔法箭攻击的时候,淼夕清楚这是针对她的一次袭击,对方努力装出是攻击所有法师候选人,其实主要的目标还是她自己,但是他却没有穷追猛打,而是骚扰一般射上几箭就跑,在士兵们以为他放弃的时候又来骚扰。

一开始淼夕以为刺客是想拖慢队伍前进的速度,让大家精神疲惫再找机会偷袭,现在看来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亡灵法师是死亡的代言人,除非把亡灵法师干掉,否则他操纵的僵尸和骷髅既不会疲劳又不会死亡,是非常难应付的对手。

淼夕所想到的是先把大家叫醒再说,她一个人应付那么多骷髅,还要小心提防躲在暗处的魔弓手,情形对她是很不利的。可是无论淼夕怎么叫,营地帐篷里的人依旧没反应,看着一个个亡灵走进帐篷,带出更多的亡灵,淼夕忽然明白一定是对方做了手脚。

眼看一小队亡灵又走向她附近的帐篷,淼夕想起那个帐篷是三个法师候选人的帐篷,若他们遇害,自己将来即使平安到达菲兹莱林,也可能要受到一番盘查,这正是淼夕所恐惧的。

没有犹豫,淼夕马上挥动银鞭,神圣的光芒打在死者的身上,号称“不死之物”的僵尸顿时倒地,再也不会被亡灵法师操纵了。

淼夕冲到帐篷旁边,打开了所有亡灵,却也感觉到几支魔法箭向她飞来,转身是一定来不及的了,可她若闪开,帐篷里的三个法师铁定没命。就再淼夕左右为难的时候,一道掌风把魔法箭拍到亡灵堆里,引起强烈的爆炸。

淼夕转过头,意外地看见流光离开了萨次的身体,一手提着昏迷的萨次匆忙地向她跑过来。

“你怎么来了?”她并没有给流光命令,为什么她的役鬼会有自我意识?

“妈妈,你有危险。”流光站在淼夕身边替她打飞了所有亡灵。

淼夕目光复杂地看了流光一眼,照珑的说法,役鬼是没有意识的才对,阿修罗王的记载里也有注明,有意识的役鬼必定有特殊的能力,很可能会对主人造成反噬,最好将它销毁。

感应淼夕心里有将他舍弃的念头,正在和亡灵纠缠的流光忽然回过头来,目光可怜地注视着淼夕,淼夕甚至能感觉到他所流露的悲哀,一时间竟然起了不舍之心。

这时,亡灵中竟然传来赫尔费兰的叫声,和法西世界的人不同,淼夕的夜视眼可以在黑夜中看地非常清晰,很容易从亡灵的空隙中找到远方的赫尔费兰,他身边还有几个其他神殿的神殿护卫,不过他们并不像淼夕一般有破邪的武器,对付一群死而复生的亡灵非常困难,夜晚又限制了他们的视觉,可是他们仍旧努力往淼夕这边摸索过来。

淼夕皱起眉头,看看赫尔费兰,又看看保护在她身边的流光,知道现在还不是让流光被发现的时候。

她叹了一口气,对流光说:“带萨次离开,看住他,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从他的身体里出来,也不许用法术。”

流光目光中闪过挣扎,但终于还是选择服从命令:“是的,妈妈。”淼夕不再看流光,她知道以流光的能力带一个人离开是很容易的事,她烦恼的是自己的役鬼在接到命令的时候竟然会犹豫,是不是将来还会违背呢?要不要遵照阿修罗王的建议,干脆放弃他?

“妈妈,求您不要舍弃我,我永远不会违背妈妈的命令。”流光的声音从远处飘来。

淼夕心中一紧,他竟然可以把她的心听得那么清楚,太危险了!

虽然僵尸很多又恶心,赫尔费兰和另外几个神殿护卫还是挣扎着来到淼夕的身边,因为魔法箭都在淼夕这边爆炸,衬得她活像一个发光体。

借着魔法箭爆炸的光芒,淼夕看见颇狼狈的几位神殿护卫,他们和淼夕打了声招呼就匆忙钻进帐篷里背出三位法师,由淼夕打头阵,赫尔费兰掩护,几人往营地之外撤离,在淼夕武器的神圣光芒之下,亡灵也收敛了许多,真正有威胁的是魔法箭,如同幻影的速度以及箭上附带强大爆破力的魔法,最可怕的是它不能用任何物品碰触,否则会立刻产生爆炸。

好在淼夕及时不用战斗魔法书也能够随手发几个水系魔法,她远远看见魔法箭就在手中聚起几个水球瞄准魔法箭丢去,魔法箭在接触到水球的刹那发生爆炸,因为和淼夕他们的距离差得太大,所以淼夕和神殿护卫们的撤退并没有受到影响,只是后面追着他们的亡灵被爆炸炸得粉碎无法恢复的倒是不少。

淼夕顿时笑得嚣张不已,特地在喊声中加上内力保证喊声传得够远:“正义的魔弓手刺客,谢谢你的魔法箭帮我们消灭亡灵,亡灵法师可是所有种族的敌人,您说呢?哈哈哈哈!”

不管暗处的魔弓手是不是气得吐血,淼夕询问赫尔费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大家都睡死了一般,他们又是怎么保持清醒的。

赫尔费兰睁着沉重的眼皮,声音沙哑地跟淼夕解释,原来刺客在河水里放了慢性的安眠药,虽然队伍做饭和喝的都是自己带的水,但那种安眠药却可以通过皮肤渗入人体,而且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开始生效,赫尔费兰和他身边的几位都是神殿的精英,精英意味着事多,他们忙到半夜才能去洗澡,赫尔费兰是在水神神殿长大的,对水非常敏感,一点点杂质他也能感觉得出来,所以一碰到水就察觉有问题,连忙拉住几位正要下水的同伴,随后又听到淼夕的叫声,意识到出事就立刻赶回来,正好赶上亡灵袭营的一幕。

神殿护卫虽然强,但要面对源源不绝的亡灵还是太过吃力,森林里就是尸体多树才长得茂盛,现在又是深夜,黑暗的环境是亡灵法师的天下,能对抗亡灵的三位法师候选人又昏睡得像死猪,唯一清醒的只有没去洗澡的水系法师淼夕,大家的希望都寄托在淼夕身上,祈祷她能撑到天亮,任何亡灵在阳光下攻击力都会降低大半。

淼夕挥动银鞭,心中无比怀念自己的法术,法术才是亡灵的克星,亡灵这种违反天道的物体在天仙符咒的能力下都只有毁灭一途,可是,为什么在这中事后她却因为龙印的关系用不得法术!

越想越郁闷,越想越郁闷……

畏首畏尾的亡灵法师又不知道躲在哪里,魔弓手竟然会和亡灵法师联合,她身边却跟了一群拖油瓶,偏偏她现在的立场又不得不保护这群她自己都很想干掉的拖油瓶,郁闷啊郁闷,简直气死人了,吼!

淼夕不是会把火气憋在心里的人,憋久了对身体不好,周瑜即使愁到白头也一样是风靡东吴万千少女少妇的帅哥,洛夕儿一玄人本来就因为周身的阴玄之气显得寒气逼人了,再添个白头还不把人冻死,考虑到周围人的生命健康,淼夕决定维护自己和洛夕儿公有的一头飘逸又没有头屑的黑发。

又看看旁边几位忙活了几天没得休息的精英护卫,好不容易一次的洗澡水竟然还被下药,估摸着他们大概也对亡灵法师和魔弓手刺客存了满心满肚的咒骂,要不是考虑到骑士教条中有严格的礼仪教育,禁止说脏话,他们大概会把心力交瘁的疲惫都化为满嘴的诅咒,看他们忍得那么辛苦,淼夕决定自己代替他们发泄这一心的不快。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既然亡灵法师和魔弓手刺客这两口的都能卑鄙地搞偷袭,他们自己不要脸,淼夕自然不会给他们留面子,她发挥中国五千年历史铸就的文化累积,一点口德也不留地把那两个狼狈为奸的刺客和亡灵法师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凭她媲美鹤顶红的口才佛都会被气到胀,胀到爆,尘归尘土归土,何况是潜伏在黑暗中那两位可还没有人家释迦摩尼那心宽体胖的肚量,没当场气得倒地抽风就已经算耐力十足了。

当即,射向他们的魔法箭虽然数量多了速度快了,但方向都偏了,结果又招来淼夕一顿耻笑,回荡在夜空中的笑声足够让人气到吐血三升,很快魔弓手就没了动作,也不知道是手中的箭射完了还是被气晕了。

没有魔法箭的乱射一通,几个人跑得更顺畅,淼夕也可以集中精力使用银鞭驱赶亡灵,顺便集中炮火对亡灵法师进行语言攻击,

神殿护卫队淼夕骂人非但没有心生厌恶,反而非常支持她继续骂下去,不但要骂祖宗,还得把刺客的子子孙孙也一起骂进去,淼夕小姐的心理战术真高明,不但让敌人乱了阵脚,还说出大伙的心里话,之前神殿护卫憋的一肚子气在听到淼夕的毒舌之后也消散了,不过,平日淼夕都是温柔的美人,没想到她骂起人可以这么绝,虽然没带脏字,却比带了脏字的还恶毒,幸好她骂的不是自己,那语言简直是杀人不见血的凶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