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简史:第一次世界大战,俄国的十月革命(上)

来源:暄妍说史 2018-09-23 14:19:35

那个半东方的俄国沙皇在同盟国瓦解的前一年,还没有实现继承拜占庭皇帝的梦想,就被推翻了。然而,沙皇的颓败迹象,早在战争开始前的一年中已经显露出来了。宫廷的大事由宗教骗子拉丝普丁掌管,军事腐败和民事管理无能。战争初期,一支庞大的军队很快组建,然而,这支有着爱国精神的军队不仅缺乏适用的武器装备,也缺乏优秀的将领和军官。就这样,德、奥的前线上来了一支缺少供给没有优秀指挥官的敌方军队。俄国军队在1914年9月,当德军即将在巴黎取得胜利时,毫无计划地突然出现在东普鲁士,它转移了德军的精神和注意力。在这次俄军出征中,那些俄国农民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他们没有出色的指挥,牺牲了数万人,法国也因此从失败中脱离出来。这个伟大而惨烈的民族给欧洲带来了喘息的机会,没有遭遇德国的毒手。

国内气氛紧张,军民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他们并不是没有能力,只是苦于生在这个腐朽的帝国,俄国士兵投入战斗后,不仅没有获得炮火的支援,甚至缺乏枪支弹药,这似乎在一开始就注定会失败,然而,那些参战人员被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欺骗,白白地牺牲了性命。俄国政府并没有安抚军民,让那些可怜的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独自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这种忍耐是有限的,就算是再忠厚的人,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失败。于是,反抗的思想开始蔓延,这些被出卖和被屠杀的军人,对沙皇政府极度不满和憎恨,这种强烈的思想很快转化成了行动。1915年后,俄国的西方盟国开始担心这个国家的命运。到了1916年,俄国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守势状态。到处都流传着它要和德国单独媾和的谣言。

俄国形势又发生了一些改变,那些激烈的反抗分子付出了行动,在1916年12月29日,圣彼得堡的一次晚宴上,刺杀了僧侣拉斯普丁。随后整顿沙皇政府的计划开始进行,可是为时已晚了。这仅仅是国民行动的第一步,事态在3月有了迅速的发展,圣彼得堡发生了粮食骚乱,人民再也忍受不了了,一场革命起义爆发。临时政府成立,推翻了国家代议机构杜马,并逮捕了自由派领袖。沙皇在3月15日被迫退位。此时的俄国人民厌倦了战争,看透了欧洲的嘴脸,痛恨欧洲秩序、痛恨沙皇的统治。他们现在只希望早点脱离这种无法忍受的痛苦,因此他们的革命非常温和,只是撤换了沙皇,不过后来事态明显后,市民不再相信沙皇政府的调整,他们开始做出进一步的行动。

协约国的外交官们开始对新政府设置各种障碍那些所谓高雅的外交官对俄国境况并不是很了解,因此那些成员国对俄国了解有限,他们只是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到了俄国宫廷,俄国下层阶级的境况涌动并没有受到他们的关注。因此,他们没有对俄国下层形势做出侦察,就对俄国做出了极其错误的估计。克伦斯基善于雄辩、极具风采,具有很强的领导力,他现在正领导着俄国共和政府,但是他被两方面的事情困扰着,其一是国内革命运动有蔓延的趋势,遭到了社会革命力量的攻击;其二是国外各协约国政府对俄国政府有了清醒的认识,开始逃离沙俄阵营。协约国没有摸清状况,反对他把边界以外的土地交给俄国农民,也不希望他在境外停战。俄国政府甚至受到了法国、英国的威胁,那些煽动者在报纸上大发言论逼迫俄国重新发起进攻,然而,俄国内部问题还没有解决,又来了外患,德军也看到了俄国混乱的状况,从海上登陆向里加发动攻击,俄国协约国英国的海军却没有去援助俄国。俄罗斯没有得到任何支援,只有凭借着满腔热血去进行殊死的战斗。

然而有一点要引起我们的注意,协约国把波罗的海的管制权送给了德国。如果说他们是忌惮德国的强大军事实力,那么还有情可原,可是当时,各协约国在海上处于上风,英国海军上将费希尔勋爵(1841-1921年)也曾提出过抗议,但结果却定型了。我们只知道,英国和协约国,在战争期间只在局部地区开展了几次潜艇攻击。俄国人早厌倦了这场战争,他们为了结束这场残酷的战争,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俄国人民终于看见了希望,成功地发起一个代表工人和普通士兵的组织,在圣彼得堡成立了苏维埃政权。它号召社会主义者在斯德哥尔摩召开国际大会。这期间俄国又发生了一连串不幸的事,不但没有物质援助,也没有获得道义上的支持。

柏林在这时又发生了粮荒,德、奥的厌战气息更浓了,战争总会在达到一定程度后,消磨人民最初的激情。起初,俄国也开始需寻求同盟国的支持。克伦斯基曾恳求他的西方同盟准许召开这次会议,英国工党也以微弱的多数通过了这一要求,但是同盟国并没有同意,他们是这样认为的:如果召开这个会议,也就意味着西方资本主义将会受到一场世界规模的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革命的挑战。不过,在以后的情况下可以看出,这样的国际大会能够实现正义和平,因为它根据民主,的原则,德国革命也会因此而出现,但这都是外话了。这个不幸的俄国,孤立无援,仍然继续进行着战斗,曾获得过几次胜利,但还是以失败告终,俄国人民再次遭到了血腥的屠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