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为救女儿怀二胎

来源:三秦网 2018-09-19 02:45:00

核心提示:尹义丽告诉记者,丈夫在一所乡镇中学任职,除了寒暑假、节假日能抽身陪孩子治疗外,大部分时间还得坚守在教学岗位上。所以这一年多来,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医院守着。“孩子的治疗费太高,一年多花了近70万元,现在全家老小就指着他每月3000多元工资过日子,也不敢让他请假不上班。”对于自己大着肚子还得每天进出照顾病人,尹义丽似乎挺乐观:“之前丈夫心疼我,送孩子来西安化疗时让我在家安心养胎,可孩子现在是这个样子,我不陪着她根本不能安心。”

离分娩越来越近,尹义丽每天还得照顾患病的女儿 本报记者 李宗华 摄

怀胎八月,尹义丽的身子沉了,行动也越来越吃力。但为了给患白血病的女儿多些陪伴和安慰,她至今仍挺着大肚子坚守在病床前。

女儿患病一年多不见好转,现在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能给姐姐的康复带来希望。

“听说通过脐带血移植可以治好女儿的病,我想试试。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不想放弃。”

再次怀孕

为救患白血病女儿

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化疗,脐带血移植手术……去年之前,这些词汇离生活在安康市旬阳县一个小山村里的尹义丽很远。在村里很多人看来,她拥有一份令人艳羡的生活:丈夫田忠平是一名捧着“铁饭碗”的中学教师,女儿美慧聪明可爱,虽不十分富裕,小日子也算过得红火。但谁也没想到,这份安稳与平静,很快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打破了。

“那是去年4月,美慧突然反复感冒发烧,在家里那边的医院治了一个月也不管用。后来转到西安交大二附院,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尹义丽告诉记者,看到诊断书的一瞬间,她觉得天都塌了。但她必须坚强起来,因为孩子还需要依靠她。

从确诊那天起,7岁的小美慧便在医院接受一轮又一轮的化疗,但治疗并不顺利,一年间,美慧多次感染,曾因关节梗死、肝脏梗死等多次住进重症监护室。每次这种时候,也是尹义丽最痛苦难熬的时刻。去年底,听医生说脐带血移植手术可使女儿治愈的可能性高一些,她便在最艰难的时候,毅然怀上了二胎。“女儿有病,婆婆年纪大了无力分担,丈夫除了照顾女儿还得兼顾工作。最重要的是,我们所有的积蓄都被女儿的病掏空了,现在还欠了不少外债。可以说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讲,现在都不是要二胎的好时候,可是为了救女儿,我没有其他办法。”

最大期望

能顺利做移植手术

尹义丽告诉记者,丈夫在一所乡镇中学任职,除了寒暑假、节假日能抽身陪孩子治疗外,大部分时间还得坚守在教学岗位上。所以这一年多来,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在医院守着。“孩子的治疗费太高,一年多花了近70万元,现在全家老小就指着他每月3000多元工资过日子,也不敢让他请假不上班。”对于自己大着肚子还得每天进出照顾病人,尹义丽似乎挺乐观:“之前丈夫心疼我,送孩子来西安化疗时让我在家安心养胎,可孩子现在是这个样子,我不陪着她根本不能安心。”

尹义丽说,自己现在唯一的期望就是肚子里的二胎平安落地,然后通过移植让女儿好起来。可眼下,费用问题像一座大山,压得他们一家人喘不过气来。“前期花的60多万里,一少半是社会各界好心人捐赠的。但还有16万元是贷的款,十几万是找亲戚朋友借的。后续治疗还需要二三十万元,这笔钱从哪里来,我们现在还一筹莫展。”

交大二附院儿科主任肖延风告诉记者,美慧的病情算是控制得比较好的,但因其免疫力太低,总是容易感染,使得治疗变得棘手,花费也比其他白血病患者高出许多。不过只要坚持治疗,美慧康复的可能性非常大。“这个孩子有一颗感恩的心,也非常乐观坚强,我们都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

本报记者 张晴悦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