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战,终于终止,很多都变成了浮云

来源:意志是强壮的盲人吗 2018-09-13 18:54:33

谁能沒有梦.在梦里是最能看清自己的.沒有人是完美无缺的.梦能实现亦能毁灭…雪峰山.接连梦之痕谷.祁裢山.天之痕古迹.曲幽谷.万谷幽寒之璩.三山痕谷般的梦遗迹.让天下掀起了流魇般的梦.让人不由沉沦其中.无可自拔.每一个沉沦其中的人都会得到不同的话.也因此无论有多少人沉沦其中.也有无数人赴上.只因三山痕谷遗迹.三山痕谷遗迹所处的位置沒人知道.直到暴发了寻谷遗迹.从此战乱寻宝遍及琉璃尘.

一场百年争战终于落下帷幕.朝九百二十七年.琉璃尘主宰弑星月向埋上古武者点发起挖掘.他要把他们变为自己的.要向另一个地方发起征战…弑星月弑神之子.拥有毁灭之力.承载世人所不知的力量.暗血赤魅.一切黑暗力量集结.血染红天地.妖魅横行世间……一场新的战争又开始了.“菁迩.你说.这上古葬武者会在哪.”弑星月拍着白玉石阶.看着远处.终于到了.“皇.你真的认为…”菁迩看着眼前的男子道.她不觉得会这么快.因为…“怎么.你怀疑…”弑星月转过身看着她.这世上还有谁敢跟自己作对.

“不.属下沒有质疑主的实力”菁迩急忙跪下道.他太可怕了.“起來吧.”弑星月看了她一眼.走回殿内.现在给他威胁最大的就是西北荒原雪.东.临湮.南.袭乜.这三大势力.西北神秘莫测.从未有人进去后走出來.也因此被预为死亡雪域.临湮.此临原始之地.地形复杂.但国却强大.一代君王.堪称奇才.懂上古文史.兵法.武艺超群.被人称为寰皇.袭乜.南之国.拥有丰富的水源.国王隐退其母代政.但是却在琉璃尘立足三国.也因此都流逝了所有的繁星颖辰.新的时代沒有国界区分.也不再是为了国而战.

而是为了自己……………七年征战.终于统一天下.然而还有三个地方.是他不敢去涉足的.荒原雪.袭乜.临湮.这三个地方.被称为死亡雪域.湮灭亡区.毁渊禁河.这三个地区.让人不寒而栗.曲幽谷内.一女子站在竹梢.看着远处.目光幽敛.竹林里开满了玫瑰.各色齐开.“谷主.晚餐已备好”一紫衣女子道.不敢抬头.被唤女子落地.薄纱掩脸.气息低泷.让人摸不清.“恩.走吧”女子甩了甩袖子.走出竹林.一个点雅的屋子出现.踏入屋里.一股清香袭來.推开门.只见一个人坐在那.“安逸然.你來干什么.”女子的声音变的冷漠.

“幽瑕.这么不欢迎我”安逸然邪笑道.玩着茶杯.“你不在天之痕呆着.來我这干什么.”幽瑕坐下.喝着茶.冷淡的看着他.“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会害羞的”安逸然的话让正在喝茶的幽瑕着时被呛到.咳个不停.安逸然大笑.“安逸然.你吃饱了撑着.不想死给我滚远点.”幽瑕拍桌而起.可怜的桌子刹时变为粉末.安逸然砸舌.老天.惹火她了.“呃…我开玩笑的”安逸然赔笑道.还是那脾气.“

开玩笑.呵.就因为你的玩笑.让苒翼离开了曲幽谷.”幽瑕的话让安逸然失色.她还在意那事.“我也沒想到会那样.我也很后悔.”安逸然低下头.声音低沉.苒翼.你千万不能有事.你妹妹恨死我了.幽瑕看了他一眼.“敏儿.上膳吧.”幽瑕坐下淡淡的道.这也不能全怪他.两人默默的吃饭.“七年的争战.已经落下唯幕了.不的不说.弑星月历害.”安逸然突然停下.语气满是懊恼.“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下一个目标是三山恒古遗迹.你的小心谨慎.”幽瑕瞥了一眼低头道.“恩.你也是.有什么事.独鸣.”安逸然起身道.世间万物.都躲不掉的灾难.

“恩.慢走”幽瑕看着他消失.脸色冰冷.“敏儿.移形换位.”幽瑕走出门.飘带飞扬.往后山走去.身后的屋完全消失.站在竹梢上.看着天际.天空又将多一抹色彩.哥.你在哪.星宿国.“一切都落定了.七年征战.终于落下了帷幕.(横流星朔.月色皎洁.迷蒙的月色下.一袭白衣的安逸然站在树下.天之痕.“唉.天下虽平.但是.暗流涌起.蠢蠢欲动的.何时才了”安逸然低叹.苒翼.你到底在哪.“逸然哥.在想什么.叹什么气呀.”一向安静的歆如突然开口.看着月下的男子.眼中尽是爱.“你怎么來了.夜凉风大.怎么不多穿些.”安逸然脱下外套给她披上.

“你好像有心事”歆如淡淡的道.为什么.“沒什么.天很晚了.早点休息吧.”安逸然浅笑道.对我好.有什么用.自己终归不会爱你.我爱的一直都是幽霞.可惜.她不会属于我.曲幽谷寒冰天地之中.白雪皑皑.寒气刺骨.幽霞慢慢地走了进去.在她身后的脚印.逐渐被雪掩盖.沒有人会自动啊.他來这里做什么.“你來了.”寒冰天地之中.一道轻柔的声音传來.让幽霞一怔.缓缓的跪了下去.低着头不语.风雪依旧.幽霞依旧跪在地上.纹丝不动 .任由雪花将自己包裹.只是闭着双眼.等待着那个人的开口.然而.那个人就好像不存在一样.不再开口.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