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谁知道你随便起来是不是人,某人气结

来源:道路总崎岖 2018-09-08 10:18:39

九头金雕鸣叫着向那颗珠子飞去,完全不顾打在身上的闪电以及唰刷往下飘的羽毛!场景一时间竟有些摄人心魄的悲伦!什么也不说,尤八默默的给九头金雕点了个赞!兄台,你牛逗!而在下面的炎故也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迅速捏了个手决!速度很快,可不知道为何,尤八居然能够默默的将它记在了心底!就在九头金雕用嘴叼住那颗珠子的时候,炎故嘴中道出一声“九幽玄冥,一定乾坤,破!”一瞬间,九头金雕嘴中的珠子竟然爆裂了,而九头金雕也随之坠落了下来!“轰!”九头金雕硕大的身驱坠到了地面上,掀起了万丈尘士!炎故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景象,眼神晦暗不明:这九幽冥珠可是自己花了大功夫才弄到的,原本就是为了这九头金雕而来,如今搞成这样,所说有些可惜,但终归是有些用处的!一旁的尤八则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一阵惋惜,唉,这鸟死定了!突然,尤八感觉到一阵阵的灵力波动!很强横!

尤八皱着眉头看着那万丈尘土的中心,九头金雕居然在这么紧要的关头,进阶成功了么?果然,尤八看见在尘土的中心,一个鸟的身影缓缓的站了起来,不一样的是,它长了两个头,而且灵气更加强横!九头金雕抬头向天空猛地啼叫了一声,哀转悠长,如同向世界宣布自己涅架重生一样!就在尤八还沉浸在这宏伟的一刻时,墨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把它收到灵域,我要了!”奇奇你这么霸气,你麻麻造么?!但尤八还是乖乖听话了,莫名的,她就是相信,听他的话,不会错!就这样,那只刚刚涅架重生的九头金雕就被尤八弄进了灵域!而这时,在天空中飞舞的尘埃也落了下来,似乎,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而那个原本应该在尘土中心的鸟,也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在一旁的炎故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自己刚刚明明看见九头金雕坠落在这里啊,怎么,怎么会没有了?!自己费了这么多心思,耗患的大量的物资,到最后,煮熟的聘子都能给飞了!炎故一时间不能接受这样事实,而躲在一边的“小白兔”,自然成了他发泄的对象!“吡啦”尤八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一道闪电笔直的朝自己射来!然后,然后,尤八就晕了,被雷给劈晕的!再然后,就是尤八无语的看着自己手上那个噼啪作响的闪电手铐!

喂”尤八跟在炎故的身后说道:“我真的是浮城的八公主,你真的是我姐夫!”可炎故的脚步却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头也不回的说道:“你现在说,谁知道是真是假,等到了浮城,一切自见分晓!”尤八撤了撤嘴,这丫的意思她是听懂了,翻译过来就是,反正你现在说什么我也不信,到地方再说!一路上尤八都唧唧歪歪的,本着劳资不好过谁也别想好过的心思充分展现了小女孩的娇弱。“哎呀,姐夫,我脚疼,走不动了呢!”炎故停下来抿着嘴给尤八上了药。“哎呦,姐夫,我好饿啊,走不动路了!”炎故抓了旁边路过的兔子,一道闪电就劈熟了。哎呀,姐夫,这天好热,我都出汗了,好臭啊,我要洗澡!”炎故大手一挥,尤八就被淋成了落汤鸡。“哎呀,姐夫,我,,,“闭嘴!”炎故到底是没忍住,他时常在外闯荡,遇见的,也都是侠气肝胆女人,何时见过这般胡搅蛮缠的!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自己可得好好考虑考虑这方城的四公主了,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尚且娇嫩成这样,四公主还不得宠上天?他向来最看不起这样的女人了。

想到这里,炎故更加生气,一个眼神扫过去,把本来打算作妖的尤八吓了一个机灵,刚到嘴的话咽了回去,妈呀,真可怕。由于眼神的震慑,剩下的路,尤八倒是安安分分的,这让炎故很是受用,哼,也算是个会看眼色的!尤八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吐槽的,当然,躲在空间里的墨也听的明明白白的!出了吠琥森林又走了很久,尤八觉得自己的腿差不多都要废了等时候,炎故突然停了下来,这可把尤八吓着了,心里慌的要死,是不是他察觉到自己不耐烦后要一道雷劈死自己了!这样想着,炎故的手已经抬了起来,尤八差点给吓跪了,闭着眼睛瑟瑟发抖!可是想象中被雷劈的滋味并没有来临,尤八大着胆睁开眼睛,发现原来荒芜的土地拔地起了一座城池!炎故警了一眼呆在旁边的尤八,暗中嗤笑,说道:“怎么了,没见过护城的阵法?”“护城的阵法是什么?”尤八表示自己真心不太清楚。看尤八的神情不像说谎,炎故便解释道:“一些城池怕自己遭到攻击,就会在城池周围设下阵法,隐藏自己,用来保护。”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