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的枕边妻》大婚当日左相抢婚,到底是心甘情愿还是强娶!

来源:笑到心痛 2018-09-04 14:45:04

慕容尘敏锐的捕捉到,心底,微起一丝莫名的不安,“姑姑,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慕容函郁目光落向远处,似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半响,声音淡淡,“尘儿,这一件事,我们稍后再说!”

慕容尘看了看慕容函郁,侧头,又看了看一旁的章公公,见章公公的神色,也是明显的闪躲,一时间,心中的不安更甚,“姑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

慕容函郁刚一启声,就又立即沉默了下去,许久许久,终是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道,“尘儿,今日,乃是语儿与宫玥戈成亲的日子!”

一刹那,慕容尘不可置信的倒退了一步!旋即,转身就往殿外走去。

慕容函郁连忙站起身来,出言阻止,“尘儿,莫去!”

“姑姑,是不是你故意……”

在踏出殿门的那一刻,慕容尘蓦然想到什么,猛的转过头来,微眯的目光,掠过章公公手中的那一株‘莘衣花’,深皱眉落在慕容函郁的面上!

慕容函郁面色瞬即一沉,隐含怒意,“尘儿,你是在怀疑姑姑么?”

“姑姑,我……”

慕容尘被慕容函郁这一质问,声音,弱下去一分!

慕容函郁轻轻地摇了摇头,敛去眸中刹那间迸射出来的凛冽,踏下座椅,宽大的衣摆,摇曳在身后,缓步来到慕容尘的面前,语重心长的道,“尘儿,嫁给宫玥戈,乃是语儿自己的意思!你该知道,这一次‘夜家’遭难,乃是宫玥戈一手设计。她思量再三,担心,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于是,想要一劳永逸的除去宫玥戈!”话语,略微一顿,夹杂进一丝似有似无的叹息,“尘儿,在夜家、在仇恨,以及你之间,她已经放弃了你,你以后……”

“不,我想要听她亲口告诉我!”

慕容尘的脑海中,拂过那一日离去时,那一个人脸上的那一抹浅浅笑容,怎么也不愿相信慕容函郁的话,抬步,快速的离去,生怕晚了一步,一切,就都晚了!

“太后?”

章公公看着那一袭离去的背影,担忧地走上前来!

慕容函郁轻轻地哼笑一声,长睫一敛,冷声下令,“摆驾,哀家要亲自去‘恭贺’右相成亲!”

……

悠悠荡荡的花轿,忽然毫无征兆的一顿,将花轿内,夜千陵飘远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下一刻,轿帘轻轻掀起,一角红色的衣摆,便落入了眼帘!

宫玥戈弯腰站在花轿外,身形,严严实实的挡住了外面文武百官、以及百姓探头探脑的视线,伸出一只手,将‘掉’落在一旁的红色盖头,拾了起来,动作缓慢而不失优雅的将其覆在夜千陵的头顶,轻若无声的一句话,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压力,随之飘入夜千陵的耳内,“这盖头,还是莫要随随便便掀开的好。若是好戏,早早开场,可是会错过很多精彩!”

夜千陵望着喜帕下伸过来的那一只刚刚给她盖上了盖头的、修长而带着沉稳的手,红唇微勾,明眸半弯,眸内,带着丝丝不明的笑意,将自己的手,缓缓地放了上去,“右相,我这人,喜欢顺随心动,待会,你可要接好招了。若再失面子,可是会非常难看的!”

“任你如何的‘顺随心动’,本相只知道,聪明人,一般理智站上风,不会做愚蠢的事!”

两个人,视若无人的轻声对话!而该有的行止,一样不少!

话落,宫玥戈已经扶着夜千陵出了花轿!

灿亮亮的阳光下,两人并肩站在一起,拖拽在身后的背影,竟带出一丝别样的般配!

宫玥戈牵着夜千陵的手,带着夜千陵踏上了一路延伸至府内大堂的红色地毯。步伐,沉稳有序,无形中,似是考虑到了夜千陵看不见!

夜千陵微低着头,只勉勉强强看到了自己的衣摆而看不见前方。而,也正是因此,那被握着的手,透过交握的手心传递过来那一抹温暖,显得异样的清晰!

……

喜气洋洋的大堂,到处都布满了艳艳红色!

仪官衣冠整洁、笔直挺拔的站在一旁,放开嗓子的高声一喊,“一拜天地!”

夜千陵在两名陌生婢女的搀扶下,漫不经心的同宫玥戈拜着,或许,别的女子在这样的时刻,都是默默的许着白头偕老的誓约,但她却是抿着红唇,暗暗地思量着怎么将身侧之人五马分尸,并且,在分尸之前,最好先来一个生不如死的折磨!

就这样,三拜,在夜千陵的暗思中结束!

仪官第四次大喊,“送入洞房!”

夜千陵不紧不慢的迈开步伐,心中明了,好戏,终于要开场了!果然,仪官音声刚落,大堂外,便赫然传来了一声高昂的通报:左相到!

今日,乃是右相大喜之日,在堂的文武百官,无不穿了喜色的衣服,再不济者,也穿了些暗色的,而当那一袭如雪的白衣,骤然出现的时候,猛然与一堂的红色相触,显得格外……

“等等!”

一袭白衣的慕容尘,周身,带着与炎炎夏日不相符的凉气,目不斜视的越过两旁如海浪般让开的人群,直直走向那一袭盖着红色盖头的纤细身影!

那一身耀眼夺目的红衣,将他的双眸,深深刺痛!

宫玥戈望着突如其来的慕容尘,黑眸,不带半分诧异,淡淡掠过人群,向着红地毯延伸的府门方向望去,无垠的瞳孔,随着那銮驾的到来,而泛起了浅浅波光!

夜千陵低垂着头,视野内,出现一角白色的衣摆,令她的眸光,闪动开来!今日,她定会让这一场好戏,出乎意料的精彩!慕容函郁,不知道到最后,究竟是你来算计我呢,还是我来算计你呢?

不过,此刻站在夜千陵面前的这个男人,却是她从心底里不愿伤害的!

喜庆欢闹的礼堂上,文武百官因着慕容尘的突然到来,而突兀的一静,旋即,瞥见骤然出现在堂外的气派銮驾,连忙快速的拜倒了下去,恭敬的三呼‘千岁’!

顷刻间,整个大堂,就只剩下一袭红色新郎服的宫玥戈、一袭红色新娘服的夜千陵,以及,一袭白衣出尘的慕容尘,还一动不动的站着!

慕容函郁在章公公的搀扶下,缓下銮驾,华丽的衣摆,拖拽在身后红色的地毯上,抬步,步态优雅的踏入了安静的喜堂。在经过慕容尘身边的时候,几不可查的略微一顿,狠狠地瞪了瞪他,对他使了一个颜色,然后,在喜堂的首座上,款款落座!

宫玥戈孤身一人,并无什么亲人!喜堂之上,也就是摆摆样子的设了首座两个位置而已。以至于,放眼望去,尤显得喜堂之大。那众人跪拜,尤显得端坐之人高高在上!

慕容尘似乎没有收到慕容函郁的警告,依旧静静的站在夜千陵的面前,低低的一句话,用着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开口,“这真的是你自己的决定么?”

夜千陵顶着盖头,轻轻地点了点头!

慕容尘依旧不信,伸起手就落向夜千陵头顶的红色盖头!

“尘儿!”

首座之上,立时传来一声怒喝!

跪了一地的文武百官,一时间,个个都好奇的不得了,想要抬头,看个究竟,但无形中那一股迫人的压力,却使得他们的脑袋,忽然有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宫玥戈手中还执着那一条与夜千陵牵在一起的红绸,指尖,有一下无一下的轻扣着红绸的边棱,被浓睫掩盖下的深眸,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宛若一局外人!

慕容尘的动作,丝毫不受那一声怒喝所扰,已然拽上盖头流苏的手,用力往下一拉。霎时,那一张眉目如画、粉黛略施的倾城容颜,便清晰地展现在了面前!

夜千陵随着盖头的揭开而缓缓地抬起头来,长长的睫毛,轻微的颤了一下,仿佛要掀开,然而,半掀半敛间,终是如濒死的蝴蝶般,一点一点的垂了下去,无声无息的遮蔽了那一双不容人窥探的眼眸,以及眸内的光芒,与眼底,投射下一层月牙形的浅浅剪影,依稀带出一丝让人心疼的脆弱!

慕容尘的手,情不自禁的就抚了上去,然后,慢慢的挑起夜千陵的下颚……

四目相对,静静凝视!

那一双如水漪澜的潋眸,眸光滟滟闪动,在凤冠霞帔及满堂艳红的映衬下,越发的妩媚清娆,坚强中透着柔弱,柔弱中镶嵌坚毅,如狂风暴雨中一株笔直而立的青莲,几乎要摄去了人的心魂!

慕容尘一瞬间吃了!

无人知晓,身侧执着红绸的那一人,心,也是狠狠地震了一下!

夜千陵背对着首座上的慕容函郁,所以,慕容函郁丝毫看不见夜千陵的神色,但从慕容尘的神色变化中,也不难看出一二,顿时,心中微微一紧,眉目一皱,生怕途生变故,重重地咳嗽了两声,以做提醒!

夜千陵恍若未觉,又或者,是觉而无视,依旧一眨不眨望着面前的慕容尘。

这个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认真地看他。

俊美绝伦的容颜,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不含任何杂质。鼻梁英挺,嘴唇像极了玫瑰花最粉嫩的那一瓣花瓣。肌肤白皙,如墨的长发,一缕两缕的垂散在肩侧。身材挺秀高颀,整个人给人的感觉,说不出的飘逸出尘,仿佛不染尘埃的谪仙一般。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