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那个“卖肾买IPhone”的男孩现状怎么样了?

来源:恋花说热点 2018-08-15 12:54:14

“卖肾少年”在痛苦中成年

事实上,“卖肾换iPhone4”是发生在2011年4月。当时“卖肾少年”小王年仅17岁,是某中学的一名高一学生。至今,已经过去了7年时间,小王不可逆转地失去了它最宝贵的青春时期,无奈地成为了一名24岁的社会青年。

卖肾换手机这事,对于卖肾的人来说是实实在在的教训,也是社会和教育的悲哀,学生之间相互攀比成风,穿名牌、用名牌,学校和老师在给学生塑造价值观方面明显存在缺陷。

“卖肾”事件始末

小王是安徽人,事发当年仅17岁,2011年4月,年仅17岁的小王在QQ群中找到了“卖肾”的黑中介——何伟、尹申、唐世民三人。在黑中介的带领之下,小王瞒着父母,从安徽来到了郴州,随同三人来到了一家非法器官移植机构。

4月28日,由“黑医生”宋忠于、苏开宗二人对小王实施了“取肾”手术。事后,小王得到了“报酬”2.2万元人民币,并将其用于购买一台iPad2和一台iPhone4。

回到家后,母亲对小王持有的昂贵产品产生了质疑,盘问之下,小王供认了自己“卖肾”的事实。母亲当即带着小王从安徽赶往郴州报案,但是却联系不到几名“违法犯罪者”。

手术结束后不久,小王的身体状况就越来越差,检查结果为肾功能不全,经鉴定,其伤情构成重伤、三级伤残!之后,小王家属正式起诉“黑中介”何伟、尹申、唐世民三人,以及“黑医生”宋忠于、苏开宗二人。并于2012年8月9日在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法院开庭,被害人小王的代理人提出了227万元的民事赔偿。

小王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iPhone4是在2010年6月8日发布的,发售的第一个星期,价格一度上扬到1万5000元的高点,此后便开始下跌,从8000元回落到发售价的5000元,iPad2是在2011年3月3日发布的,水货价格一度炒到1万—2万元之间,小王“卖肾”时间是在2011年4月下旬,买入iPhone4和iPad2的时间应当在5月初,二者的价格相加几乎接近2万元人民币,也就约等于小王“卖肾”的全部“收入”。

至此,小王通过“卖肾”得到了他的所有——2台终将被时代淘汰的数码产品。但是却失去了一颗肾以及由此带来的悲剧人生!事后,小王的健康飞速下降,不到几个月便成了瘦骨嶙峋的模样。鉴定之后,小王被证实3级伤残。随着时间的加深,小王恐怕已经无法独立生活了。

除了健康,小王还失去了他的青春。7年时间,如果顺利的话,小王应该是刚刚读完高中3年和大学4年,认识了一群宝贵的朋友,收获了友情和爱情,学习了能够充实自我的知识。今年或许迎来大学毕业,即将步入职场的小王会在不同的公司投递简历,在实习中不断进步。如果幸运,小王还会得到满意的offer,进入一家还不错的上市公司工作,未来前途无限……只可惜,一切都是假设,建立的前提是——小王具有健全的法律意识和医学常识,同时心理上也不应当有盲目攀比的虚荣心。如果是这样,小王就不可能为了2台苹果产品而去铤而走险、不顾后果地出卖自己身体器官。

7年时间,物是人非。小王当年的iPad2和iPhone4在现在已经一文不值,或许还可以换一两个脸盆吧。

谁应该负责

事后,人们声讨的方向并不一致。

有人指责苹果公司售卖过于昂贵的数码产品,有人指责市场经济的价格泡沫,有人指责炒卖价格的黄牛党,有人指责国家对底层人民的忽视,有人指责“黑中介”和地下器官买卖机构……

其实,最应该治理的除了黑心非法机构外,还有国人盲目攀比的虚荣心,这是人性深处的弱点。像小王一样的人其实有很多,他可以左手iPhone、右手iPad,但没有人知道的是,他的左肾空荡荡,“卖肾”只是比喻,类似的行为多不胜数。像这种“捞快钱”、不需要付出多少劳动的行为被很多虚荣心过剩、追名逐利的人“青睐”。

他们都忘了,生命和法律永远都是第一位的,生命和法律高于一切。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的呢?

2018了,24岁的小王形容枯槁、目光迟滞。他摸了摸左边肚皮一道长长的刀疤,脑海里闪回7年前躺在手术台上的画面。如果上天给他一个重来的机会,我相信那道刀疤一定不会出现在小王的肚皮上……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