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招生惊人内幕:特权阶层的“走后门名单”实锤曝光!

来源:教育日记 2018-08-13 16:43:55

回复“IB真题”送您10年IB考试真题

学生种族也是一道门槛?

哈佛大学作为全世界最好的大学,一直是众多佼佼者梦寐以求的求学殿堂。但这所大学却屡屡把优秀的学生特别是亚裔拒之门外,引起亚裔民权组织的强烈抗议。

但是在奥巴马政府下,这一诉求被联邦政府无视。一直到川普上台后,司法部正式调查并起诉哈佛大学,要求其公布招生标准。一时间“顶尖名校哈佛,歧视亚裔?”成了许多媒体的热门话题。但其实,这在美国教育界早已是一个众人皆知的秘密。

争论已久的“哈佛歧视亚裔”论

2014年,一个非盈利组织“大学生公平录取”(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 简称SFFA)向法院提起诉讼,称哈佛大学已经设定了配额,对亚裔申请人有“更高的标准”,损害了亚裔学生的利益,违反了1964年“民权法案”第六章。

1964年“民权法案”第六章:“在美国,在接受联邦财政援助的任何项目或活动中,任何人都不得因种族、肤色或原国籍等因素而被剥夺参与项目或活动或享受应得利益的权利,也不应遭受任何其他方式的歧视。”

而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波士顿联邦法院多次与原被告举办听证会,SFFA和哈佛先后交换了超过9万份文件,其中包含哈佛在校生和申请者资料、近六年招生纪录、哈佛录取相关的内部报告等。

“亚裔歧视报告”如何打脸哈佛?

2018年6月,久告无果的SFFA组织通过收集了哈佛大学六个招生周期中超过16万名申请人的档案,生成“哈佛的财政和招生”报告。主持撰写这份报告的,是杜克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彼得·阿奇迪亚科诺(Peter Arcidiacono)。他说,经过查阅哈佛大学的录取材料后发现:在个性主观栏目里,亚裔学生得分最低。

此外教授彼得·阿奇迪亚科诺(Peter Arcidiacono)还指出:招生办公室常常连亚裔申请人的面都没见,就给出了所有种族里最差的评分。

在这里,播播先给大家科普下哈佛的评分标准:除了以上描述的个人性格特质(包含“积极人格”、亲善力、勇敢、善良和“广受尊敬”等),受到评分的项目还有课业成绩、课外活动、体育特长这三项。考核时需要对每一项打出相应的分数,最后还会根据这四项的综合情况打分。

评级从1到6,1级是最好的,尽管在课业成绩、课外活动方面,亚裔学生的成绩普遍具有明显优势。但个人特质的评价上,有21.3%的白人得到1级或2级,而亚裔得到这两个评级的只有17.6%。

除了评分低的个人特质,亚裔学生最为擅长的考试方面,也同样遭受了不平等待遇,SFFA报告中也给出了这一证据,以SAT考试成绩为例:

(纵坐标代表SAT统考分数,横坐标代表年份)

图中实线代表统考成绩平均值,虚线代表实际录取成绩值。我们能从图中清晰的看到,亚裔学生成绩远远超过其他族群,录取分数线亦如此。难道说:因为亚裔聪明一点,所以录取门槛也要高一点?

“罪魁祸首”:平权法案

20世纪60年代,为了保证少数族裔在教育、就业、社会保障上不被区别对待,增加少数族裔在就业和入学中的比例,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签署了反对歧视的行政命令,即“平权法案”。

但实质上:平权法案并不平权!

SFFA认为,在过去数十年中,平权法案在教育中的实践目的:满足种族多元化。使相较更符合入学条件的亚裔反而比白人、非裔和西裔录取的难度更高。且录取率一直比较稳定的维持在20%左右,似乎忽略了亚裔在过去十年间人口翻倍,相应的优质教育资源需要同步增加的现实需求。

英格姆,美籍印度裔。一段特殊的个人经历,使他对美国名校招生的“潜规则”有了切身体验。

19年前,1998年,英格姆刚刚在芝加哥大学读完大三,准备报考医学院。当时他的本科平均成绩是3.1(相当于百分制的85分左右)。然而,颇有信心的他却在申请名校过程中处处碰壁。

之后他通过研究美国医学院协会公布的医学院录取数据,发现同样是3.1的平均成绩,亚裔美国人被医学院录取的概率比非洲裔或西班牙裔美国人的录取概率要低30%到40%。

最后利用肤色便利伪装成非洲裔,顺利收到了哈佛、耶鲁、哥伦比亚等11所名校的面试通知,进入了理想的医学院学习。

如果你觉得这只是个巧合,请继续看《华盛顿邮报》公布的数据:以满分为1600分的美国高考SAT考试为例。

→ 想要申请普林斯顿大学,亚裔学生需要分别比白人、西裔和非裔学生高出50、235和280分;

→ 想要申请哈佛大学,亚裔学生的成绩则分别要高出白人、西裔和非裔140、270和450分。

所以在这一理念的执行中,亚裔反而受到了反向的歧视,即:相同水平的不同种族的学生,学校优先录取非裔、拉丁裔等学生,导致优秀大学不再进行“择优录取”而是“择肤录取”,故而是一种变相的歧视。

亚裔的阶段性胜利

在哈佛招生过程因涉嫌歧视而被“公平入学组织”告上法庭后,今年7月,美国总统川普搞了一个“大动作”——取消美国大学录取平权法案。川普政府这次取消奥巴马时期大学录取指南,敦促美国大学在招生过程中,不看种族,要求大学放弃将种族视作为促进多元化的指导方针来招生。

迫于压力,哈佛大学不得不向法院提交其内部招生标准,一经公开,哈佛招生的秘密语言“备审表”、“缩减名单”、“小奖励”、 “DE”、“Z名单”和“院长关注名单”引起网络热议。

其中关注度最高的是“Z名单”,俗称哈佛大学“走后门”名单,哈佛大学在呈交给法院的材料中,对于“Z名单”上的信息都进行了涂黑处理,网友称此举动为“此地无银三百两”。

据称这份“走后门”的名单,都是一些政府高官、大财阀的子女,这些人的成绩够不上哈佛大学的标准,但哈佛大学又想录取这些人,所以就有了“Z名单”。

材料中还公布,在2014年到2019年期间,每年约有50-60名学生通过“Z名单”被录取。有传闻称奥巴马的女儿就是通过“Z名单”被录取到哈佛的,但是哈佛大学没有承认。

2018年10月,该案件将再次开庭审判……

歧视背后的反思

当哈佛因歧视亚裔处于风口浪尖上时,我们除了抨击歧视的存在,但内心是不是也存在这样的声音:我们确实很擅长考试,因为“过”于擅长,导致缺失个性化教育,或者说教育的分数衡量标准过于单一。所以给外界留下亚裔学生只会考试的“呆板”印象。

除了考试,亚裔学生在以下几点中确实有欠缺:

缺乏个性爱好:在这里举个例子,一位美国高中生,因为对披萨的狂热喜爱被耶鲁大学录取,但更加戏剧化的是最终因为披萨,她选择了一所不知名大学,仅仅因为那所大学校园内有她最爱的披萨店。

但在亚裔的传统教育观内,为了爱吃披萨而放弃耶鲁!简直就是任性。反而是耶鲁如果有关于吃披萨的要求,那我们就都会去培养吃披萨的爱好。

运动能力与GPA成反比:说起“体育生”,亚裔的家长会认为只有学习不好的孩子才会去发展体育特长。但是在大洋对岸的美国,则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

在学习成绩、社会实践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美国名校更愿意录取运动能力出众的孩子!

因为在强对抗性的体育运动中表现优异的孩子,往往比其他孩子更能承受挫折、更善于在经验中吸取教训、更注重与他人的合作,在美国的教育观念中,这才是作为优秀人才必备的基本素质。

"我在美国得了社交恐惧症":在欧美学生中,有一句俗语:“study,sleep,social,三个S里,你最多只能管好两个。”按照中国学生苦读的思维,能保住前两个“S”,恐怕就大功告成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还请及时联系)

但social,是西方尤其重视的一块。然而,中国留学生却往往喜欢“扎堆”,加之难以逾越的文化鸿沟,真正融入海外的校园文化更是难于上青天!可见,亚裔家长以及亚裔传统教育相对国外的教育体系而言,对于学生内心关注存在欠缺和不足,尤其反映在社交能力的培养上。

所以,撇开哈佛歧视亚裔这个事件,我们还是能从哈佛录取学生的身上找到一个共同点:比高分学生更加独特。或是持之以恒的参加各类课外活动,亦或是某一方面有很亮眼的特长。

而作为家长,我们应该教育每一个孩子不墨守成规,挣脱中国式思维的束缚,成为独特的有想法的个体,这样我们才能逐渐摆脱只会考试的呆板印象,才会有实力与世界的佼佼儿竞争。

更多国际教育及国际学校资讯,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远播国际教育(gj_114study)”或添加小助手微信(ischool114)进行咨询!

|文章部分素材来源于公众号知识分子、央视新闻,图片来源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