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穿香奈儿的中东第一夫人,战火中坚守国土,面对病魔依然微笑

来源:少年同盟 2018-08-10 15:16:08

战火纷飞的叙利亚,又传来一个令人忧伤的消息。

叙利亚总统府近日发布推特称,总统巴沙尔的妻子阿斯玛·阿萨德被确诊患有乳腺癌……

总统府还在推特中附上了巴沙尔在医院探望妻子的照片,照片中,阿斯玛正在输液,巴沙尔则静静地守在一旁,两人相视微笑↓↓

大家都知道,巴沙尔来自叙利亚第一家族阿萨德(这个传奇家族环环也曾讲过,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戳蓝字回顾),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妻子、叙利亚“第一夫人”阿斯玛所在的家族阿克拉斯,在叙利亚也颇有声望。

不过阿斯玛是出生并成长于伦敦的。她的父亲是医生、母亲是外交官,因为家境优渥,一路读的都是名校:小学在英格兰教堂学校,青少年时期就读于盛产淑女名媛的女王学院,大学母校则是伦敦国王学院。

一次酒会上,她遇见叙利亚留学生巴沙尔·阿萨德。巴沙尔身高1米9,文质彬彬、举止优雅。二人一见钟情,迅速坠入爱河。

巴沙尔是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的次子。与精力充沛的大哥巴西勒相比,他安静得多,只想当一名医生。从大马士革大学医学院本科毕业后,巴沙尔去了伊朗德黑兰医院实习,后来到伦敦留学攻读眼科。

如果巴沙尔与阿斯玛在伦敦或是其他地方生活,将是很不错的人生。

但人生没有如果。1994年,巴西勒在飙车时身亡。老阿萨德紧急召回28岁的巴沙尔,让他先进军校进修,再到军队历练,为接班做准备。

这与巴沙尔曾经心心念念的眼科医生工作相去甚远。那段时间,他的工作繁重不堪,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女朋友阿斯玛温柔如水的支持。除了经常通过电子邮件联系,阿斯玛还会用历史上的名人轶事来鼓励对军事和政治没多少兴趣的巴沙尔。

1996年,阿斯玛大学毕业,获得计算机科学和法国文学两个学士学位,顺利进入摩根大通,后来成了一名并购专家。

3年后,感到自己时日无多的老阿萨德,将巴沙尔扶上总统宝座,一年后撒手人寰。

巴沙尔惶恐不安。他面对的问题比眼珠子要复杂多了:国内的既得利益阶级根深蒂固,政坛腐败、教派冲突问题时有发生,而他自己还年轻,没有执政经验,不知能否镇得住场。

为了陪伴巴沙尔,2000年10月,25岁的阿斯玛放弃了在摩根大通的工作和一张刚刚收到的哈佛商学院录取通知书,从英国飞到叙利亚。

女朋友的到来给了阿萨德巨大的力量。当年最后一天,两人秘密结婚,阿斯玛加入叙利亚国籍。尽管她的家族属于逊尼派,而自己的家族属于什叶派,但巴沙尔还是不顾家族的反对娶了她。

当问到为什么会嫁给巴沙尔时,阿斯玛答道:“人生有许多事在意料之中,比如大学时期主修计算机、打算到投行工作、攻读工商管理硕士等等,但有些事情就始料不及了。我嫁给巴沙尔是因为我们彼此感到很亲近,价值观趋同。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嫁给国家领导人。”

两人婚后感情一直很稳固。阿斯玛曾开玩笑说:“最终他还是要听我的……”

阿斯玛一改人们对阿拉伯国家第一夫人的刻板印象。她纤瘦、优雅,妆容清淡,衣饰简洁。她十分喜欢香奈儿,化妆品、墨镜、项链、套装……一应俱全,是个十足的“香奈儿小姐”。

阿斯玛的着装在保守派看来很成问题:她不像其他阿拉伯妇人一样以纱遮面,也不戴钻石头冠或者沉甸甸的黄金首饰,而是会在公共场合穿牛仔裤,戴硕大的天然彩石项链。

不过,时尚美丽的阿斯玛受到许多媒体的追捧。人们称她全身都是优雅的代名词,她本身就是时尚名片。

阿斯玛并不是奢侈品的忠实拥趸。她在家总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但外出必定精心修饰,帮助巴沙尔在重要的社交场合中占得先机。

有了孩子后,阿斯玛全身心投入家庭,在丈夫遭遇困难时默默给予支持,在公众场合给足巴沙尔面子。尤其近年来,她总是陪伴在巴沙尔左右,以最温柔的姿态表达最坚定的决心。巴沙尔十分感激:“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我们一定会共同渡过难关的。我爱你。”

除了坚定地站在丈夫身边,阿斯玛也会以自己的方式,推动叙利亚逐步发展。

她成立了叙利亚发展基金,为贫困人口提供小额贷款。她倡导妇女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鼓励她们勇敢地走出家门工作:“阿拉伯世界也只有叙利亚有女副总统。我们议会的女议员人数有13%,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她还积极传播叙利亚文化,请法国专家帮忙开发叙利亚的文化名胜,请意大利学者协助创建数据库,收集叙利亚掩埋在沙漠中的历史遗迹资料。

一名曾在叙利亚生活多年的美国作家评价阿斯玛:“她是一名现代女性,与其他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的妻子明显不同。”《巴黎竞赛画报》则说,阿斯玛热衷慈善,集美丽与善良于一体,是“东方的戴安娜王妃”。

阿斯玛会经常在社交网络分享亲民照片。她拿着玩具娃娃哄小女孩开心,挽起袖子为当地儿童及妇女分发食物,场面十分温馨。

但有媒体觉得阿斯玛是在作秀:她所处的环境安静祥和、不食人间烟火,叙利亚却千疮百孔、民不聊生,这位第一夫人是不是真的接地气?

2013年,英国《星期日邮报》批评阿斯玛,说她在叙利亚深陷水深火热时不改奢华作风,购买世界各地的高档食品和名牌服装,甚至还有传闻称,她已经带着3个孩子逃离叙利亚。

可事实是,的确有人曾向阿斯玛提议,帮她离开,却被她断然拒绝:“他们费尽心机想让我离开叙利亚,绝非是真正为了我和孩子的安全,而是为了摧毁叙利亚民众对总统的信任。”

“从一开始,我就待在叙利亚,从没想过要去其他地方。”在战火中,阿斯玛选择了和自己的人民站在一起。

如今,阿斯玛虽然罹患重病,但她说,来自叙利亚人民的力量让自己更加坚强。

而对于叙利亚人民来说,美丽的阿斯玛或许也代表着一种力量,那便是战争终会结束、生活终将变好的信心与希望。

作者:王稼扬 力力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