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鸣单车破产,下线运营折射共享经济困局 - 今日头条

小鸣单车破产,下线运营折射共享经济困局

来源:思域财经 2018-08-11 09:48:46

累计注册用户400多万、收取押金超过8亿元,上线一年完成两轮融资。然而不过两年时间,小鸣单车便陷入了负债高达5000多万元,公司资产仅剩35万元现金和散落各地的单车的悲惨境地。

近日,相关公告披露,小鸣单车运营公司拟委托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对小鸣单车进行回收处置,该公司同意按每辆车12元进行回收。此次回收的范围包括广州、深圳、上海、杭州、佛山在内的多个运营城市及其他发现小鸣单车踪迹的非运营城市。

而造价500元每辆的小鸣单车收购价格偏低的原因还在于“收购难”,小鸣单车散落于各地街头,回收难度大。据悉,小鸣单车总投放量为43万辆,而如今到底能回收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公开资料显示,参与回收小鸣单车的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目前是我国最大的专业性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企业,该公司以废钢铁、废纸、废塑料、废家电、废有色、废不锈钢、报废汽车等品种的回收加工利用为主营业务。

从爆发式成长到迅速破产,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折射出哪些行业困局?

挪用押金,公司账户仅剩35万多元

早在2017年底,“小鸣单车”即出现大规模用户押金不能及时退还的问。今年3月27日,广州中院正式作出受理裁定,“小鸣单车”进入破产程序。

根据当时的公告,悦骑公司的债权人包括用户、供应商、员工三大类,截至债权申报期届满,“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118738笔,申报的债权金额普遍在200元左右;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管理人确认的债权金额合计30035081.47元;另外,管理人核实的职工债权115笔,经济补偿金及欠薪合计1619365.51元。

然而,此时悦骑公司账面仅35万资金。

这也是国内共享单车破产第一案,不过,在此之前已有多家共享单车厂商倒闭。自2017年6月起,悟空、3Vbike、町町、酷骑、小蓝等多家共享单车厂商出现倒闭情况。由于共享单车大多需要缴纳押金,这也使得一旦企业倒闭用户被拖欠的押金即无法收回。

用押金盲目扩大市场,生产或采购共享单车。这样做的结果,一是使客户押金使用容易退还难,多次找客服沟通协调才能成功申退押金;二是大量、大范围投放单车,除影响回收与维修外,还影响了交通通行与环境美观,也不利于单车公司的资产保值,严重增加折旧报损率。

野蛮扩张,一味烧钱抢占市场,管理跟不上步伐

2016年,共享单车的兴起,又把冷却的创投圈,烧起来一把火。一个车子加一把锁,一辆车投下去收入几十倍的押金。赚钱多、事情少、低门槛的创业项目,几乎在一夜之间催生了上百家共享单车企业,入局创业者投资人不计其数,盲目跟风,疯狂投资是那个时期创投行业的写照。

摩拜和ofo的投资阵容堪称独角兽的标配,而这些共享单车企业也在上百亿资本的催促着前行,公司节奏明显加快。随即,共享单车投放大战开始白热化,你投100万辆,我投200万辆,从共享出行到数字游戏,让所有人的神经都亢奋起来。

庞大的资金池和激烈的市场竞争,诱使一些企业动用押金来扩大发展规模。而悦骑公司采购单车的资金来源主要靠用户押金。2017年,悦骑公司主要资金开支是预付货款5000万元,用于购买单车,比例占全年开支的77.82%。

管理不善导致车辆失踪或“早亡”。小鸣单车在全国10多个城市进行了投放,但一些城市仅有一到两个线下管理人管着上万辆单车。人员不足导致管理不善,也是其陷入困境的原因。

小鸣共享单车企业资产迅速膨胀又在短时间内大厦倾覆,类似的事件近两年来多有发生,暴露出共享单车行业缺陷的同时,对共享经济下的新型企业管理也敲响了警钟。

在企业经营不善及使用者破坏严重的双重碾压下,共享单车破产并不稀奇。经过轰轰烈烈的市场扩张,自2017年以来,共享单车市场步入发展“下半场”,共享单车已从爆发式增长转入行业洗牌阶段。未来,共享单车的发展重点不是规模而是管理。

透明的监管规则,完善押金的使用机制,加强及时回收、再利用的良性循环流程,避免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城市管理者积极主动协调资源,消费者自觉提高公德意识,这些都是接下来共享企业从业者与城市方需要面对的机遇与挑战。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