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汽车公司的设计中心都在慕尼黑?

来源:汽车小语 2018-08-11 00:47:53

很多汽车厂商都把设计中心设在了德国慕尼黑,比如老牌车企宝马,比如新造车势力拜腾、蔚来。除了历史悠久外,慕尼黑这座城市还有怎样的实力呢?这还要从第一次工业革命说起。

第一次工业革命,是欧洲资本主义的机器大工业代替以手工技术为基础的工厂手工业的革命。它既是生产技术上的革命,又是社会生产关系的重大变革。在此期间,很多商品从手工业阶段过渡到了工业化生产阶段。生产规模极速扩大,效率大幅提高,带来的却是设计水平的下降。工业的冷冰冰替代了传统之美,大家看到很多物品都千篇一律,毫无设计感可言。

于是,19世纪末,英国爆发了英国工艺美术运动。英国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威廉·莫里斯,宣扬“美术家与工匠结合才能设计制造出有美学质量的为群众享用的工艺品”的主张。意在反对工业化,恢复传统的手工生产,维持欧洲原有的产品设计水平。

威廉·莫里斯

这个时期,英国出现了许多类似的工艺品生产机构。威廉·莫里斯的工艺美术思想也广泛传播并影响到了欧美各国。

这场运动却在德国呈现出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景象。

德国的设计师无疑更有远见,他们并不反对工业化,工业既然大潮势不可挡,能否通过设计和工艺的相融合的方式去改变工业产品审美低下的状况呢?在这样的思潮下,德国慕尼黑诞生了一个对后世影响深远的组织:“德意志制造同盟”。

1907年,在慕尼黑的四季酒店,德国当时最顶尖的12位艺术家与12个慕尼黑本地的企业合作,共同成立了德意志制造同盟。他们宣称:“通过艺术、工业和手工业的协作,通过教育、宣传以及对所有相关问题的一致立场,促进工艺制造更趋高雅。”

这个同盟当时有多牛呢?那个时代德国所有的著名设计师基本上都是联盟成员,如彼得·贝伦斯(Peter Behrens)、赫尔曼·穆特修斯(Hermann Muthesius)、亨利·范·德费尔德(Henry van de Velde)等。这些名字中任何一个单独提出来都是德国国宝级的大师。他们志同道合,认为产品应该按照其工业生产流程去进行设计,最终从良好的使用价值中得到产品本身的美感。

德意志制造同盟标志

贝伦斯为AEG设计的车间

随后的若干年里,德意志制造同盟不仅在商业上获得了空前的认可和成功,其理念更是成为德意志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在世界舞台上大放异彩。1919年,德意志制造联盟中著名的设计师贝伦斯的学生格罗彼乌斯创立了包豪斯设计学院,以此命名的包豪斯流派继承了德意志制造同盟的设计理念,成为了至今世界上最重要的艺术流派之一。德意志制造同盟还借助媒体与展览对德国的普通民众进行审美教育。他们创办了德国历史上最活跃的的艺术杂志《Form》,以德意志制造同盟的形式兴办各种各样的展览,如《Film und Foto》系列展览。

德意志制造联盟1914年科隆展

1938年因为纳粹当局发动二战控制思想的需要,德意志制造同盟被强行解散,直到二战结束后才在1950年重组。虽然影响力已大不如前,但德意志制造同盟仍然在世界设计舞台上活跃到21世纪初。

重组后德意志制造同盟的平面设计作品

德意志制造同盟对后世的影响是深远的,可以说,德意志制造同盟的一系列活动是现代工业设计得以发展的基石。他所确立的一系列设计原则和理念一直沿用至今:强调功能主义,承认并接受现代工业化,使艺术、工业、手工业得到完美的结合。

百年来慕尼黑大师频出,当今欧洲三大设计师中的两人都来自慕尼黑,诞生了德意志制造同盟的德国现代工业美学的发源地今日更成为了世界伟大设计之都。

汽车工业作为德国工业实力的象征,其设计继承了诸多德意志制造同盟的基因。这种保守却不守旧、结合产品设计与工业制造的理念,无疑是德意志制造同盟为德国汽车工业留下的宝贵遗产。

正是因为慕尼黑百年来积淀的工业美学氛围,以及曾诞生十余位诺奖得主慕尼黑工业大学提供的坚实人才基础,拜腾将设计研发中心,设立在慕尼黑东北部的Ismaning。在设计副总裁叶禀焕的带领下,几十位优秀的设计师共同设计出了拜腾的系列概念车型。区别于传统汽车制造商,拜腾的设计团队更年轻、更有激情、自由度更高、国际化程度更高。除了传统设计的熏陶外,更会从新的科技和用户新的需求中找寻不同的路径。

拜腾设计副总裁叶禀焕先生(Mr. Benoit Jacob)

当你第一眼看到BYTON 拜腾的产品,就可以窥见其中众多德国设计传统理念带来的影响。BYTON M-Byte Concept与BYTON K-Byte Concept两款概念车有着相同的家族式前脸“Smart Surfaces”, 灯带的3D布局营造出立体、纵深的视觉效果,但它可不止是道路上行走的灯光秀场。在优雅之余又可根据使用场景开启不同显示模式,利用表情与车主进行“对话”,“中看又中用”的设计完美地诠释了德意志制造同盟将工业与美学相结合的精神。

BYTON M-Byte Concept

BYTON K-Byte Concept

不过德国传统并不是拜腾设计基因的全部,时值人工智能时代,拜腾的设计又融入了新的需求与风格。叶禀焕认为:“七八十年代的豪华车,会有一些额外的设计元素,高速、加速性能也是好车的标志。而现在的车辆设计师更强调科技感,这需要设计师在工作中不断学习和反思。”

比如大家看到的BYTON K-Byte Concept上搭载的侧方雷达和激光雷达系统,传统的做法是努力把它们藏起来,但拜腾的设计师不仅要把它们展示出来,还用了一种有趣的方式。顶部的的激光雷达采用了弓形的设计,从侧面看像是一位朋克青年的头,叶禀焕用一幅设计手稿展示了他们的初衷。

BYTON K-Byte Concept 顶部拱形激光雷达设计

叶禀焕手绘的“朋克头”手稿

BYTON K-Byte Concept 的可伸缩BYTON LiGuards侧方激光雷达系统

这种兼顾美感与功能的设计隐隐流露出“中国智慧”。用叶禀焕的话来说就是:“ 西方文化有一个硬碰硬的典型概念,如果有一个问题,西方人会直接面对问题,问题更大的时候我们也是去硬碰硬,但中国的文化不一样,他们采取迂回的策略,对我来说这种迂回其实是非常优雅的,也带给我无数的灵感,我想在设计团队和设计语言里加入这个东西。”

目前,在慕尼黑,已经诞生了拜腾的两款引人注目的概念车——拜腾正在用自己的方式,重新定义汽车美学。而拜腾的尝试,也给慕尼黑注入了新的科技和创新能力。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