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渤的一出好戏,算不算国产良心?

来源:抢先电影院 2018-08-11 00:46:40

黄渤的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刚上映,院长一大早就去捧场了。

走出电影院,习惯性的想看一下评分,和网友讨论讨论剧情,结果傻眼。

评论区不是打一星的就是打五星的,堪称大型分裂现场。

五星的短评画风:虽然我还没有去看,但有黄渤就是值五星!

一星的短评画风:张艺兴辣鸡,流量演什么戏。

类似的评价都带着极强的个人情感。究竟电影好不好看?值不值得看?

院长就从自身感受出发,尽量客观公正的聊聊《一出好戏》。

院长之前吐槽过,现在的导演门槛比导游还低(抱歉,没有说导游不好的意思)。

人人都想玩跨界,加上一个黄渤也不算多。

原以为黄渤会捡最擅长的喜剧片,打安全牌。

加上他本身的国民好感度和暑期档的空子,来个“西虹省首富”肯定能把“西虹市首富”干趴下。

偏不。

黄渤要跳出自己的舒适区,《一出好戏》要整个大招。

于是就有了这样的故事:

屁民马进刚发现自己中了彩票,结果一个意外让他和公司全员流落荒岛。

信号隔断、求救无门、物资短缺、弹尽粮绝...

与世隔绝的环境对原有的社会制度和穷富阶级产生了巨大的冲击,荒岛变成了人性的修罗场。

让人类从现代文明变回弱肉强食的原始社会,有时候只差一口粮食的距离。

《一出好戏》的故事内核,就在于“人性试炼”。

这种类型的电影其实并不少。

在物资有限空间狭小的环境下求生,地点可以是荒岛,也可以是密室,墓穴。

触发的因素可以是海啸,也可以是赏金游戏,复仇计划。

最大的看点,还是在于机关的设置,人性在各种极端情况下的摇摆,背叛,欺骗,信任...

在这点上,《一出好戏》的设定还是有出彩之处的。(前方轻微剧透,给你三秒钟撤离)

第一,分阵营。

把一群被互联网驯化的都市人放到原始社会,生存成为唯一目的。人变得和动物无异。

动物世界里谁最能捕猎谁就是万兽之王,谁能让族群活着谁就能让大家臣服。谁最威风谁就享有最美雌性的交配权。

于是饲养员训猴出身的王宝强,能爬树摘果,能下河捕鱼,于是小王变大王。很讽刺了。

第二,生存史就是人类进化史。

在王宝强的带领下,大家勉强能填饱肚子,但是也被训得像猴子。

于是于和伟饰演的老板,作为资本家的代表,开始活跃了。

用“爱,平等,自尊”忽悠走了一部分人,在意外找到一处充满物资的废船之后,制定了新的游戏规则。

用扑克牌制定货币交换,用工资劳动报酬换物资粮食,玩转起一套资本主义的剥削体系。

资本家果然是资本家,流落荒岛也不忘周扒皮本色。

第三,未来属于开拓者。

不甘心混在“弱肉强食”和“资本剥削”两方阵营里的黄渤和张艺兴,利用主角光环和BUG,造成了小型发电机。

和前者不一样,因为彩票梦的加持,他们拥有更强烈的回到原来世界的迫切心。

有电就意味着科技生活慢慢重回荒岛,意味着有希望走出困境。

所有阵营重新洗牌,手握未来希望的黄渤成为了大家新的精神领袖。

剧情明显的三段式之后,结尾又来了不小的反转。

被权力和威望敬重甚至爱情包围的人,在面对回到现实世界的机会时,是欣喜还是不舍得放弃?

当欲望大门打开之后,看似完美的世外乌托邦能否承载现实利益?

电影还有一些细节的设定颇有意思。

比如时不时出镜的变色龙,和在荒岛上变化无常的人呼应。(这个意象不知道是不是致敬《蝇王》)

比如废弃的豪华大船,船身颠倒。在王宝强被人当做疯子时,镜头视角同样“黑白颠倒”。

比如在黄渤领导下的乌托邦小岛,全员换上的新衣服,如同病号服。

严苛有时候是一种欣赏和赞美,院长还是要挑一挑毛病。

电影的摊子铺的很大,黄渤的野心也不小。

不管是雷同还是借鉴或是致敬,《一出好戏》和1963年版和1990年版的《蝇王》在故事框架上大同小异。

同属于“高级喜剧”,不恶搞,重讽刺,寓言化。但是《一出好戏》并不是完美的“一出好戏”。

人物塑造方面有些弱,完全是按照功能进行分配,也都能找到类似的雏形。

(1990年《蝇王》)

时间和节奏的把握上有点问题,两个多小时的时长,中间的歌舞和不必要的笑点铺垫,消耗了观众的一部分耐心。

如果整体剧情如果能往更黑暗的方向上走,就更好了。

回答标题里的提问,《一出好戏》算不算国产良心?

有尝试,有进步,有创新。

但是院长还是想再严格一点,留着这个称号,等待未来更有分量的国产片出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