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稳步增长强化美联储加息预期 时点或为9月和12月

来源:新浪财经 2018-07-30 00:55:00

经济稳步增长强化美联储加息预期 市场猜测年内加息时点可能为9月和12月

经济参考报 □记者 王龙云 高攀 综合报道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将于当地时间7月31日和8月1日举行货币政策决策会议。有分析指出,美国经济进入二季度以来稳健增长,大大提升美联储后半年再加息两次的可能性,但本月例会并非美联储的加息时点,可能性相对较大的是9月和12月的议息会议。

经济保持增长态势

根据美国商务部日前公布的首次预估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增长4.1%,高于第一季度的2.2%。从同比数据看,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同比增长2.8%,略高于第一季度2.6%的增幅。除受到个人消费开支和企业固定资产投资支撑外,美国经济当地大幅增长也受到出口意外大幅增长等暂时性因素影响。

与此同时,美国就业市场已基本达到充分就业水平,通胀压力开始显现。美联储最看重的通胀指标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5月份同比上涨2.3%,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同比上涨2%, 已达到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经济学家预计薪资和油价上涨将推动下半年美国通胀继续上行。此外,美国失业率6月份为4%,比一个月前略有回升。

美联储6月份时预计美国经济今年将增长2.8%,随着美国财政刺激效果逐步消退,2019年和2020年美国经济增速将分别回落至2.4%和2%。

上个月,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到1.75%至2%的水平,为今年以来第二次加息,同时将今年全年加息次数的预期从3次上调至4次。

重申渐进加息思路

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公开批评美联储加息政策,打破了长期以来白宫回避评论货币政策的传统,引发外界对总统是否干涉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的争议。特朗普本月下旬在接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采访时说,他对美联储加息感到“不高兴”。他认为,欧盟等经济体维持宽松货币政策,导致欧元等货币贬值而美元升值,使美国在国际贸易中处于“劣势”。但他同时表示,他让美联储放手做他们认为最合适的事情。

包括主席鲍威尔在内的美联储官员并未直面回应特朗普的批评,而是强调美联储会遵循经济运行规律,确保货币政策按部就班地回归正常化。鲍威尔表示,美联储独立执行货币政策是一项悠久传统,承诺继续维护美联储独立性。白宫新闻发言人林赛·沃尔特斯也在一份声明中说,总统对利率的看法众所周知,其上述言论只是重申长久以来的立场,总统尊重美联储独立性,并未干预美联储决策。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批评美联储加息的言论可能适得其反,因为美联储将被迫通过加息来捍卫自身独立性,美联储今年9月份再次加息的概率进一步上升。

从加息节奏上看,美联储在决定未来加息时机和加息步伐时,将评估美国就业市场状况、通胀指标、通胀预期、金融市场状况和国际经济走势等一系列因素。据路透社报道,在美联储向美国国会提交的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中,美联储认为今年上半年美国经济稳健增长,并重申其预计继续渐进加息。在鲍威尔看来,如果美联储维持低利率水平时间太长,美国经济可能会面临通胀过高、资产泡沫、房地产泡沫等风险;而如果加息太快,又可能令美国经济陷入衰退或无法达到2%的通胀目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随着美国供给侧面临更多限制和就业市场超过充分就业水平,通胀压力快速上升将迫使美联储以快于当前市场预期的节奏加息,可能会造成美国资本市场动荡,令一些高杠杆的企业和家庭承压。IMF警告,虽然减税和增加政府开支等财政刺激政策将推动美国经济短期内走强,但也会带来美国公共债务继续攀升、经常账户逆差继续扩大、全球经济进一步失衡等风险。

警惕关税战负面影响

美联储对目前美国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税战表示担忧。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18日发布的全国经济形势调查报告显示,今年5月底至7月初,美国经济继续温和扩张,但制造商普遍担心美国关税政策造成物价上涨和供应中断。美联储当天发布的报告根据下属12家地区储备银行的最新调查结果编制而成,也称“褐皮书”。报告显示,所有辖区的制造商都对美国关税政策表示忧虑,许多辖区报告“新的贸易政策”导致物价上涨和供应中断。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认为,如果美国对进口产品征收高关税并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可能会对美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鲍威尔说,美国贸易政策变化已引发美国企业越来越多担忧,但目前仍难预测美国贸易政策走向。如果美国贸易政策导致更低关税,这对美国经济将是件好事;但如果贸易政策导致对许多产品征收高关税,并且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则可能会对美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鲍威尔还说,开放的贸易令各国受益,美联储不希望各国增加壁垒影响贸易往来,应通过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解决贸易争端。他指出,那些对贸易持开放态度的国家经济增长更快,拥有更高的收入和生产率,而那些实行贸易保护主义的国家则往往表现更差。

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本月上旬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将提高美国制造业生产成本,并损害其国际竞争力。由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经济学家费尔南多·莱博维奇撰写的这项研究指出,综合对16类美国制造行业的分析,美国制造业对中间产品的依赖程度很高,中间产品开支平均占制造业总产值的64%。与此同时,美国制造业采购的中间产品平均有22%来自海外,这意味着提高中间产品的关税将会对美国制造业造成显著负面影响。

根据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分析,美国6月份公布的对华加征关税的500亿美元产品清单中绝大部分是中间产品和资本设备,很难找到美国国内产品进行替代。因此,美国对华产品上调关税将迫使美国制造商提高产品价格,进而伤害消费者和导致生产减少,削弱美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而一些竞争力差的制造企业可能将被迫裁员和停产倒闭。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