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奸雄曹操的成长史:桥大爷看上了曹操

来源:事事有你 2018-07-18 22:06:00

桥大爷看上了曹操。两汉的时候还没有公务员考试这一形式,国家招聘公务员,主要来自皇帝、官府的征辟以及地方的察举。录用的标准,不像今天通过笔试、面试甚或专业考试,然后根据分数高低从高到低录取。那时候不是这样,一个人是否有资格别录用,主要是依据地方上的名人评议亦即所谓清议,相当于今天公开选拔干部时拟选定干部进行进行公示,实际上就是一种舆论方面的鉴定。经过舆论的鉴定得到称誉的士人,才有可能成为征辟察举的对象。

当然那时候的舆论鉴定不像今天,谁都可以举报,那时候舆论的鉴定权掌握在当地名士手里。而且鉴定词很有讲究,是不可以用白话文的,往往采用“风谣”和“题目”的形式,“风谣”有七字一句的,如“五经无双许叔重”(评许慎)、“关西夫子杨伯起”(评杨震)。有四言两句的,如“天下无双,江夏黄童”(评黄香)、“贾氏三虎,伟节最怒”(评贾彪)。“题目”主要称述人物的品德、识度、才能等,如李膺评论荀淑、钟皓:“荀君清识难尚,钟君至德可师”。郭泰评论王允:“王生一日千里,王佐才也。”由于品评人物的风气很盛,有些人就成了清议权威,鉴定人才的专家,被目为天下名士,他们对人物的褒贬,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左右地方上的舆论,因而影响到士人的仕途进退。

于是乎,当时天下的士子们为了能进入官府,就不得不进行广泛的社交活动,寻师访友,以展示并提高自己的才学和声名,博取人们的注意和好感,取得清议的赞誉。特别注意博取清议权威的赞誉,以致有些清议权威终日宾客盈门,甚至还出现了求名者不远千里而至的情况。由于这些权威们学问高,为人正直,在社会上的名气很大,一般人都以能与他交往为荣。如荀淑的第六子荀爽,因为父亲的关系经常得以拜见李膺,并曾为李膺赶马车,回到家里,逢人便说:“我今天为李君赶过马车了。”自以为荣耀得了不得,后人写诗“李膺门馆争登龙”来描述那时的情形。这个李膺也就是那个孔融去拜见的那位名人。

也许,会有人认为,读书人太庸俗了,今天的人不也没能免俗吗?其实不仅一般读书人如此,即便曹操对于这种形势,因为这是规则,要想进入官场,首先必须遵守规则。这游戏规则一样,要想改变规则,前提就是参与游戏,成为其中的一员,要想参与,自然要服从规则。  那时的曹操本身也有许多毛病,好飞鹰走狗,任侠无度,行为放荡,再加上出身不好——祖父曹腾是宦官,而让人最不可接受的是,他不走正道,不受世俗约束,不经营家产事业,不务升官之道的“正业”,和贾宝玉有点像,都对“仕途经济”不感兴趣。

这样一个浪荡公子哥,那位名士会正眼瞧他,哪个名士敢惹他,躲都来不及,就连曹操自己也自称 “本非岩穴知名之士”。  就当大家都不看好曹操的时候,正当曹操的仕途之路渺茫之际,时任太尉的桥玄接纳了这位年轻人。太尉是什么官?三军总司令,全国最高军事长官。桥玄愿意和曹操来往,很看好曹操,认为曹操是个人才,而且力挽狂澜于既倒的人才。桥玄对曹操说,天下不久将遭遇乱世,而平定这个乱世非“命世之才”不行,我看你就是将来平定天下的人(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能安之者,其在君乎)?这可不是看玩笑,也不是阿谀奉承,这可是桥大爷说的,这桥大爷为什么有这资格水平呢?

这桥玄可不是一般人物,在那时谈不上地球人都知道,最起码大汉帝国都知道,甚至匈奴也知道。  桥玄字公祖,世居梁国睢阳也就是今天河南商丘那一块,这老桥家可是正儿八经的书香门第,从桥玄的七世祖桥仁开始,人家就开始了读书立家。桥仁师从今文礼学“大戴学 ”的开创者戴德,名师出高徒,桥仁也是著作等身,《礼记章句》四十九篇就是桥仁的大作,号称“桥君学”,并在汉成帝时担任大鸿胪。桥玄的祖父桥基,虽然不及先祖,但也混到了广陵太守。桥玄的父亲桥肃,也官至东莱太守。

在家族学而优则仕传统的召唤下,桥玄继承祖业,踏上了仕途。俗话说,虎父无犬子,老子英雄儿好汉。刚踏入仕途,桥玄就做了一件天下震惊的案子。桥玄做县令助理(县功曹)时,发现羊昌罪恶滔天。为了惩治羊昌,当豫州刺史周景带领部队巡察到梁国郡时,桥玄立即拜见周景,伏在地上列数陈相羊昌的罪恶,请求周景任命自己为部陈从事,彻查羊昌的罪行。周景看到桥玄意气豪迈,同意并派他去了。桥玄上任以后,立即抓捕羊昌及其所有食客,然后详细地核查羊昌的罪行。

当然这羊昌也不是一般人物,人家是有关系的,他和当时权倾朝野的梁冀过从甚密。当桥玄把羊昌抓捕后,梁冀为了救羊昌派出快马传文书,立即召回桥玄。摄于梁冀的淫威,周景自然按照梁冀的意思召回桥玄,眼看功亏一篑,桥玄玩了一个时间差。迫于无奈,桥玄于是先交还文书,但自己并不和文书一起回去复命。在新文书没有到达之前,桥玄依然是部陈从事,仍然有权展开工作,发出文书后,桥玄夜以继日核查羊昌的罪名工作。就这样,在新部陈从事到达之前,桥玄终于把羊昌装进囚车押解进京,桥玄也从此出名。

后来,梁冀死了,汉桓帝也死了,帝国的新老板换成了汉灵帝。由于在汉桓帝时期的出色工作,桥玄也是仕途顺利,新老板先是调回桥玄任命为河南尹,改任少府、大鸿胪,后来又升迁为司空。这“司空”是什么官职呢?就是御史大夫,相当于今天发国家人事部长,主要工作一个是替国家监察百官,二是替国家选拔人才。我们一般称赞某个人用人公允,称为“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一般说来内举不避亲倒还容易做到,甚至不乏有些人打着“内举不避亲”的幌子滥用亲信;要是能做到外举不避仇,那才是君子之风。但我们的桥玄桥大爷做到了,桥大爷与南阳太守陈球向来有矛盾,当桥大爷在司空司徒的位置上的时候,按常人的行为,肯定会假公济私收拾一下陈球,桥大爷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推荐陈球担任廷尉。

后来,汉灵帝任命桥玄为尚书令。当时太中大夫盖升曾经和皇帝有密切关系,原来担任南阳太守,贪污好几亿。桥玄上奏罢免盖升并关押起来,没收他的财产贿赂所得。皇帝不同意,反而升迁盖升为侍中。桥玄只得托病辞职,皇帝不同意,又任命为光禄大夫。光和元年(178),升迁为太尉。  在桥玄一生中,还有一件事世人应该记住,那就是他小儿子被绑票。

桥玄的小儿子在十岁的时候,独自外出游玩,突然有三个人拿着棍棒把他劫持了,进入桥玄府里楼阁上,让桥玄拿钱赎人,桥玄却不答应。不一会,司隶校尉阳球率领河南尹、洛阳县令围住了桥府。阳球等人担心劫匪杀掉桥玄的儿子,没有下令追赶劫匪。桥玄大声说:“犯罪的人没有人性,我怎么能因为一个儿子的性命而纵容了国家的罪犯!”催促命令追击。于是攻击劫匪,桥玄的儿子也死了。桥玄于是面见皇帝谢罪,请求皇帝向天下下令:“凡是有劫持人质的,一律格杀,不得拿财宝赎回人质,让罪犯有利可图。”于是诏书发布了这个命令。起初从汉安帝以后,法律渐渐失去效力,京城里面劫持人质的,不管对方是不是富贵官宦人家。从桥玄这次事件以后,就没有这种事再发生。可能从今天角度来看,桥玄的这些行为有些不人道,生命才是第一位的,但在那个时代,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我们不能苛求古人。

桥玄受人尊重,还有,曾经位至司空、司徒、太尉,只要稍稍有一点私心,不说家族遍布朝野,也应是父子兄弟皆为官吧。而事实是,桥玄的子弟亲宗没有一个大官要员(子弟亲宗无在大官者)。桥玄去世时,家里图空四壁,连殡葬的钱都没有,天下人一时唏嘘感慨。(未完)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