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是怎么来的:看看双脚就知道了

来源:于世人文 2018-07-12 13:07:09

艺术是怎么来的?

这是一个问题

所有艺术的理论都不包含这个问题的深入研究,正如谁都知道1+1=2却谁都不知道为什么=2。

我们可以重溯一下,两只类人猿无聊地呆在山洞里,一只拿起一块赭石,在洞壁上这么无意识地画了一个不规整的圆,另一只觉得新奇霍霍地拍手。受到鼓舞,那只又在圆外面画了一圈更加不规整波浪线,于是另一只就更加使劲儿拍巴掌。后来通过考古我们知道,这就是远古仰韶文化艺术。

因为我们总是设想,艺术就像是从无意识到有意识的一种行为表现。可追溯到某些具体行为上去,这一切都不可被考证。

艺术与人类的关系,远比这样的胡猜来得更加密切。

1

从古希腊开始,艺术被认为是人类对自然的“模仿”。柏拉图认为,共性是一种实体存在。世界上有着无数只千姿百态的猫,人类在艺术作品中展现的猫就是对现实中的猫的模仿。

这在今天看来既幼稚且荒谬:没有人会认为照相机比人类更有艺术天赋——模仿显然不是艺术的全部。

也有一段时间我们认为“艺术起源于巫术”。古人留下来的洞穴壁画大多是表现这个方面的:古老的地球原住民的祭祀、舞蹈、狩猎、战争等等;即便在文明社会中,宗教也还是是艺术最重要的表现主题。

还有观点认为“艺术起源于游戏”:说艺术诞生于原始人类的游戏,艺术是原始人类精力过剩时发泄创造出来的,这种理论是现在相当说得通的观点。

但是我们似乎忘了一个更重要的事实:只有人类而不是其他物种创造了艺术。无数六面体结构的蜂巢再精致也不能成为艺术创作,艺术本身只来自人类这个物种先天的生理特质——这才是追究艺术起源的关键。

而这种生理特征,就是人脑那种称为“抽象思维”的能力。具体表现为利用材料制造复杂工具,发明语法丰富的语言,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群体性的信仰。这些只有人类才有的独特的行为被称为“行为现代性”,最晚在5万年前出现在我们这个物种身上。

一般认为,这是因为人脑的复杂程度在当时突破了关键的临界点,神经元之间广泛而复杂的连接,不但能处理直接的感官刺激,还能将感官刺激的处理结果当作新的刺激进一步处理,即所谓“第二信号系统”,我们借此将特征从对象上剥离下来,构成符号,再组合成新的对象。

由此重新审视艺术,我们将会发现,艺术就是抽象思维最具体的表现。

首先的,艺术就是使用符号。因为无论形状、色彩、质地、运动、还是声音,一切艺术都由具体的形式组成;同时这些形式也不仅仅是形式,一定被作者赋予了专门的含义——即便一幅静物画,也至少表达了“事物应有状态”的含义,而不在于模仿。

其次不同于一般的语言,艺术创作使用的符号都没有经过事先约定,而是在具体创作中的即时提炼。比如画一只鸟,如果要遵照某种公认的标准画法表达确定的意义,那么画鸟就是使用约定符号,就是语言,这只鸟将是一个象形文字,而如果把鸟想成什么样就画成什么样,体现创作者创作之时的思维,画鸟才称得上是艺术了。艺术中无处不在的“自由”指的就是这种非约定性。

当然,艺术活动并非完全没有规则可言:这些非约定的符号将有序地组合起来,以表达最初试图表达的概念,即所谓艺术的主旨,比如巫术、游戏、音乐或者任何表现的冲动。因为抽象思维本身就是复杂的非条件反射,就是用经验解决问题。

具体的艺术类型当然是社会文化积累的产物,但这种行为本身却是一项生理功能。

所以最后我们可以下个结论:艺术就是使用非约定符号表现某个抽象化的思维。

艺术这种行为,起源于神经系统有意识的抽象思维。

2

这样讲可能比较专业,我们就来简单理解下。自从人类开始只靠两条腿,开始直立行走了,就发现除了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两只脚走路比四只脚(还没有进化成手时)走路难受多了。为什么呢?两只脚的受力面积比四只脚少了差不多一半,所有咯脚啊。

所以人类就开始思考,怎么样才能不咯脚又能保持直立行走呢?于是历史上古人发明过各种各样的材质和形状的鞋子,用来防护双脚。最后发现,皮鞋是实用性最好的。

但我们认为,皮鞋还不能算是人类的艺术创作。直到后来出现了鞋尖长长的甚至达到一米多长的贵族皮鞋,这种极不实用的皮鞋我们成为艺术,(虽说有时候艺术的创作是那么的无脑。)

到后来,人们把皮鞋上的排水孔设计成各种序列排布的图案,在鞋面各种雕花装饰,把鞋子做成各种奇奇怪怪的形状和颜色,我们认为是艺术。(虽说还是有很多艺术设计显得还是很无脑。)

当然,皮鞋艺术性与实用性是统一的,我们称之为经典艺术设计。也只有这种经典的艺术鞋履往往才能历经时光的锤炼流传下来。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打个广告)UKPIER英伦鞋履,就是经典的艺术鞋履之集大成者。(这句话没有一点毛病)

所以最后我们再次下个结论:艺术起源于神经系统有意识的抽象思维。皮鞋艺术起源于一开始很无脑的抽象思维,到UKPIER英伦鞋履这里,才形成了集艺术性与实用性于一体的经典艺术鞋履。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