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稻传奇》再造古代女强人的典型形象

来源:历史茶座 2018-07-12 13:58:34

易中天在《中国的男人与女人》一书中说,在中国传统戏曲和小说里,塑造的女人类型有“女强人”一类,《水浒传》中的顾大嫂、孙二娘等人,宋代“河东狮吼”中的女主角柳氏,《醒世姻缘传》中的薛素姐就是典型代表。但这些女强人,很明显在伦理道德和法理道义上都是负面人物。笔者认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其实也有一些属于正面人物的女强人,例如戏曲里的穆桂英、白娘子、七仙女等。但是,白娘子、七仙女都是“仙狐”之类,穆桂英是拔高的女将和巾帼英雄,都不太真实,是文人们寄托理想而创造的超脱现实的文学形象。但最近我却发现了戏曲作品中塑造的一个真实的古代女强人形象,那就是大型原创古装粤剧《金稻传奇》中的石花。

云浮市粤剧团的大型原创古装粤剧《金稻传奇》,女主角石花由国家一级演员梁钰担纲,男主角陆亚灿由著名青年文武生许文杰出演。《金稻传奇》的剧情描述的是发生在古代云浮地区的故事,表现当地人民为了追求生存与温饱的生活而与大自然和官府不屈抗争的精神和智慧。这也是响应近年来粤剧本土化创作的潮流,但其塑造的古代女主角形象饶有新意,令人耳目一新。

第一出:广南石漠之地,苦于干旱,常年歉收。农家女石花为改变面貌,四出寻找水源,发现南江之际,邂逅了八排山首领陆亚灿。首场演出,女主角石花就不同反响,虽然只是一个贫穷的农家女,但胸有大志,勇于为大众谋幸福。其心志在遭到聚啸山林的八排山首领陆亚灿的不屑与质疑后,坦言自己的愚公移山之志,词锋相对,巾帼不让须眉,倒令那个绿林豪杰折服,而作揖道歉。

第二出:陆亚灿感石花侠义,心生爱慕,乃向其父提亲,其父不允。皇帝为寻梦中美人,派太监出宫选美,知县求偶石花不成,向太监献美,情急之下,石花老父同意陆亚灿带石花回山寨成婚。这一出,由剧情发展而烘托石花的美貌和侠义,天下美貌的女子多极了,然而美貌又侠义的女子则少见,而且这个女子不是身怀武功的侠女,仅是一个农家女,本属传统的“弱女子”行列,但心志不凡,故能令本是农家子弟出身的陆亚灿倾慕而前去求婚。而石花,因为之前在寻求水源路途获得陆亚灿出手相救,“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报”本是常情,何况陆亚灿不是鲁莽武夫,而是懂得怜香惜玉的英俊武生,自然也能博得美人青睐。

第三出:新婚之夜,陆母敬重石花志向,以金谷围稻种相托。官兵攻寨抢石花,陆亚灿不敌,乡亲被挟持,为救众人,石花答应随太监入宫,陆亚灿看大势已去,宣布散伙,下山修渠引水南江。这一出,石花既展现了年轻女子的柔情似水,又显现了临危不惧、顾全大局而敢于自我牺牲的女强人精神。而男主角虽然不是类似“许仙”、“梁山伯”式的柔弱,在大敌当前显出了绿林好汉的英勇与血性,但寡不敌众,仍然无力保护自己的新婚妻子,危急之中,还得石花敢于挺身而出,用智慧和自我牺牲的精神救助众人,并让官府修渠引水,以便种植金谷围水稻。到此时,有血有肉的女强人形象已逐渐丰满起来。

第四出:知县挟怨报复,竟派人开堤引水,企图淹死工地上的陆亚灿等人。石花闻讯,逃到江边工地哭祭夫君。乡亲告知陆亚灿未死,太监惩办知县。石花叮嘱陆亚灿种好金稻,自己随太监入宫。这里,进一步升华了石花的女强人形象。但这个女强人不是强悍不可方物的,她有自己的喜怒哀愁;她不是无情的,而是情到深处惹人怜。在误以为夫君去世后,石花在江边哭祭的一番唱词,哀恸泣血,令人断肠不已。

第五出:石漠地区终于种出水稻了,皇帝吃过金稻米,十分钟爱,特令石花回乡监造,长年进贡。这一出,情节简略,用太监宣告的圣旨而交代剧情发展,为尾声的大团圆作了铺垫。美中不足的是,圣旨令石花回乡与陆亚灿完婚并监造金稻米,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石花进宫几年了,这几年石花在宫中究竟是什么名分,没有交代清楚,突然圣旨令其还乡完婚,就让观众颇有疑团。当然,石漠地区终于种出金稻谷,使皇帝欢心而令石花还乡,这说明了石花抗争的智慧取得了成功,进一步烘托石花的女强人形象。

第六出(尾声):在丰收稻田上,石花、陆亚灿与村民们翩翩起舞,庆祝丰收。这里,虽然是用传统戏剧的大团圆模式来作结,然而符合本剧的剧情发展逻辑,并能突出宣传云浮地域文化精神的主题,确是喜大普奔。

纵观全剧,成功塑造了一个饶有新意的古代女强人形象,剧中的石花有抱负且能干、坚强,可爱而有情义、有智慧,但不脱离现实,令观众感到真实可信而心生欢纳之情,在中国传统古装戏剧史上可谓是新人耳目的创举,这在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中,也具有典型的文化意义。因为,在中国传统戏剧和小说中,塑造的诸多古代女主角形象,其中可分“弱女子”和“女强人”两类。第一类,可以“窦娥”和“祝英台”为例,虽然她们在惨痛的现实中也有激烈的抗争,但究竟是无补于事实,只能寄托于玄幻的“团圆”结局,给予观众心理安慰。第二类,如前文所说,塑造的“穆桂英”、“白娘子”式女强人,虽然可爱但是超脱现实的。而“石花”的女强人形象,却可爱而又真实可信,无需借助于玄幻的超自然力量,而能求得团圆的结局,确有创新之意。

期待未来能有更多的古装戏剧作品,能塑造出类似的典型女强人形象,进一步开拓中国传统文化语境的女性新形象,丰富中国传统女性形象的阐释意义。

编辑:晓风

来源:中国粤剧网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